「你怎麼這麼有自信啊?」當汪綺被他人這樣問,她總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我總覺得這樣的問題好像是在暗示我『不可以有自信』。」汪綺這樣說。自信應該存在於所有人的心中,甚至可以用不一樣的方式展現,就讓我們來聽聽汪綺怎麼說吧!(延伸閱讀:珍惜身尚不合時宜的刺!專訪汪綺:我終於不用討好你們了

汪綺,性別討論意見領袖,因為一次在計程車上唱 KTV 的影片被貼到網路上而爆紅,又因為一則壹週刊的專訪而打開知名度。但是社會除了誇講她優美的歌聲令人為之驚艷,卻也有部分人一直拿她的身材作文章。在網路世代爆紅的她,只想說:「這個世界太愛貼標籤,你永遠不用討好任何人。」

自從我爆紅之後,記者總是很喜歡問我:「怎麼可以這麼有自信?」其實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但是今天我想用三點,回答大家為甚麼這麼有自信。

第一:自信來自自覺,而自覺來自對這個世界的認識

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世界傷害的經驗。特別是當你年紀還小,還不能理解這個世界是怎麼運轉的時候。這時候選擇如何面對傷害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有些人會選擇擱置不理,而有些人會特別看不開。

面對世界的傷害,我選擇面對的方式是憤怒。我甚至不知道我從多小就開始感受到憤怒,憤怒可以說是充滿了我整個童年到青春期,接著它轉變成無奈。光是憤怒沒有用,但憤怒會促使我自己去做很多事,開始嘗試很多錯誤的事情抵抗,然後跌倒,跌倒後站起來再跌倒,反覆在這個過程後,我開始去思考「為甚麼」?

國中階段,我開始過度打扮。眼影塗得非常非常濃,戴上很誇張的假睫毛。這也許是憤怒之外,我展現出的一種膽怯吧,我創出一張臉,躲在這張臉的後面。我不能說這是正確還是不正確,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尋找自我的過程,甚至到現在我還是喜歡濃妝豔抹。(延伸閱讀:「自我覺察」的同理心練習:先關心自己,才懂溫柔待人

我躲在這張假臉的後面,直到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原本的臉與我創造出的那張臉開始交界模糊的時候,當我開始發現我就算不戴那張面具我也可以不哭的時候,就是我與我的內在的和平,一點一點慢慢在達到某種平衡。

第二:我是表演工作者,我要找到一個讓我很自在被觀看的方式

如果我沒有讓自己的身體很自在的被觀看,會很難工作。因為是一個在台上表演的人,相對大家我有很多看自己身體、被別人看身體的機會,不是完全的美醜論,而是會被用各種角度去審視我這個人。例如說:你的身體長這樣,在導演眼中它可能具有某種意義,故事又可能有甚麼樣的進展,這就是跳脫美醜論的問題。

我之前曾經演過一部影展短片,內容是有關不合格的愛情,也可以理直氣壯地存在。我在裡面演一個神棍,在一個充滿難民的世界,透過裝神弄鬼分配其他人可以得到多少食物。而在最後一幕,我在河邊把我臉上的妝全部都卸掉,接著又把我的臉全部都塗黑。

你說這美嗎?這不美啊,但是它意義上是美的。這是一個意象,象徵我要放棄掉當神的身分,我要回家當一個人。這就是表演有趣的地方,我可以透過表演來檢視自己的身體與內心,是個很好認識自己的方式。(延伸閱讀:日本舞踏 Butoh 美學:從舞蹈看內心黑暗,崩毀而絕美

神棍這個角色透過抹去臉上的妝回到自我,而我選擇與自己創造的臉和平相處。不管是神棍還是我自己,我們都用不一樣的方式與內心對話,並找到一個自己認為最舒適的方式讓他人觀看。

第三:不要在意別人說我甚麼,過我自己的生活

我發現,其實沒有任何人可以讓我真的討厭自己,除了我以外。所以說路人、不認識的人、酸民、愛說閒話的人,你們都不算甚麼!

對我來說,所謂社會給的加鎖,只要你不認同它,枷鎖也就不存在。

大家知道楊絳嗎?她是一個中國作家、翻譯家以及戲劇家,在今年 5 月 25 日過世,活了 105 歲。她曾經說過一段話很貼近我今天想要傳達給大家的,她說:「在這物慾橫流的人世間,人生一世實在是夠苦。你存心做一個與世無爭的老實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擠你。你大度讓退,人家就侵害你損害你。你要不與人爭,就得與世無求,同時要是維持實力準備鬥爭。你要和別人和平共處,就先得和他們周旋,還得準備隨時吃虧……我們曾經如此期盼,外界給我們認可,可我們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我覺得這段話很有趣,她想說的就是:「世界是自己的,跟他人毫無關係。」我想,在 105 歲的人眼裡,這是可以做到的。而我今年 24 歲,可能有很多人瞧不起我,甚至覺得我這個人還有很多需要被教育的空間。

但我想說的是,就像楊絳說的,我的世界是我的,不需要藉由他人的評論來塑造我的世界。

無論我們再怎麼努力跟外在的壓迫去做鬥爭,我們最終還是要回歸與自己的相處,相處得快樂,才有快樂一點的生活。(延伸閱讀:靠別人給予的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

幫自己找一個自己喜歡的標籤吧,歡迎你來作女怪!

我覺得標籤化的思考,是非常阻礙彼此互相認識的方法。但如果世人都這麼喜歡標籤化,我決定要主動當自己貼上一個標籤,也就是今天的主題──「女怪運動」。

我們都知道,被稱為「女神」、「女丑」、「妖女」的所有人,事實上他們都是「被成為」的,因為一般不會有人自己幫自己貼上這樣的標籤提供大家稱呼。這些標籤都不是當事人主動、自願被貼上這樣的標籤來定型自己,可是偏偏這個社會卻很喜歡這樣標籤他人,用這些標籤來分化這個社會的所有人。

女性從古至今,經常是被選擇的一方。所以就讓我們成為自己希望的樣子吧,你可以很漂亮,但是不屑被人家供起來拜;你可以覺得自己很幽默,但你不認為自己是小丑。只要你對目前的社會感到憤怒,你也覺得自己是一個怪胎,就歡迎你稱自己為「女怪」,我所謂的女怪指的就是「女性怪物」。如果在這個父權的社會下,自稱女怪就等於母豬的話,那我覺得女怪應該比母豬好聽。幫自己找一個自己喜歡的標籤吧,也歡迎你來當女怪!(延伸閱讀:女性主義老是要求特權?當女性主義變成負面標籤

525 大好時代系列講座,保證精彩不能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