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7/22),一名 18 歲少年在德國慕尼黑北部的奧林匹克運動中心開槍打死九個人,隨後用九毫米口徑裝有 300 多發子彈的手槍當場自殺。人就在德國慕尼黑的作者 Fanning 記錄下德國政府當局、新聞媒體、社會大眾的反應,為我們帶來即時現場觀察,這是一個不渲染、不張狂,平和理解傷痛的國家。

2016年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五傍晚在慕尼黑 OEZ 購物商場傳出槍擊事件,短時間內流言蜚語、網路小道消息漫天飛舞使得人心惶惶。

警方在第一時間疏散案發地點民眾、禁止任何人員進出。同時在不清楚事發現場實情的狀況下,避免作案歹徒竄逃,因此強制停駛市區內所有大眾交通工具,包括公車、捷運地鐵以及火車,也在必要交通要道、邊境攔車臨檢;不僅如此,市區內計程車班也在隨後配合取消載客營業。

此外,市中心敏感區域街道旁所有商店配合取消營業,禁止消費顧客進出,在外頭的不給進,已經在店家、餐廳裡的不給出。因為時間為週五傍晚,正好是週末交通、進城出城人潮最擁擠的高峰時刻,突發的槍擊事件讓人不知所措,群民幾乎亂了陣腳。

近來在歐洲國家,除了有頻繁不斷的恐怖攻擊之外,個人性突發作亂事件也頻傳,使得歐洲情勢、民生生活動盪不安。以前看歐洲其他城市發生不幸事件,難民、恐怖份子、隨意無動機傷人殺人,執事份子任意妄為的行動造成無辜民眾傷亡,都只是令人感到悲傷憤怒,感覺人肉身軀之脆弱渺小;只因為某些人與團體不滿現狀,便刻意濫殺無辜以示警惕宣洩。(推薦閱讀:

如今事件發生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槍擊發生地點也僅只離居住地區三十分鐘車程之遠的購物中心;真真實實在生活中發生了類似電影情節的事件,一位十八歲伊朗德國籍少年(以目前警方公佈消息指出)因為個人因素計畫籌謀此事件的發生,這樣的悲劇令自己感到無助惶恐。無助,是因為這種檯面下不張揚的犯罪計畫無從可防;惶恐,是因為在同一時間進入這座商城因而受傷身亡的有可能是自己或是身旁親友。

事件發生至今已經四十八小時,從第一個夜晚全家緊守在電視機前了解情況,隨時追蹤警方在臉書與推特上發布的消息。縱使這次事件可以討論的細節有很多,包括網路槍枝販賣的問題、社會上弱勢族群的關懷、學校裡學生間的霸凌現象、對於精神情緒不穩定患者的治療追蹤後續等;我卻從德國這個社會架構嚴謹的國家在處理這次突發危機上的態度與反應中,看到幾個值得深思的個人觀點。

警方當局

在事件一發生時,大刀闊斧、當機立斷中止所有大眾交通的開通與行駛 ,並且在社群媒體上,以四種語言:德語、英語、法語以及土耳其文發佈全城進入緊急狀態,呼籲全民即刻「返家不外出」的消息。(同場觀察:

政府警方只採單一管道窗口對外發佈消息,以便掌控所有正確資訊的散佈;在第一個二十四小時內開了兩次官方記者會,更新最新動態。警方發言人在鏡頭前不作個人秀,毫無花言巧語,只正色冷靜地面對並且阻擋採訪記者的圍攻發問。

案發之後四十八小時內,在警方社群媒體上定時公佈相關資訊,澄清此槍擊事件並非恐怖攻擊,而是作案歹徒個人因素所造成,以安定民心。另外,群眾所關心的民生生活步調,例如大眾交通回復正常營運的時間點、隔天(星期日)取消大型全民性活動細節事宜都有清楚的說明。

慕尼黑警察總長也在週日(七月二十四日)中午發佈了訊息表示,因為這次槍擊事件大多數受害者為在學青少年,而星期一(七月二十五日)為正常上學日,希望媒體記者不要前往學校採訪受難者同學與師長,留給罹難親屬親友尊重的空間。

有魄力、效率、安群眾之心的穩當作風與態度贏得慕尼黑市民的信賴,讓所有生活機能在最短時間之內重上軌道。

新聞媒體

新聞媒體記者如同嗜血的鯊魚,一窩蜂前往案發作亂現場乃屬正常之情;不過這次事件發生,我們所關注的 ARD 新聞頻道給我不同的觀看經驗。德國的新聞台不如台灣沒有二十四小時不斷電播放,只在整點做即時重點新聞的播送;週五槍擊發生,ARD 新聞頻道在當晚暫停所有固定節目,以特別時段做即時消息的更新。(推薦閱讀:

雖然網路上彼此謾罵、打口水仗的政治人物無法避免,不過新聞報導不偏不激。棚內主播實事求是等待最新警方公佈的消息然後才再轉述人民,絕無妄加揣測劇情的情況。現場直播記者沒有求收視率的激動情緒或是高張口吻出現,以完全冷靜的語氣陳述現場已發生事實。最重要,新聞鏡頭避免血腥、令人不安的畫面,讓等待在電機前收看情勢的觀眾也安心不少。

另外新聞台也邀請相關人士上節目教導人民應該注意的事項,避免進入市區,不要任意上傳警方部署攻堅的影片畫面,不要散佈不實消息等,如果已被困在封鎖境內,請耐心等待疏導的警方安排。

另外,宣導 Open Door 得注意的細節與安排手續等,以冷靜、平穩的態度教導民眾如何度過危機、解除內心緊張情緒。

如果已經習慣叫囂謾罵的新聞劇情,這次德國媒體處理新聞的手法簡直無趣到極點;不過新聞本來就不是娛樂性質節目,以正確沒有立場的中立角度播報時事才是理所當然的態度。

社會民眾

週五槍擊發生,認識的朋友之中,有的受困市區數小時之久,也有朋友的朋友在這次不幸事件中受傷。在網際網路發達的現今,第一時間,居住在槍擊鄰近地區或是市區裡的朋友打開溫暖大門幫助受困的人,被迫停止營業的店家、餐廳、旅館,提供免費飲用水、食物以及休憩地點給群眾,這些舉動令人感到溫暖、安撫人心。(推薦閱讀: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在當時或是事後,我沒有聽到任何抱怨的聲音,全力支持配合是一種對政府的信任的表現。

隔天星期六,我們一家到鄰近的購物商城添購民生用品,打算以最快速最短的時間完成所有代辦事項。一進入百貨商店區,購物城內約有四成以上店家暫停營業,並在店門上張貼因為週五槍擊事件,為了哀悼罹難民眾,同時體恤工作員工的心情,暫停營業一天。購物城內冷清、人潮明顯減少,人人臉上沒有笑容;在 OEZ 事發地點,有民眾帶上蠟燭鮮花掉念傷亡,我想,這是一種德國式最簡單卻也發自內心的哀悼方式。

居住在德國慕尼黑將近十四年,我從來不曾發表德國比台灣好的言論,每個國家、城市與民族都有因為文化而生的不同價值觀與行為,在所有單一事件上都有可以說嘴再檢討的細節。這次 OEZ 槍擊事件的發生,我只看到這個德意志民族自我控制、監管與自律的一面,同時,大部分民眾全力信任、支持配合的心念。社會穩固來自上下一心,對內實事求是,對外不賣弄花招。

以前選美佳麗的機智問答,如今卻成了大家的心願:願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