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時候,你把自己照顧得好,但偶爾也在時光的消磨中,不自覺地感到疑惑。但你寧可等著那個願意讀懂你的人到來,我們不必再愛得像是一場命運,而是日常的好日子。(延伸閱讀:十二年的單身好日子

生活中必然有著脆弱的片刻,但總有那種人,堅強而獨立,在漫長的練習後,已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珍惜自己、撫慰自己。

你能夠昂首挺胸走進早午餐店,在一桌一桌朋友情侶的話語聲間向服務生要一個人的位置,只因為那天早晨想喝上一杯濃濃的香草奶昔。你能察覺自己夜晚的憂愁,在黑暗逞兇前,播放幾首 Sara Bareilles 的歌曲,讓情緒隨著輕快漫舞。你有幾個知心好友,即使不常見面,也總把你放在心上最重的那處。

你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不需要誰來填補,但你也在等待,等一個值得的人。歲月蔓延中,有時會思索,難道是自己的問題?怎麼身邊姊妹戀愛了又分手了,卻從未有人站在家門樓下候你?怎麼曾經動心的那些人們,最終都牽起別人的手?是你太胖太瘦太高太矮,或者太軟弱太強勢太愚鈍或太聰明?

但你也懂不是這樣的。

把等待調淡成背景音,將單身的歲月活得靜好,努力把自己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你要相信,那個人會來的,在他到達的時刻,你會知道一切等待的韶光從未浪擲,他能讀懂你的眼神,看透偽裝,在你蜷縮沙發上時端來一杯熱茶。他能與你討論女性主義,即使不愛音樂劇,仍然陪你買了票攜手去聽。你們依然會有意見不合,但吵完架總有其中一個人會主動擁抱,說,我還是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