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夜,哪兒都不能去,不如就窩在家裡追劇吧!上週二《冰與火之歌》第六季完結篇,在權謀、征戰、心計的高潮迭起之外,我們更可以看見亂世中的女人,如何翻轉劣勢,在男人的版圖上,走自己的路!(同場加映:

巨龍翱翔天空,港口的船隻參差成異國的風情。女王丹妮莉絲驅使著噴火的巨龍,壓制住不服她解放奴隸政策的資本家,重新奪回王權。終日飛雪的北方,雪珠落在衣服和臉頰上,彷彿落淚。經歷了久別終於重逢,卻在相見瞬間慘死於敵人劍下的悲慟,瓊恩雪諾發起了討伐叛徒、奪回家族領地的殊死戰。這是第六季的《冰與火之歌》。

上一季的季末,如同凱撒一般遭到屬下背叛被亂刀砍死的瓊恩雪諾,這一季在女巫梅麗珊卓的巫術下,滿身的刀痕漸漸痊癒,瞪大眼睛呼出一口長長的氣,復活了!他重新加入各國相互鬥爭的軍事權謀戰之中,也讓他流離各國間的弟妹們,重獲光復家園的希望。(推薦給你:

鐵群島上,因為島主意外身亡,諸侯們群聚一起選拔新王。面對叫囂著「女人不能領導我們」的將領們,島主之女雅拉饒是武功謀略都高人一等也不禁詞窮。這時她的弟弟,在前兩季中受困於仇人之手,飽受身心摧殘的席恩,為了姊姊勇敢起來,挺立於眾人之前,驕傲地宣稱:

她是你們合法的統治者,你們曾在他的號令下出海,你們之中許多人,也知道她的能耐。她是個掠奪者、她是個戰士,沒有比她更適合的領袖!這就是我們的女王!(延伸閱讀:

《冰與火之歌》上週二播出了第六季的最後一集,本集收視率創了 HBO 史上新高,共有八百九十萬人收看。這樣一部正當紅且收看者眾多、影響力廣大的電視劇,創造許多令人一見難忘的有趣女性角色,而故事情節也有許多關鍵時刻由女性角色推動。第六季中,有三個讓人驚嘆於女性的成長、蛻變與反撲的女力時刻,值得我們關注。(你會喜歡:

《冰與火之歌》描寫一個架空時代的政爭故事,該劇的世界觀分成西邊的維斯特洛和東邊大陸。維斯特洛原來由坦格利安家族主政,這個家族以能夠掌控龍的能力稱霸大陸。但由於末代君主倒行逆施,而引發諸侯叛變。《冰與火之歌》的故事開始時,坐在國王寶座上的已經是貝拉席恩家族,轄下有守護北方的史塔克家族、東北方的艾林家族、西方蘭尼斯特家族、西南方的提利爾家族等一共七個王國。

而在北方長城之外,則有傳說中如同行屍的大敵人異鬼,會在冬天來臨時南下侵略,只是在這個季節特別長,已經春暖花開太久了的王國裡,爭權奪利似乎比抵抗外侮更為吸引人。

被人覬覦的美麗也可以成為一種資本——丹妮莉絲・坦格利安

被影迷暱稱為龍后的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小公主,也是最後繼承人。出生時父親就已經被趕下王位的她,在東方大陸上流離輾轉。

一場意外讓丹妮莉絲失去了丈夫和腹中的孩子,卻也讓她在投身火海的絕望關頭,覺醒了坦格利安家族獨有的操縱飛龍和不怕火的特殊能力。她於是帶領著三條龍和大批遊牧民族,從王后成為女王,朝向她整個家族夢想要復國的維斯特洛大陸行去。(推薦閱讀:)

不同於各家族互相交戰、彼此爭權的維斯特洛大陸,整個東方大陸的故事線完全由丹妮莉絲一個人推動。從小跟著哥哥顛沛流離,嫁給遊牧民族領袖後,最大的夢想也不過是借丈夫的兵力討回王座,丹妮莉絲卻在命運推動和自身的堅韌下,成為獨當一面的女王。(延伸閱讀:

女王並不是天生的政治家,她曾因為太急切改革東方大陸的奴隸制,而遭到資本家群起反抗;她也曾因為無法駕馭偶然復育的龍而導致傷亡和動亂。女王必須學會妥協,她加入了言語不通的部族,從學習語言、試圖取悅丈夫開始,最後靠孕育王室的後代,慢慢在異族站穩腳跟。獨自統帥後,也必須為了獲得貴族的認同而選擇聯姻對象。

作為一個女王,丹妮莉絲的成長之路比起男性更為艱難,但她善於隱忍、勇於調適和改變,不論是驚人的美貌、曼妙的身體、男人對她的覬覦和輕視,都能成為她站得更高、贏得更漂亮的資本。

在這個作者、編劇賜死不手軟的故事裡,她被看好成為王位的最終競逐人之一。第六季的最後,她終於統合了所有的軍隊和資源,大軍開拔朝向那曾背棄她父兄的維斯特洛大陸。成長蛻變後的女王丹妮莉絲在第七季會帶給觀眾怎麼樣的驚奇呢?真令人期待啊!(延伸閱讀:

善良的人想在亂世存活,需要付出更大代價——珊莎・史塔克

故事開始時,珊莎・史塔克還是一個不解世事、天真無邪的閨閤小姐。生活中最大的煩惱就是老師指派的縫紉作業,以及從南方上來的王子會不會娶她。她從寒冷的北方隨父親南下首都,父親死了、自己被軟禁,從王位繼承人的未婚妻,成為王后手中的棋子。(你會喜歡:

在孤立無援的首都君臨城,她開始學習屈服、學習忍耐、學習交際和心機,最傷心的時候也能笑得出來,最害怕的時候也不反抗不尖叫。她學會聽著挑撥和威嚇的話語而不動搖,為了逃離敵人的魔掌,站在高聳的城牆上,她也跳得下去。她敢看著仇人被獵犬生生撕裂,只給予一個平靜的微笑。

初登場的珊莎是多麼讓人討厭啊,端著大小姐的架子,每日在乎的只有風花雪月,一點警覺心和政治敏感度都沒有。面對波譎雲詭的政治危局,她除了隨波逐流之外無能為力。

當她換上一襲深黑的長袍,臉上驚怯的表情被沉著陰鬱取代,我們才發現,討厭她,是因為她平凡的多麼像我們。在這樣一個人人有兩張面孔的年代,權謀心機、政治智慧、軍事天份、武功內力總要有一項天賦才得以立足,獨珊莎在這樣混亂的時代,除了一腔傻傻的善良之外,別無長物。(同場加映:

第六季最後,她終於勇敢面對帶給她無比羞辱和恐懼的仇人。面對對方以弟弟的生命要求,她冷靜地判斷弟弟回不來了;面對歷經重重險阻才得相逢的兄長,她並未如從前般軟弱地依附,而是私下冒險向亦敵亦友的同謀求援,打贏了一場必輸之仗。即使面對未曾涉獵的戰事也不退縮,她下了自己的決定。經過六季,她終於長成了一個獨立的人,第七季的她,會怎樣參與王位的決戰呢?

瘋狂的孤注一擲,換來眾叛親離和至高的權力——瑟曦・蘭尼斯特

七大王國的皇后,六季以來始終如一的大反派。因為政治聯姻,她嫁給了心繫初戀情人的國王。新婚之夜,丈夫在婚床上喊的是別人的名字;此後是十數年的同床異夢、相敬如冰,丈夫在外頭花天酒地,生下一個又一個私生子。

瑟曦是複雜的,她是慈愛的母親,對於三個親生孩子呵護備至。她是亂倫的姊姊,和親生弟弟自幼糾葛於情與慾之間,私通生下孩子。但可別以為她是愛情至上的純情女子,她同樣可以為了政治和情慾的需要,豢養年輕英俊的面首。她同時也是狠毒的政客,為了掌握權利不擇手段。(推薦給你:

她不是最聰明的一個,遠不如父親那樣運籌帷幄、老謀深算;她不是最擅長心機的一個,她的兒媳婦簡單三兩語就可以挑撥兒子與她離心。她不是最武勇的一個,權力與狠毒之下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女子。

所以,她的輝煌遠遠沒有她的落魄久:她的孩子一個接一個因為政治鬥爭死去,她不智地與教會起衝突,被迫裸體遊街以示懲罰,還被剪光一頭美麗的金色長髮。所有人都以為她完了,她的政治生命結束,再也翻不了身。不料經過了一整季備受羞辱打壓的蟄伏,她在最後一集不計代價地瘋狂反擊,用一把火燒毀了所有政敵,順利地加冕成為女王。

瑟曦是一個讓人喜歡不起來的角色,她自私、瘋狂、殘忍,除了面對孩子的喪生,整齣戲少有溫情柔軟的時刻。作者和編劇都無意用愛情讓她洗白,不論是對哪一個男人的感情,都無法阻止她追求權力的集中和情慾的滿足。(延伸閱讀:

可是,她活得如此有血有肉、如此真實。她不像丹妮莉絲有血統和天賦的加持,卻成為暫時與她並立的西方女王。在政敵環伺的首都君臨城,她的自私、瘋狂和殘忍,少了哪一項特質,都不能讓她活著走到今天。(同場加映:

第六季最後,她登上王位,但兒女喪盡、眾叛親離,她治下的王城百廢待舉、民生凋敝。終於歸來的弟弟情人,因為她點燃野火傷及無辜的舉動而質疑她的瘋狂。下一季的她,能夠走出自己的女王之路嗎?

丹妮莉絲、珊莎和瑟曦的女力時刻

談起歷史,我們想到的也許是男人在戰場上的血與汗,是爭權奪位的陰謀和算計。特別是在亂世,女人想要安安穩穩的生活,都成為一種奢望,更遑論憑著自己的才幹發光發熱。然而《冰與火之歌》在刻畫殘忍冷酷的戰亂時,也鋪排出了一條女人走入歷史的道路,讓 His story 有了更寬闊的想像。

丹妮莉絲、珊莎和瑟曦在第六季中各自有各自的成長和蛻變,最令人驚訝的是她們都成為了各自領地中舉足輕重的人物。丹妮莉絲終於踏上復仇與復國之路;珊莎勇敢做出自己的抉擇;瑟曦自己登上王座,將權力牢牢握在手心。(你會喜歡:

《冰與火之歌》從第一季以來,驚才絕豔的男性角色層出不窮,但經過六季的政治鬥爭、軍事對決,男人紛紛凋零,女人卻一個一個從痛苦的深淵裡爬了出來。

第六季最後,《冰與火之歌》讓我們看到的是北方的珊莎、東方的丹妮莉絲、西方的瑟曦傲然而堅強地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她們有眼前各自要解決的難題,也許她們無法維持這樣的優勢直到結局,但在此時此刻,第六季的最末,八百九十萬人共同見證了,女人不必依附男人、而有了獨當一面的可能。(推薦給你:

丹妮莉絲、珊莎和瑟曦讓我們看到女性傳統形象如何被反轉成優勢,以及女力領導的堅韌和氣魄。近年來的電影研究指出,好萊塢電影中的女性角色大多屬於從屬地位,扮演主角的妻子、同事和女兒,所關注和面對的議題也都是屬於私人領域,較少觸及與公眾相關的議題。也許電影角色的塑造上,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但至少《冰與火之歌》長達六季的安排、鋪陳,已經讓我們看見更有深度的女性角色的可能。(延伸閱讀:

原來,所謂女力,不一定是剛強不彎的悍然和強勢,也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快意恩仇。在很多情境下,女力更多體現的是堅忍和蟄伏,是面對既有現實與情境的坦然,是清楚掌握自己優勢劣勢之後從容出招。(你會喜歡:

於是,《冰與火之歌》第六季帶給我們三個讓人充滿驚喜的女力反攻時刻,而丹妮莉絲、珊莎和瑟曦也用她們的生命故事教會我們,女性力量的更多面貌。(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