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五月天總在寫著相愛的續集,那些來不及的故事、那些太過慌張的遺憾,都有從容的理由。親愛的男孩女孩,謝謝你們愛過的那片青春。(同場加映:

她好喜歡與男孩看過閃亮的海,喜歡他稚氣搶走右聲道的耳機、執意要懂女孩聽見的世界。

從腳踏車騎過田野是稻香味的記憶、他們才 17 歲,一切都還天長地久著。他大學打工攥錢、女孩第一個坐上機車後座,與他繞過濱海公路,他的臂膀聞起來鹹鹹的、有陽光和海的氣味。只是還沒坐上四輪的、還來不及去更遠的地方,男孩氣泡般啵一聲消失在女孩的生命。

那年女孩 25 歲,她為愛過的人減去了長髮。朋友還不甘心著,女孩瀟灑說這就是自由。

知道這段日子,沒有人會再覺得她扎著長長的馬尾、面朝大海的樣子好看。知道風衣揚起的時候會特別孤單,不讓長髮提醒悲傷。

其實她不知道什麼是自由,只知道這疼痛的隱喻要深根進心裡跟著日子長大了。

女孩 30 歲,他在,或者不在,都與她無關。她不會在大路上看見熟悉的鬢角而慌亂向前認人,她不期盼那些不明來電,她不天真地想,下個街角,人們會重新相愛。

接受了這樣的現實,女孩活得更好更幸福。

「那一年我 32 歲,他 24 歲,我帶著不再變老的他旅行。那一年我 35 歲,他 24 歲,我想他是真的離開了。那一年我 75 歲,他 24 歲,我們終於終將相遇。」

女孩開始理解等待之於愛是沒有意義的,即便他回來了,那片海,也不是原來的形狀。「活著真好,活著就能想念。就能遠遠欣賞,就能猜測,你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好好生活。」

無論結局如何,無論你們的詩被歲月篡改了幾個字,無論故事精不精彩,有過他這頁,一切都是充滿感激的。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海平面上的月亮不會這麼好看。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青春兩個字寫來沒有傷感愉快。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一個人的旅行哪有什麼意思。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要怎麼懂相愛都有一首驪歌。

「某一天某一刻某次呼吸,我們終將再分離。而我的自傳裡,曾經有你,沒有遺憾的詩句。詩句裡,充滿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