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青年願景工程在八仙事件將滿一年的前夕舉辦八仙事件周年論壇。這一年裡,有一群努力不懈的記者,每週每月都與傷者在一起,記下他們的生活,相關家屬的日常生活,讓我們看的不只是扁平的傷痛,而是活生生的真實人生。論壇中也邀請其中兩名傷者現身分享他們這一年來的心境變化,也帶大家一起回顧一年前的那一天,那個當下,他們做了什麼決定與他們的心中所想。(回到那夜:

去年 6 月 27 日,八仙樂園發生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公安意外,造成 15 死 484 傷,那段時間新聞反覆播送的意外畫面無疑讓許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隨著時間推移,眾人似乎漸漸遺忘這起事件,還有事件中受害的數百名傷者。那一夜,那一陣子過後,他們去了哪裡?後來他們的人生有逐漸好轉嗎?還是有了從未預期的變化?

有鑑於這次的事件可能被眾人淡忘,忘了其中傷痛,忘了公安問題的重要性,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團隊各路不同背景的記者們,他們用一年時間,從數百名傷者中挑選具代表性的幾名傷者,追蹤並寫下他們的復健之路。

今年 6 月 26 日,八仙事件[註一]將滿一周年的前夕,願景工程舉辦「八仙事件周年論壇」,特別邀請八仙事件中的傷者,傷者的家屬,追蹤採訪的記者,相關的社工,以及各路的專業人士,討論究竟那一夜怎麼了?遺漏掉什麼才讓這麼嚴重的事件發生?希望從中檢討、改進。女人迷也特別來到現場直擊傷者分享這些日子一步步走來的故事,他們從自己的過去走出來,也會走進我們的生命中。

平凡人的不平凡轉折

現場來了這一系列追蹤報導中的兩位傷者,我看見他們介紹自己時展現的積極態度,不是媒體大眾渲染下扁平的積極;他們展現身為人的一面,有喜,有怒,有哀,有樂,跟你我一樣,他們對事件的發生也有埋怨,對官方的處理和社會大眾的標籤也有憤怒與質疑。(推薦閱讀:

簡苑玲,開朗積極追求自我的碩一學生,她選擇帶領大家回顧事發當天的經過,細細刻劃每一個環節,也許是要讓大家看見生命的無常與變化。

「玲玲,你很好,我保證你沒事!我已經找到幾個人了,還要再去找其他人,答應我,答應我要撐住好嗎?」

事發當時,一起跟簡苑玲參加活動的朋友在混亂的人群中找到她之後,對她說的第一句話。本來一行人下午還在樂園中開心的玩水,到了晚上,一切都不一樣了。她被送到醫院之後,簡苑玲的媽媽也趕來探視她,那時她口已不能言,只能在指板上拚出話語與媽媽溝通,在意識近乎昏迷的前一刻,努力拼出的第一句話是「對不起」,她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自己。最後又拚出一句話是:「我愛你」。

「我怕我再不講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

話鋒一轉,簡苑玲領著我們看她一年來的復健之路,每一次小小的突破,都讓她開心不已,現場的觀眾也跟著她解嘲的玩笑而莞爾。儘管她不只一次在夜深時迷惘或痛哭。對這件事,她也深有所感,他覺得傷者也是人,本應該表現身為人的所有面向,不應該刻意強調傷者就需要積極樂觀,她指出社會對傷者的期待,某種程度上,是對傷者的不公。她種種對大眾,對機構,對媒體反應的觀察,都讓台下的聽眾默然反思。(同場加映:

家人都是傷者最不忍放下的後盾

第二位傷者是劉嘉舜,一位愛打籃球的大男孩。體型壯碩的劉嘉舜笑稱自己是在復健的過程中變胖的,其實他的復健之路比別人走的辛苦,慢了別人幾乎兩個月。

「當天,我並沒有跟我的家人講我要參加派對,我一直覺得很遺憾。」

劉嘉舜回想整件事的始末,最介懷的還是造成家人困擾。復健的過程裡,他第一次坐起來,不曾在他面前哭過的父親落下眼淚。那一刻,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更努力不要成了家人的負擔。

劉嘉舜現在已經出院,日常生活之餘也會跟著大小團體或其他傷者相約運動、健行、爬山,這是他近期給自己的挑戰。他私下還有另一個興趣,就是書寫文字,不論是寫短詩還是短句,都是劉嘉舜抒發心情的窗口,他也邀請想給他打氣安慰的朋友們,直接在他隨身的記事本上寫下要給他的話。(推薦閱讀:

他認為這些文字都是深刻的故事,不會只是擱置過去,而是會引領著我們繼續往下走,一股推動人心的暖流。

另一位傷者林祺育的媽媽顏香枝,以傷者家人的身分說出照顧者傷著心情。從面對到坦然接受,現在的她只希望能平穩地走向未來。投影幕出現幾個斗大的字,她要送給現場觀眾,也是她這一年來的體悟。

輕盈的薄幕上,承載文字與過去的沉重份量,一如顏香枝過去的這一年,一夜的時間何其輕,卻壓緩了一年的光陰。她淡淡看著投影幕說著:

「算了吧,遇到的都過去了。未來的生活才是重要的事。留下的將是疤痕,漸漸地它就不會痛了。」

一年的酸苦捱了過來,我們終究可以學會如何向前走,即使揹著傷口。(推薦閱讀:

受傷是像榴槤的禮物

現場的特別來賓,還有歌手 Selina,她以同是燒燙傷傷者的身分出席。

29 歲,她曾在生命事業感情的巔峰,準備以最好的狀態要迎接人生的 30 歲。一場爆炸將她的生活打成原形,失去以往的自信,復健過程中,她悲傷,無助,如同深在時間緩慢的地獄中受盡折磨。

「時間,真的是最好的解藥!」

換個角度,時間也治癒當初不平的心!曾經,她在受傷後將滿一週年後,開始感覺到身體明顯改變,復健也越做越順利,開始不安於室,會走到戶外騎腳踏車,打羽球,這些都是從前不運動的 Selina在受傷一年之後開始的的轉變,即便運動時身上還是穿著緊實的壓力衣,心態的轉變卻讓身體輕盈起來,反而更能享受運動過程,自由自在。(同場加映:

「當你那天流越多的汗水,那一晚你就會流越少的淚水。」

如今,八仙事件將滿一週年的這一天,Selina 說,「好快」。一句話似乎轉遍所有傷者的前世,當初不能接受的,也許都可以更勇敢面對了。意外的發生,當下確實是苦難,但過去,就是一份禮物了。

「覺得受傷是生命的禮物,雖然它長得像榴槤。」

她笑說現在更懂得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看家中的狗憨憨地玩耍,也很快樂。人生的苦樂都決定一顆能否輕易知足的心,這顆難得可貴的心,得來不易。今年,Selina 受傷將滿六年,她鼓勵所有八仙事件中的傷者,受傷是份禮物,需要一層層剝開,裡頭藏著了解自己的途徑。她期許所以傷者可以跟她一樣,六年後,真心感受到這份意外的生命之禮。

行走在結痂之路的人們

「你用多少的力氣哭,就用多少的力氣來祝福你的家人!」

陽光基金會的社工督導曠裕蓁在塵燃事件後,在醫院看見一名無助的傷者家屬放聲大哭,她緊抱住她說出這句話,要他們堅強,可以哭,但不該是現在。

即便身受重傷,每個人都還是有價值的,只是平常順遂的生活中,我們僅能看見某些顯而易見的價值:長得美、健康地活動。人更深入的本質呢?似乎要翻山越嶺,幾經迴轉之後,我們才能懂得。

「我們似乎要經過這些苦難,才能學會看見別人跟自己生命的價值。如果我們可以事先就學會看見生命中的幸福,我們是否可以不用經過這麼大的苦難呢?」

 

這句話問得眾人沉默。事件發生,不僅改變傷者,也改變家屬,改變了與會的聽眾來到這裡,改變了許多人。那一夜之後,世界變了,世人都是在事件漣漪中的一份子,我們被影響,但也可以反過來影響漣漪。她強調尊重關懷與陪伴,小小的改變將造成整個環境的改變,讓世界變成我們心中更好的樣子。(推薦閱讀:

「不能回到原來的生活是否就是限制?還是更有機會遇到不一樣的可能性?」她沒有明說答案,似乎要你我自己找尋,然後無比珍視當下的所得。

一個早上的時間,我回到那個震驚國人的夜晚,聽見傷者與其家屬們的叫喚,他們曾嘆怨命運的不公,到如今活出一個截然不同的生命轉折,我跟隨他們的腳步走過這三百多天漫長的日子,體會他們初次放下拐杖探出第一步的喜悅,第一次跳起身體迎接從前的活力。

我在現場看見的不是媒體大肆報導中多少百分比的傷口換算,以及其所對應的學理評估、也不是傷口結痂時的痛,而是走在結痂之路上勇敢的人們,他們堅持著這一條怎麼樣都要走下去的路。(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