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在東南亞地區,美白產品甚受歡迎,連男性亦追求白晳,並深信越白就越吸引。來自德州大學的 Pax Jones 首先於網上發布一系列相片,捕捉她深膚色的同學及朋友的美態,啟發她的同學發起運動,以「不白晢也可愛」(#unfair and lovely)為主題,於社交媒體上鼓勵用戶發布自己的深膚色美照,以抗衡社會審美上的膚色主義。(延伸閱讀:誰說只能有白天鵝?芭蕾舞伶 Misty Copeland 舞破你的刻板印象

現在在東南亞地區,美白產品甚受歡迎,連男性亦追求白晳,並深信越白就越吸引。美白產品製造商更鼓吹「白晳肌膚能帶來成功」的觀念,務求令顧客相信變白可帶來幸福。

泰國一個美白膠囊廣告,將代言女星的皮膚變為黑色,更以「只要皮膚白皙,你就無往而不利」為宣傳口號,招致惡評如潮。


(在中國內,美白廣告也隨處可見。)

印度學生 Charu Smita 親身說法,解釋當地的社會壓力逼使女性追求更白的肌膚:「因為我沒有白晳的肌膚,他人認為我很難結婚。」

來自德州大學的 Pax Jones 首先於網上發布一系列相片,捕捉她深膚色的同學及朋友的美態,啟發她的同學發起運動,以「不白晢也可愛」(#unfair and lovely)為主題,於社交媒體上鼓勵用戶發布自己的深膚色美照,以抗衡社會審美上的膚色主義。


(來自德州大學的Pax Jones首先於網上發布一系列相片,捕捉她深膚色的同學及朋友的美態,啓發她的同學發起運動。)

參與行動的 Mirusha Yogarajah 接受 BBC 訪問時指:「大部分人都被勸告不應走在陽光底下,以避免曬黑,就像深膚色是要不得的。在學校,我被較白晳的東南亞學生欺凌,有一次甚至有人向我擲有漂白劑的水球。」

「不白晢也可愛」也在社交媒體上得到了紛紛響應,各人貼上自己的照片,並加上#unfair and lovely 的標籤。


(用自拍照來與膚色偏見對戰)


(沒錯,我就是那個因為膚色問題而被認為「很難結婚」的人)

Smita 認為這種想法源自殖民地時民眾以白為優越,衍生至今仍成為根深蒂固的社會壓力。膚色主義一詞源​​​​自 1982 年作家 Alice Walker,與種族主義有別,膚色淺的人歧視深膚色者,而與習俗、信仰、文化、種族都無關。這種想法來自全球都存在的「膚色統治」(pigmentocracy),以膚色的深淺定義財富及社會地位的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