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日記。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音樂響起的時候,記憶都回來了。謝謝有那些好歌,幫你惦念著所有好時候,年度最佳好歌會流轉,你心裡的經典一直在。(同場加映:

第 27 屆金曲蘇打綠上台唱了《小情歌》,不免想起那時候你們的 B 面第一首。你希望隸屬你的關係不要輕易被複製,所以最好挑首冷門的情歌來紀念心動。2005 蘇打綠同名專輯,你們愛得正火,2016 他們都從凡人的愛情唱到時代的憂愁,你還在緬懷曾經太年輕,顯得不成氣候。

我們在別人的情歌裡,流自已的淚。

我經常想,那些路上戴著耳機的人在想些什麼。出沒在台北捷運裡摩肩接踵的人群,縮時攝影來看每個人都只是一道流動顏色。如果太直接接觸這世態,你怕格格不入地太惹眼,每個人都在喧嘩,只有你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像看完一場電影,所有人都流淚了只有你沒有。

那種孤獨叫你戴上耳機,暫時背棄這個鬧轟轟飛逝的流年。戴上耳機以後,你的孤獨都有了無愧的理由。你無須說話,有人已經唱出你的悲歡,你不用流淚,他們已經替你受過傷。

情歌是一種顧影自憐,在自戀凝視之際,梳理自己的悲傷、去心疼那些沒有人心疼過的日子。你若在一首流行歌裡擁有共感就開心不已:原來我的疼痛是一種大眾語言,原來我不是一個人。

在壯麗的交響樂前,誰說你的小情歌無足輕重。多年以後,我們會忘詞、忘記這首歌是誰唱的,可是當熟悉的旋律召喚起情歌的景色,你還像當年一樣。

蘇打綠宣布休團後,你偏愛的 Aerosmith 也要退出樂壇,像是一個休止符,無論如何都要告訴你,你嚮往的簡單不再。 

時代好亂,只有你還在這裡,還好你還在這裡。

「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我也不會奔跑。逃不了,最後誰也都蒼老,寫下我,時間和琴聲交錯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