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24 日,英國脫歐公投 (Brexit) 結果宣告以 51.89% 的贊成比率脫歐,有人擔心德國強權擴大難以制衡、有人質疑投票比例反映了年長世代宰制年輕世代的未來,女人迷時事觀察筆記,也帶你看脫歐後的未來趨勢,卡麥隆宣告 10 月卸任之後可能是女性總理的天下?(同場加映:

2016 年 6 月 24 日,在世界歷史上將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日子。台灣有大型白領勞工罷工事件,得到資方正面承諾處理,歐洲則傳出震驚全球的英國脫歐消息(48.11% & 51.89%) 。女人迷的讀者,關心生活亦關心天下大事,我們為讀者快速整理三個值得注意的英國脫歐觀察重點問題。

一、英國公民普選的結果真的滿足普選公平正義原則嗎?

這次英國脫歐 (Brexit) 公投結果引起市場不安和全球評論家討論很大的原因在於公民普選結果呈現明顯的結構差異,從年紀、地理區域、及受教育程度,都呈現巨幅需求落差。

18~24 歲的族群有高達 73% 的支持留歐,反之 65歲以上的人口有 60% 渴望脫歐。以地理結構來看,最國際化,也是與歐盟地區最密切交際之處的倫敦,和北方的蘇格蘭,也是強烈希望維持留歐的現狀。但相對而言較鄉野的區域,則更支持脫歐。

以教育程度來看,有 57% 的大學程度以上投票者支持留歐,但大部分國中以下的受教育程度者的投票者則更認同脫歐。這樣巨大且明顯的結構差異,除了引起世界領導人反思公民普選的潛在危機,更讓這個普選結果在英國年輕世代間引起巨大反彈聲浪。

二、脫歐就脫歐,誰會受到影響?

最大的影響莫過於現有移民、英國本國內社會與世代分裂危機,以及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現在英國境內約有三百三十萬的歐盟移民,其中以波蘭、愛爾蘭和德國移民最多。英國亦約有一百二十萬的移民居住在歐盟境內。這些移民會是首當其衝直接影響到現在生活。

此外,普選過程和結果不僅造成英國國內社會對移民的仇恨、加劇社會分裂、更讓英國在歐盟國境內成為不受歡迎的「外籍人士」 (expats)。支持脫歐者認為 6月24 日是英國重新獨立日,但反對脫歐者卻認為是英國未來的喪鐘。(推薦閱讀:

年齡結構的差異,造成新一波世代衝突;公民普選的結果,加深蘇格蘭要求全民公投獨立的可能;益趨保守和緊縮的移民政策,亦可能讓他國人才資金資源流向它處。在目前世界更往開放交流的風潮之中,英國選擇一個無法預測的鎖國政策。而脫歐之後,對英鎊和歐元的衝擊更是劇烈,世界經濟即將可能重新洗牌。

三、下任接班人,女性總理現身?

這次的脫歐普選,以世界角度而言絕對是個災難跟英國危機。從倫敦政經學院的權威教授 Tony Travers 到美國紐約時報都認為,這次的脫歐普選是英國首相 David Cameron 罔顧英國全體利益只為了穩固黨內保守派聲浪的政治手段,為了個人而釀成的歷史性錯誤。即使首相 David Cameron 在普選之後提出辭職,即將在 10 月下台,但他留下的卻是更多不安。

但值得注意的是,隨著 David Cameron 即將卸任,接下來英國保守黨接手的總理人選又是誰呢?目前各大媒體所預測最熱門五個人選當中,有兩名是女性—— Theresa May 和 Andrea Leadsom。其他三人分別是,呼聲最高的前倫敦市長 Boris Johnson、Michael Gove 和 George Osborne。

Theresa May (特雷莎梅),她不僅呼聲不遜於前倫敦市市長 Boris Johnson,她也是英國歷年來任職最久的內政大臣 (Home Secretray/國務卿) ,她也曾在 2010 ~ 2012 年時擔任英國的婦女與平等部長 (Minister for Women and Equalities)。

在英國脫歐之後,網路上已經開始有 Teresa May 的支持者發動活動,認為英國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英國需要 Teresa May。

而 Andrea Leadsom 則是因為在這次的脫歐普選的電視辯論中,表現亮眼。突破重圍的,她意外地成為目前英國下一任總理的熱門候選人之一。

在脫歐普選之後,Andrea 也在 twitter 上表示巨大的恭喜英國獨立日,也不斷地認為英國進行脫歐普選是 David Cameron 最勇敢的決定之一。對於保守派來說,Andrea Leadsom 展現對脫歐極高的堅持和信心。

知名英國權威媒體經濟學人以 「悲劇的分離」(a tragic spilt) 和「普選之後,一片混亂」(after the vote, chaos) 為主標評論。歷史的轉捩點,絕對需要時間的梳理驗證。也許,一百年後,這個普選結果成為大不列顛的最重要獨立守衛戰,但也許一百年後,英國會像中國清朝一樣為這天的鎖國政策付出慘痛代價。

但絕對值得觀察的是,這個普選結果提醒我們注意兩個可能危機:第一個危機,從國族、資本流動、城鄉到年齡的族群分裂日益擴大。第二個危機,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興起。英國保守派的普選勝利,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代表 Donald Trump 的美國唯一主張,對比世界因為通訊技術發展而日趨開放的自由主義,可能引爆下一波政治風潮。

David Cameron 此次最大爭議是,他雖兌現他的競選諾言,在英國推動脫歐公民普選,卻被認為忽視今年二月歐盟通過英國特別待遇國的協定,許多評論家認為他以公民普選為安撫黨內保守派的手段,進而挑動英國民粹主義。這次的普選結果,也為他傳奇的政治生涯(英國保守黨百年來最年輕黨魁、英國史上最年輕首相),添上絕對的歷史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