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的生活叫做幸福?韓良露用明代文人李漁的人生智慧告訴讀者,幸福不在物質、不在旅行,而在自己的生活中安眠、洗浴,安在當下,那就是一種幸福。因為幸福不在外求,而貴乎心定。(同場加映:

文 / 韓良露

執筆寫此篇時,我剛從義大利旅行近一個月返台,踏進家中第一個感覺就是回家真樂。旅行難道不樂?人到中年後,才明白旅行「Travel」此語的拉丁文字根之意為「受苦」。

但人為什麼要旅行?因為旅行會讓人興奮,可以增廣見聞,可以豐富生活,旅行中看美景吃美食都是美事,卻未必全是樂事,因為旅行很累,人只要累,就很難享受簡單的行樂。(推薦閱讀:

李漁寫作《閒情偶寄》時,已過半百之年,何謂人生樂事? 如何行樂? 李漁早已識得其中況味,談行樂特別有味。

李漁在「貴人行樂之法」中說道:「樂不在外而在心。心以為樂,則是境皆樂;心以為苦,則無境不苦。」

李漁認為最難行樂的是富人。一般人或多以為富人錢多買快樂也易,偏不知快樂最難買到,否則為何富人要一買再買?買得珠寶、華廈、美人,還要繼續買別人的肯定與羨慕,但最終買到了快樂了嗎?富人行樂難,若要行樂,李漁勸其「多分則難,少斂則易」。少斂心思平,心思平才有行樂的餘地。

世以為窮人百事哀,其實不然,窮人最哀之事就是沒錢,沒有比沒錢更大的煩惱了。窮人生病,不會哀聲嘆氣、自怨自艾,只會想趕緊好起來去養家活口,窮人有時反而比富人更懂苦中作樂之道。李漁建議窮人行樂之祕方亦在退一步法,不要往上比,人比人氣死人。(你會喜歡:

不管是貴人、富人、窮人,世間亦有隨時即景就事之行樂,是為簡單行樂。不過是睡或沐浴之事,此等生活日常事中有大樂亦有小樂,貴富窮者若有樂心,皆可得之,若心不懂其樂,皆為不得不為之煩雜,如何識得簡單行樂況味,就在把心打開,心打開了就開心,開心當然樂啊!

關於睡之樂,李漁寫道:「養生之訣,當以善睡居先。睡能還精,睡能養氣,睡能健脾益胃,睡能堅骨壯筋。」

在我過中年之後,從親身經驗中引為至理。年輕時不會懂得睡能還精養氣之理,常常拖著身子熬夜不睡也不想睡,現在每天勞形役神,最盼就是一天下來上床好睡一場。(推薦給你:

我常覺得自己是好命好睡之人,頭一放在枕頭上,通常十分鐘內(會稍微想一下一天的心事),一定能入睡,但一年之中也偶爾會有三、四次不容易入眠之夜,那一定是有難解的俗事,這等讓我不好睡的事,我一定會立即置之腦後或放下牽掛或化解其煩。總之,我絕不能接受不能好睡之事,但我也認識經常失眠或夜夜吃安眠藥這樣的人;這些人不管外表是否快樂,心一定是不懂放下之樂的。

我絕不控制睡眠時間,但我關心睡眠品質,當我睜開眼時覺得渾身輕盈、神清氣爽又有幸福感時就是睡夠了;如果還感到消沉困怠不太想睜眼,那我一定就繼續睡,等睡夠了再清醒。身邊亦有些十分努力上進的社會賢達貴人,其中不少規定自己每天只能睡四五小時,奉行這種省時間賺人生的成功習慣者也確實成功了,但這些人卻絕少容光煥發、面帶幸福笑意者,大多看來有些憂鬱沉重,我偶爾問他們,你們快樂嗎?當然從未有人予我肯定答覆。(同場加映:

 

 

李漁談睡中三味,最妙者在不可「有心覓睡,覓睡得睡,其為睡也不甜。必先處於有事,事未畢而忽倦,睡鄉之民自來招我」。

 

這種看書、看電視、聽音樂到了一半,忽然睏極,不管人在何方,腦子陷入昏沉,忽然睡去,往往陷入極黑甜之睡鄉,即使有時只睡不到十分鐘,醒來時嘴邊竟然睡沉到流了口水,這樣的倦極而睡,是最美妙的睡,睡的不只是眼,連心都睡了啊!

睡是人生一大樂事,但往往能過簡單生活的人才睡得好,此為天官賜福,睡龍床、黃金床的人,未必比睡稻草鋪著睡得好。人若有煩惱一定睡不好,能睡是福人,福氣在心寬、心閒、心靜、心安也。

李漁也談到沐浴之樂,沐浴可當大事看。遠古人類祭天拜神一定得齋戒沐浴以示神聖尊重,此乃恢復人之處子出生之境,但如今沐浴也被看作日常之事,每天洗澡慣了,就忘了淨身不只淨感官之身,也淨心靈之身。

我是個極愛沐浴之人,盛夏之月,一天最少沐浴三次,晨起梳洗、午後沖涼、睡前靜浴,洗得心平氣和、心靜理明。我常言:如果想做什麼事但懸而未決時,就先去沖個澡,沖澡後換上睡衣,還想做的事才可當真考慮,否則就罷了吧!(推薦給你:

俄國大文學家杜斯妥也夫斯基關於沐浴的名言:「好好洗一頓熱水澡的道德療效比上教堂還有用。」 

沐浴不管是涼水或熱水,洗的不只是肉身,更洗滌了心靈。人若沾染太多世俗與心靈的塵垢,必然無法行樂,好好洗澡,洗肉身也洗心,洗心乾淨了,自然就懂得簡單行樂之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