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一直想寫一首溫柔的詩
給一個不讀詩也不溫柔的人
知道你不會看到
這樣很好
 
但我的溫柔都不完整
 
冬日 樹梢 陽光
清醒睜眼前的鳥鳴
為蛾在燈前
放置隔熱的玻璃罩
事先流掉冷水
海平面上船駛向落日
接受漫畫裡超人
對於世人無可奈何的事
也無可奈何
 
斷詞殘壁
未完就折成紙飛機
 
堆在桌上 因為
即使天涯有定
還是有不能瞄準的遠方
 
但你不是這個房間裡的笨蛋
所以我在此處說的 你不會懂
這樣真的很好
 
是我所能想到的
最完整的溫柔

——漉漉〈留白〉

我睡不着
疑心枕頭上有你的味道 
 
我醒不了
像遲到的朝聖者
神已經死了
還在原地守候 
 
我還不想變好
不想跟你一樣
懂得遺忘 
 
你仍然是我的亂世
即便我已不是
你的佳人 

——徐珮芬〈戰爭〉

我開始倒數計時
這樣在咎責的時候
我就能說是他死得太深
太透,透明得像是
稀薄的靈魂
——等等,他是否
已經按下釋放靈魂
只剩一具空殼
 
他也許已經在跑魂了
也許正在回來的路上
也許在副本裡
轉錯某一個彎,正等待
像個經典的路痴
像是我的邏輯
不管怎麼寫下新的巨集
都會出現Error
 
然後他就死掉了
所以我就停止施法了
我不敢說
在他被上Debuff時
還是有救的,像我們
我們都還有救
我看到我延遲兩千毫秒
我的復活術像是東握湖大火球
然後他就在我眼前死掉了
既然他已經死掉了
那我也不用再繼續詠唱了
既然他已經死掉了
那我想我也無事可做了

——節錄 宋尚緯〈然後他就死掉了〉

// 19 天,死刑定讞,槍決後,世界還著紛擾著。然後他就死掉了,當生命輕如鴻毛,我們不再悲傷,也不再幸福。

我全然陪在愛裡,呼吸
淺酌旋律
生活不會自動呈現字形字義
我的人生已從昨日跨過一道菊花
與箭竹交錯的籬笆
涉入晨霧
斜風細雨提問:有春
料峭心志?我設想今天從事一番革命
卻繼續安靜,沉吟:
三餐已過
對不起的菜色,又再三
確認方向清淡是正確的。工作扶我
張望──臨風幻想
我正消失的,正是我想......
我想榮光我的理念與心態:
我的夢有禮而謙沖
一步一腳印專注地死,必然伴隨我
全力以赴地活過
直到對自己全盤體認:
真高興我錯估才氣,膽敢與生命爭執
謀逆......人間欲曙,我大動作起飛
神識絕對
清醒,也繼續可以感覺

——李進文〈靜到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