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分享的劉安婷畢業演說:「找個值得耕耘的地方,種下你的幸運」獲得許多人熱烈迴響,讓我們進一步透過劉安婷的影音分享帶你深入她的內心故事,聽劉安婷談起 TFT 的成長再談起自己曾有過的脆弱,眼神裡滿是溫柔。女人迷《女力職場》與天下雜誌video《女人辦公室》感動合作!(同場加映:

「孩子最需要的資源,不是衣服、電腦、書包,而是人,是有愛與榜樣的老師。」——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

TFT 期許一切改變以孩子為核心,給孩子真正需要的資源——師資。招募教師進入偏鄉學校進行兩年全職的教學工作,創辦人劉安婷與執行長林普晴,兩個 26 歲的女生,他們想用翻轉人的力量,改變世界。走進團隊都是女孩的 TFT 辦公室,一起看看這群夥伴的韌性。

Q:全部都是女生的辦公室跟有男生的工作環境有何不同嗎?

我比較起來都還好。因為女生也不是大家心目中典型的女生。大家個性都不同,偏陽剛或陰柔特質都有。很少意識到性別造成的影響。唯一是對美感比較龜毛,前期初創,就算資源少還是堅持我們做出去的東西要有美感,但是對於男生為主的組織好像就不同。(推薦給你:

社會創業界女生其實蠻多的,甚至硬要講應該有過半。好像不一定是因為特質,甚至有些原因是家庭期待,很多男生跟我說家庭不允許他們去做這樣的事情。女生大家覺得隨便啦以後嫁個好老公就好,所以反而女生有比較多空間做長輩不容易接受的事情。

我們招募老師也常遇到這樣的狀況。男生不一定沒有意願但是家庭給的壓力大一點。對女生來說當然同時是優勢也是詛咒。curse and blessing at the same time。

其實女生的特質還是要跟男生兩個性別之間還是要有一定程度的搭配。當然以前是男生比較強勢,現在女生的優勢必須不斷被強調,因為以前相對來說是比較受壓抑,但是也不代表女權高漲、男生被壓抑這樣會比較好。終究要追求平衡。很多人探討求學時代成績好的是女生,為何最後老闆都是男生,我覺得跟陽剛特質有關係。

除了社會期待之外,男生雖然對細節不一定有細膩,但是大決定比較果斷比較敢看未來發生的事情。女生通常會比較著重關係跟細節。如果沒有好好搭配很難單一的成功。雖然我們團隊看起來是女生我們顧問團有很多男性前輩在裡面,如果沒有他們,其實我單純依靠我原本的女性特質做事情,也是有瓶頸的。(同場加映:

Q:TFT 人才的特質是?

人才發展的角度來看從來不會用性別來切。

我們會看理性感性的光譜、外向內向等,但是很少幾乎沒有用性別來看,每個位置需要的特質不同。像是普情需要對細節的注意力還有照顧人的特質,因為她是對內,要關注每個人的工作狀況,甚至訂定制度讓大家工作室愉快,這些都是他需要的特質。

我比較想大一點的事情,需要方向性方法論,比較抽象,對細節沒有辦法。我的弱項是細節,我會找細節比較強的人,我覺得放大抽象跟領導學也有關係,因為帶團隊需要讓大家意識到自己的優勢跟劣勢,需要有具體的計劃去培養,去打他要打的仗。這些地方相處上會越來越清楚,認識自己跟團隊夥伴。不希望讓一個人在不適合的位置消耗。

我都會定期每一季我會至少跟大家來個早餐會,問說你有沒有哪邊使不上力阿,哪邊很有成就感。要綜合新創組織不可能完美,但是組織越來越大、理想上要往自己發光發熱的舞台走。(推薦閱讀:

Q:研究中三十歲之後女生很容易離開工作,女生被家庭在期待下不容易有企圖心,如果跟年輕的女生對話,你會說什麼?

第一,工作跟家庭不一定只能擇一。家庭是社會之本,如果女性天生把孩子教育好是帶給女性很大成就感跟價值,不代表談女生權益就是要放棄家庭。我講的不是擇一是平衡。也包括人生中想要的東西。我們是很幸運的一代,我們有選擇權。

現在的我們有更多資源跟餘裕去選擇,除了溫飽我們還可以問人生的意義跟價值,這沒有標準答案。身為年輕一代的女生,我覺得更重要的不是去抵抗,而是挖掘,挖掘我是誰,我有什麼特質可以幫助我在這個社會,哪裡有屬於我的位置可以發揮影響力。

如果我們對每個孩子說你受創造的時候都有獨一無二的意義跟價值,為什麼我們不對自己這麼說?

Q:對年輕女生來說愛情不再至上?

以前曾經至上過嗎?

我覺得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人、不同的選擇,我追求是平衡,只有愛情沒有其他東西人生也是很狹隘。但是只有工作,沒有愛情或是親情這些重要的親密關係的話,人生到最後也沒有意義。(推薦閱讀:

Q:遇到必須去改變自己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一個人不能成為自己不認同的人。我覺得以前會很不能接受自己,我會逼自己成為看起來很外向的人,要求自己去交流社交的場合、主動跟幾個人遞名片。但我後來我觀察很多領袖,像嚴長壽跟方新舟他們都不是外顯的人,但他們不是花功夫訓練自己要花多少時間遞名片、說多少話,而是讓自己成為有內涵的人。

雖然我是內向的人要學習外向的技巧,但不代表我需要本末倒置自己講話的內容,我們做事是不是真實有內容才是重要的。我以前不敢說自己是內向的人,我怕大家對我的看法,但我現在可以自然地說我是內向的人,因為我開始接納一個領導者可以呈現很多不同面向。

以前我演講完,我會責怪自己練習不夠,會想說如果我是外向的人,講話交朋友都不會累。內向最討人厭的地方就是你社交完會很疲倦。我覺得這就是我,我盡可能把我該做的事情做好。了解自己接納自己,內向也是一個力量。(同場加映:

當我接納我自己,我更有能量去面對挑戰。

Q:你覺得什麼樣的領導者很優秀?

好的領導者都有共通的關鍵能力,包括溝通能力,同理心、創意、你還要有決策能力、統籌不同意見的能力。NGO 來說更困難的是我們不像企業,核心目的就是要營利。(推薦閱讀:

組織存在的目的是使命,沒有明確的 KPI 是不行的,你要定義出成功的指標,說服大家這個東西是有意義跟價值的,我不希望他人是憑著同情心來的,我反而希望大家覺得這是社會投資。如果你投資一個營利組織你希望回饋的是金錢,但是你投資非營利組織你期待的是一個影響力的回饋,那也需要很具體的對贊助人可以具體交代成果。

什麼叫做教育的成果?看數據還是質性的故事?這也是領導者要辯證的問題。

當然,莫忘初衷是很難的,初衷在其他類型組織不是那麼重要。但是當我面對這麼多不同聲音跟期待的時候,忘記當初為什麼做這件事情,就很難做出決定,除了不要忘記還要堅持自己的理念。

Q:面對跌跌撞撞,經過挑戰,如何克服?

我最大的敵人是我自己。必須持續有被挑戰的感覺,才有繼續的動力,因為教育不會有完美的時候。我剛創立 TFT 時 23 歲,到現在 26 歲了。其實我心目中理想的領導者,有很多要跟自我衝撞的地方,要放下很多自己的自私或自我中心的想法,去接納不同聲音、去面對批評。

組織面的挑戰很少讓我走不下去,因為每個組織都有挑戰,有挑戰才有生存壓力才有進步,這些挑戰是努力就可以慢慢克服的。但對我自己而言,真的走不下去的是,始剛回來的時候講完演講,我真的沒想到會有媒體的曝光,一曝光之後大家報導我的方式會貼不同標籤:正咩阿人生勝利組阿。反而引起很多人批評,我那時候真的很難過。(同場加映:

會覺得要不然你們來做啊,或是說我做事情錯了嗎?為什麼要這樣說你們不認識的人?難不成我回去美國賺比現在多這麼多倍的薪水,然後自私自利的生活是比較好的結果嗎?我覺得在這些聲音中,最後我選擇走下去,是因為我意識到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關於我自己。

我劉安婷如何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我們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有幫助,我個人是其次。年輕的自己自我主張很強,會覺得我想要得到肯定、我想要成就夢想,是那個「我」要不斷縮小縮小。我有我的軟弱,我有我的缺點,當我看到我的軟弱,如果我的軟弱讓我害到組織受到批評,我會很氣自己為什麼不能更有能力一點,我為什麼不能更有遠見一點,為何不能拿到更有資源去做更好的事情。

面對自己的不足,要靜下心來找更好的解決方法,不然就是沉澱自己讓自己走下去,那是最難的。(推薦給你:

Q:一句影響你很深的話

我當初從美國回來的時候,我爸爸就跟我說,不要害怕失敗,只要你看到需要你就應該回來。「不要害怕失敗」是影響我很深的一句話。父母親通常是害怕子女失敗的,所以從他們口中說出這句話其實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支持的力量,他比我站在更高的高度看這件事情。(同場加映:

沒有任何一個父母願意看到自己的子女受傷跟跌倒,但他願意成全我的跌倒。


在女人迷,看見你的女力職場

更多精彩影音都在 天下雜誌 video・女人辦公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