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為你點歌第十回,給我親愛的〈女孩〉。女孩,你愛過、恨過、迷惘過、等待過。你不需要逼自己祝福誰,首先,你該祝福自己。(推薦閱讀:

給 J:

「怎麼了,別哭了,故事都結束了,眼淚就當做是她送你的」

很久沒有聽了這首歌了,沒想到小球唱起了第一句,還是忍不住鼻酸了,尤其是影片中小球自己都唱到泣不成聲的時候。

三年了。

記得那年夏天,雙十節就快到了,那個因為手機沒有網路,還是在用簡訊的年代,簡訊裡,我記得,你說為了要慶祝國慶日,所以要一起出去玩,如此荒謬的理由。

那天下著雨,印象裡我們出去經常在下雨,機車後座的我只敢緊抓著後面的把手,後來,好像就沒再坐過你的後座了。下雨,記得我們一起去百貨公司的那天也下著雨,好像接近聖誕節了吧,百貨公司擺設得很美,公車上,你假借要摸我的手是不是很冷,便牽起了我的手。 已經想不起第一次牽手是什麼時候了,很多事情都忘了,因為只是短短的兩個多月,就只是兩個月,花了好久的時間記得。

記得那個轉角,有你手裡拿著熱可可等我下課,後來,都期待你會突然的出現,但是最後總是落空。
記得那個階梯,很多個夜晚我們會一起坐在那裡,第一次一起看流星,許的願有些實現了,有些實現了卻又失落了。

記得有好多地方第一次都是和你一起去的,短短的時間,到處都是有你的回憶。 後來的我們就像那些流星一樣,消失在黑夜裡了。
記得那個學期的最後,在車上還收到你的簡訊,說著你和家人在吃飯,和我說了一些歉疚的話。

記得聽到你要離開的消息,洗衣間的鏡子裡,自己哭得很醜,多少次的默默哭泣,後來我們又開始傳起了短訊,我想那些聯絡,你大概都是帶著歉疚的吧。

記得那個學期末,你說要跟我說一些事情,其實已經知道你要說什麼,就拒絕了,考完最後一科,很迅速的回家了,不想有任何停留,我知道,那是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在教室裡了。那個暑假,我們突然又再次熱絡起來了,一起和同學出去玩,兩個人一起出去,我以為我們能像以前一樣了,但在那次一起出去的最後,你突然變得冷漠了,我想一切都結束在那時候了吧,後來隔了一段時間,才又突然聯絡,那些時光曖昧得我都傻了,還曾經以為可以這樣一直幸福到永久。(推薦閱讀:

沒想到,那次以後,我們就幾乎沒再聯絡了。

那年的跨年夜,我聽到朋友說著關於你的事,雖然不曉得他們說了些什麼,卻有種預感,上了臉書,果然那些流言蜚語成真了。

你和前女友復合了。

新年的第一天,我和朋友一起出遊,接到了你打來的電話,連續三通,我都沒有接起來,我不明白你還能說些什麼呢?後來再次聯絡,已經是在國外跟你要了地址,想著寫張明信片給生命中曾經很重要的人。記得那年夏天,在學校的活動也再次看到了你,你大概也有看見我吧,但我們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這麼多個日子,只有在回憶裡。如今都即將離開我們相遇的那個地方了。

「為什麼那男孩要離開  女孩她不明白」

為什麼,一開始爭執你都能耐心的哄著,這次就不行了,可能你也忍不住了吧!當時我以為內心有不快都要說出來,後來才知道,終究兩人還是不同的個體,還是得慢慢了解,才能表現自己的情緒。為什麼這次分開,就再也回不去了,只是過了個跨年連假回來什麼都變了。

「悲傷都覆蓋,眼淚還有期待。」

後來再次熱絡時,傻傻的又抱著期待,沒想到還是再次的結束了。

我總是在想,會不會某個時刻再勇敢一點,我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會不會當時再成熟一點,我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但是太多的疑問,終究現在也沒辦法改變了。

現在看見你很穩定的幸福著,告訴自己要祝福你,不管內心是不是這樣想的,總之我還是這樣告訴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段時日、經驗,現在總是無法放開心胸去接受任何機會,不是很確定能夠走向未來的人,即使條件還不錯,甚至連喜歡都不會喜歡上了。謝謝妳們這麼多的文章中,總是有一部分能引起我的共鳴。另一部份,也讓我學習、了解更多不同的聲音,讓我們都更進步了。

悵然若失的 Blue

親愛的 Blue: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這首歌和故事,最痛的往往不是失去,而是曾經擁有,曾經以為可以就這樣幸福下去,但到了後來,才發現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那樣的落空、那樣的若即若離,曾那麼靠近最後卻仍然沒有繼續在一起,就像是石頭丟進水潭一樣,隨這歲月的更迭激起一波一波的漣漪。

「你從他的心上 悄悄帶走 僅存的不捨 你要把它當成寶貝一輩子收著」

就像是棉花糖唱的,當一個人從我們生命裡離開,他並不是直接消失了,而是帶著我們曾經的一部分,走了;然後在我們的腦海裡,留下了不捨。對於那些離開以後又出現的「溜溜球情人」,我們最常產生的不解是:為什麼你走就走了,還要給我期待?又為什麼你已經給了我期待,最終卻還是離開?

真正的答案很殘酷。

根據 Dailey 的系列研究,大部分這樣分分合合的關係之所以最終會走向分離,主要是因為身體距離(Physical distance,換成現在的語言就是減少聯絡)與對於需求的期待不平等(Unbalanced needs or expectations),這兩項加起來占分開原因的33.9%,當然第三者(Third party or external forces,他前女友)也很重要,14.2%(Dailey, Jin, Pfiester, & Beck, 2011; Dailey, Pfiester, Jin, Beck, & Clark, 2009)。

如果你仔細回顧那些「曾經很好的片刻」,就會看見都只是暫時的美好,而他從來也沒有想要,讓這份美好延續下去。一個真正想要經營關係的人,不會只在偶爾的時候想起你,需要或喜歡的時候打給你,而是會在乎「彼此」的感受,在乎這樣的分和與不確定,是不是會讓你難受。(延伸閱讀:你擁抱的,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感情裡面的「落跑者」

有一天你會發現,那些中途離開,一聲不響把你丟下的人,他們真正害怕的不是親密,而是親密之後可能會接連而來的失去。於是曖昧不停,但又不甘寂寞;在你身上找尋美好和渴求,卻又不敢讓感情持續。因為在某些人的心裡,有三件事情是等同的──在一起 = 要承擔相對的責任與承諾 = 有一天會分開

不想為這段感情犧牲太多,但又不想只有自己一個人,於是就拉著另一個同樣是寂寞的人,牽著手一起唱著暫時而璀璨的歌。然後等到衝突來了、要求多了、你開始不甘於只有這樣的曖昧了,他就跑走了。因為給不起你要的愛,不如就消失不要讓彼此都無奈。只是別忘了,他仍舊是孤獨而渴望感情的,於是在一段時間之後,又掉頭回來,利用兩人過往的美好和喜歡,繼續一段露水般的相伴。

逃避的傳遞

「曾經我以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好好再愛一個人了,但後來我才知道,之所以我會對身邊追求我的人無感,是因為我利用對感情的麻木,來逃避再次去愛,可能會帶給自己的痛苦。」多年前一個朋友貓小希跟我說,她說原來對愛的恐懼是會傳染的,如果你曾和一個「不敢愛」的人在一起,他對於感情的絕望也會傳遞給你。從你被留下來的哪天起,再被拋棄的恐懼,讓你很難再開啟一段感情。

就像小球說的:「在感情裡,『學到』什麼才是重要的,有沒有在一起,好像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如果你還無法祝福他的幸福,不用勉強自己一定要從你和他的故事裡走出。因為對於遺忘,越是勉強,反而越是難達成,不如就先接納現在「還沒有辦法祝福他」的自己,慢慢走接下來的路。(同場加映:於是這一天,我生命中不再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