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6 月 27 日,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爆發粉塵燃燒事件,一年內,聯合報願景工程寫下八仙事件週年論壇。這些傷患,有些人植皮做復健,痛過一次還要再痛,他們的故事從絕望到堅強,足以看見人類的韌性,生命的強悍。這些重建之路也許都可以忘掉,但命運遭逢巨變的啟示,卻怎麼樣也忘不了,鄭伃均說:「只有受傷的那一刻記得清楚。」(同場加映:

 

八仙事件當晚,伃均被救護車送往台北榮總,全身 47 %二、三級燒燙傷,傷及臉與肺部,經歷過清創、植皮的手術,8月自北榮出院,當時還被認為是恢復狀況前幾名的。出院後的日子她與其他夥伴,沒有回到學校,而是每日到陽光基金會的復健中心報到。

這一天,伃均晚了一點來到陽光,因為早上她在門診,決定是否要再度入院。

在事件即將滿半年的聖誕節前,因為傷口持續滲液、需要定時換藥,以及疤痕組織的增生,使得腳與手部的功能無法恢復,伃均在聽了一天的台灣疤痕協會年會後,重新回到醫院諮詢。

「年會聽了一天,其實一直在打瞌睡,但有聽到台大燒燙傷中心主任楊永健的演講。」因此讓她決定再找醫生詢問,幾天後,她一進診療間,醫生一看傷口,就告訴她:「要開刀。」

在門診中,媽媽跟伃均說不用擔心,現在住院,已經在復健的朋友可以去看她以前因為朋友們同時都受了傷,所以沒人能夠來探望。

伃均說:「我是擔心我的背。」

此次植皮,醫生認為頭皮太薄,而選擇她背後沒有燒傷的皮膚。「我只有背是好的,現在你要把我挖去。」她對醫生說。醫生一看到她背後沒有受傷的皮膚,就說:「妳皮還很多耶!」媽媽跟伃均在一旁聞此言哭笑不得,一路走來,只能以自身的皮膚去換。媽媽說:「一開始她在加護病房時,我們還不曉得只能用自己的皮植,我就說:那可不可以用我們的皮植?她已經沒有好皮膚了。醫生說:不行。」

預計開刀的部位,在事件發生後就已經用頭皮進行過植皮,原本預估會恢復的傷口,因為每個人體質的不同,恢復的狀況也不太一樣,到現在仍是包著紗布、定時換藥,手指無法彎曲。「台大的醫生是說不要一直放著,早一點植皮恢復功能,用復健的功能恢復有限。」

「聖誕節要回去植皮,兩點就要過去準備住院,不然就是跨年的時候手術,二選一。」伃均鬱悶地嘟起嘴來。

事件過後,便頻繁地出入醫院、法院,出院後依舊生理機能紊亂、內分泌失調,在法院判決書上,伃均仍屬「輕傷」,因為疼痛與癢而倚靠安眠藥入睡,伃均被朋友笑說前一天講過的事情都記不得。「什麼事情都記不起來,只有受傷的那一刻記得清楚。」

一旁的社工遞聖誕卡片給伃均時,媽媽告知,可能這陣子都不會回來復健了,因為兩天後就要再度手術。社工提及因為每個人體質不一樣,因為現在疤痕不穩定,取皮就是多一個疤,傷口的恢復其實可以藉由敷料有不同效果,選擇了手術,同樣的過程依舊要重新來過,等待傷口癒合、穿壓力衣、日復一日的復健。

在交誼廳,傷友與家屬們交換著復健與看診的心得,只是最終的決定依舊回到自己與家人的身上。

「就再回去想想吧。」媽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