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短篇單元,單身日記性別觀察、女力職場筆記、吃貨筆記,未來將每天與你相見!女力職場筆記,用 500 字說職場上的疼痛與回甘,談人生志願也談人生志業,輕輕放下單一制式的「成功」路徑。身在職場,總有必要「公眾說話」的場合,你害怕公眾演說嗎?練習說話前先想想:有什麼比你的恐懼重要?那個價值,就是你說話的原因。(推薦閱讀:

「如果我現在告訴你,一年前站在這裡,我只能背對聽眾、把簡報的字念出來,你一定不相信。」

說完這段話,我隱約看見觀眾席裡,有位男孩默默為我拍著手。我想,他懂我說的那種,面向人群,有再多想法都難以組織的感覺。

那是在樹德科技大學的一場就業力演講,上台前面向百人我在內心說服了自己好久:「你可以的,你可以的。」卻還是感到恐懼。後來我在心中跟自己說:「你只說你知道的事,你看這不是演講,而是一次連結。」。

我在演講中分享我在做女人迷實習生時,參與第一場 presentation,當時沒有人可以跟我爭最後一名。我上台就緊張,我不敢直視那些熱切盯著我、或是皺起眉頭的表情。我不知道,這場發表,我要表演給誰看。

我給自己一個安慰的理由,沒關係,這本來就是你的弱勢,你不會表達自己、你不會表現,可是你可以用寫的。一邊逼自己做了很多練習,看著鏡子說話也有、把講稿一字不漏寫出來也有、上台前一天在家反覆計時練習⋯⋯。

我一直想,是什麼扭轉我對演說這件事的想法?有次要在一場行銷聚會,向陌生人講文案力課程,當日我的簡報內容經過內部調整大修了一次。去的路上我很緊張,時間掌握沒有、內容掌握沒有,我冷靜下來思考,在等下的一小時裡,除了我知道、我會的一切以外一無所有。但是,這樣就足夠了。

我才明白我害怕的是什麼。我很害怕要「教導」或是「改變」、「震撼」別人,多數的演講,可能都是抱著這樣的企圖存在。可是一旦有這樣的想法,就讓我內心不自在不舒服,我一直在想,這是為什麼?

「我不想成為一個勵志故事,也不想表演我自己。」拆開這個預設,我一點一點梳理自己不喜歡說話的結。

說話,在彼此人生放進一顆種子

當日的行銷聚會結束後,有人特別寄信給我道謝。他的職業是 PM,來上文案課,是希望能找到推廣產品的故事。他感謝的是在我的分享找到感性與溫度,而不是讓他學會怎麼寫文案。

我覺得,這就是連結。我們的對話中,如果有某個字,留在對方心中,成為一顆種子,那就是對話最難得的事。就像那次第一次對外演說,他不會知道他的謝謝對我有多重要,我始終不想成為一個勵志版本的故事,可是我喜歡看見人的可愛,找到人與人相處珍貴的感覺。

這些感覺,都是要透過說話才能得來的。

樹德科大演講結束後,一位看起來很瘦小的男學生走向我,他說這是在就業力講座聽過最好的一場。我說,為什麼呢?他說,因為沒有聽不懂的東西。

我內心覺得安慰,我想像的就業力,不是你要懂得很多商用名詞,而是你要認識自己的名字、敢於說出自己的名字;不是如何一步步抵達成功,而是能不能理解失敗。(同場加映:

我不會說個我是很會說話的人,但我努力在說話。我不希望我說話改變或震撼誰的人生,而是我們能彼此交換一顆種子,種在彼此心裡。就像樹德科大默默為我掌聲的男孩、那個瘦小的男孩,你們都在我心裡留下了一顆種子。有一天我怯懦時,會記得那雙為我鼓掌的手;有一天我懷疑時,會因為瘦小男孩的話,重新辨識自己。

內向者,有什麼比你的恐懼重要?

那個瘦小的男孩繼續說,他說自己剛剛很想舉手,可是沒有勇氣。我說沒關係,我懂你的害怕。

他問我,怎麼辦到的?我說除了練習,我必須相信當下有比我的恐懼更重要的事。

我問:你想要舉起手時,想問的是什麼?
他說:因為是我個人的問題,我覺得問了可能會⋯⋯
我:可能會丟臉,耽誤大家的時間?
他點點頭,說自己原來要問的是面試相關的問題,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說:不要覺得抱歉,不要為你本質對世界的疑問感到抱歉,不要覺得自己的問題很丟臉,當你丟出了這個問題,也許默默幫助了很多也有相同疑惑的人。

我們都是第一次活自己的人生,有害怕是理所當然的。內向者害怕被看見,被看見會一同暴露出缺陷,在有說話權的位置就會被檢視錯誤,說錯話了會覺得很丟臉難為情,這些都是我仍然會經歷的一切。直到現在,都還是要與自己的忐忑相處,沒有什麼熟能生巧,只是養成上台前心裡都會有的儀式:接受你的失敗。我覺得接受你的失敗,是身為一個不擅長建立關係的人能對自己做的最好的事了。

站上舞台,是為了把舞台給更多的人

沈默是一種選擇,也可能是一種錯過。錯過把自己的觀點、疑問分享給大家的機會,可以一起豁然開朗的機會。當你想要賦予空間意義,你必須主動說話。所以我認為性別議題比我個人更重要時,我必須說;我認為眼前的讀者比我個人丟不丟臉更重要時,我必須說。

說話,確實是一種權力關係。被放在更多資源位置的人,才能說話,所以我必須在我說話的時間裡,盡可能把我擁有的資源,分散出去。所以我要問心無愧的說我所有懂得的事,所以我一定留下問答時間,聽他們的故事。

我心心念念自己開口,不要成為說大話的人;我期許自己更不卑不亢,去說出我相信的事。回想在女人迷最讓我開心的日子,是我們把該說話的人,送上舞台的時候。所以我也要相信自己應該善待舞台,如果我有權開口說話,我要做的不是享受舞台,而是今日站上台,是不是可能讓更多族群、被壓迫的沈默、甚至是一個沒有勇氣的人,未來都有被看見的機會?

「你們有一支筆,就是要為那些無法發聲的人寫作,不然就辜負那支筆。」寫字如此,說話亦如是。(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