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樂園事件已經一年了。旁觀的我們回想起那意外驟變的夜晚,仍然覺得驚恐而心痛,這些受傷的人們,過了一年之後,他們是如何面對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楊芷凌勇敢地說:「我相信自己會好,這是一場自己的戰爭,沒有人能夠幫你」(延伸閱讀:

八仙事件發生那晚,面對舞台站在中間排的楊芷凌,是第一個送進馬偕醫院的病患,身上有 73% 的二、三度燒燙傷。「當時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很嚴重,以為隔天就可以出院。」妹妹接到姐姐電話,搭計程車趕到現場,和陌生人一同把芷凌扛上計程車載到醫院。

「妹妹只和媽媽說我燙傷,我媽還自備一瓶燒傷藥膏來醫院」,媽媽到加護病房後,看到女兒全身被繃帶綑綁,嚇得昏過去「場面都夠混亂了,我媽還昏倒兩次」芷凌無奈的說。

回憶當晚,芷凌和朋友一起站在舞台前,「粉不斷的從天上倒下,其實非常不舒服」。接著看到有橘色光從地上冒出,覺得腳下熱熱的,芷凌沒有多想開始往漂漂河跑。還沒跑到漂漂河,她就發現全部的人都在淋浴間不斷用水澆洗自己,芷凌搶不到水龍頭,繼續往前跑到露天洗澡池,讓水灑在身上。

「那時候大家看到我好像都很害怕,我那時候一定很可怕」。芷凌的手機在慌亂中掉在路上,和一位好心阿姨借手機打電話,她第一通電話不是打給爸媽而是妹妹。「那時候也晚了,我不想讓我爸媽擔心啦!」

「當時所有救護車都在路上,根本開不進來,大家就只能躺在大泳圈上痛苦等待。」一個小時後,妹妹終於趕到,遲遲等不到救護車的芷凌和妹妹,最後決定搭計程車直奔馬偕醫院。

芷凌直到出院後了解什麼是清創,才開始覺得自己傷勢嚴重,「妹妹事後才告訴我,我下車時皮都黏在計程車上」。現階段的芷凌仍無法接受自己受傷的事實,「我從那時候到現在瘦了15公斤,現在還是常想為什麼燒到的是我?」

芷凌在夜晚常做夢,夢裡的她仍然是那個自由奔放的快樂少女,「當我往上跳,卻發現自己的跳不起來,我的腳好僵硬。」

「沒有去過地獄但我想這就是十八層地獄了。」

當感覺痛苦時,芷凌會把心情寫在臉書上。(同場加映:

現在的她才明白普通生活是多麼幸福,以前覺得泡澡和睡覺是件開心的事,現在卻是又痛又癢。雖然悲觀的時間比樂觀多,但芷凌表示八仙事件讓她比別人的生命更豐富,未來的她還有很多路要走。

「至少我知道有一天會好」,經歷這件事情了解人生有無限可能,就算再脆弱,也會站起來。「這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爭,沒有人可以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