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那是一種溫柔的藉口
好過於我不喜歡你
聽你講話很無聊
跟你吃飯想吐
你是個爛人

於是

無法吐露的交給欺騙
不能解釋的交給詩
太多的交給時間
複雜的交給命運
墮落時交給信仰
放縱時交給惡魔

迷航時
再也無法託付的指南針
要相信霧
有時反而能指引方向

——蔡仁偉〈我晚上約了人吃飯〉

我愛過最好的人
在年輕的時候
那時我是浴缸裡的苔癬
她是許願池的睡蓮
我送她詩句和誓言
她愛我非常

她的笑
曾讓宇宙搖晃
她的心比鯨魚還善良
我也愛她
但也不只愛她
謊言沒收了信仰
讓所有的玫瑰
都失去了花

道別的夜裡沒有月光
模糊的愧疚
直到現在才
被眼淚點亮

——任明信〈辜負〉

瞬間的愛情感覺
像稍縱即逝的閃電
它並不真的落到地面
只是微微一閃
照亮了
一秒鐘的天空
當你意識到了
抬頭看雲
雲仍灰黑沉重
但你確實知道
剛才曾發生什麼
 
真正的愛情
應該快樂
如仰躺於四月的草地
不要留戀那個
喜歡看你哭泣的人

───〈瞬間的愛情感覺〉,林婉瑜《那些閃電指向你》

我不會說他不好
因為已經好過了
好過的人是溼透的糖
只有在貧乏的年代
才會不斷回憶困窘的甜味
要過好的日子就是忘掉好過的人

後來那些沒說的事情
都長了叢叢的青草
春風一吹就
變成另外一條路

只有信任
像冬天的影子一樣黑
夏天的影子一樣矮
一直不美
沒有長高
後來我只相信我自己

——節錄 楊瀅靜〈關掉的時間〉

如何不被所愛佔領
如果還想愛得更多
如何不被更多佔領
當口袋已經塞滿星星
如何愛上這整個世界
而仍然擁有自己
說要有光
便有了黑暗
在黑暗中
我們以所愛
為自己重新命名

——所愛 ◎鴻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