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當幼教老師好嗎?當台灣幼教老師紛紛出走,但實際上台灣的幼教環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表演給家長看、繁瑣的行政工作——長期下來累積的習慣給台灣幼教老師諸多壓力,相較之下,新加坡整個社會看待幼教老師行業有不同高度,所以幼教老師有更多自由,更被好好對待。(推薦閱讀:為什麼台灣幼教老師,都出走新加坡?

有個自己的小小粉絲專頁,說是粉絲專頁,也不過就是一個能夠存放新加坡生活的小天地,意外的,成為在新加坡的臺灣老師,一個小小的交流天地,一年多來,最多人傳來的訊息,就是問:在新加坡工作好嗎?好像是簡單的二元選擇題,但是只要在新加坡的老師就知道,這是一個涵蓋多廣的問題!別說是非選擇,甚至已經不只是一個申論題的篇幅可以完成的作答,一篇論文大概能說個 7,8分,如果覺得言重了,我覺得可以試著回答,在臺灣工作好嗎?

也覺得一時語塞了,是不?

尤其當你知道,你的回答,可能會讓一個剛畢業的孩子離鄉背井,只因為信了你的文字,正所謂是不可承受之重,從國家到集團到公司,分公司,人員組成,這從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但如果以我自己主觀的體認,我會回答你,我的經驗,是好的!這會是我的回答。

這兩年中,同樣的問題,用不同的面貌來到面前,為什麼想去新加坡?你覺得好嗎?今天在離家到機場的路上,一個長輩問我:「你去了快兩年了,今年就到期了?」我笑著回答:「很快,對不對?」

沒想到,她的回答居然是:「哪有,我覺得很久,你去了好久!」然後才意識到,時間的感覺和意義對每個人不同,出去的人會覺得被新奇和眼花撩亂給充斥了,是快!對於在原地的人,每刻,都是在等!

她又問:「所以好嗎?」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說:「好嗎?嗯,我覺得就是很不一樣,我是享受現在能夠自由主導課程的感覺,如果回台灣是會比較難的吧。」她聽了後,頓了頓說:「有什麼不一樣?不然就,回來就不要再做這一行了啊!」

我笑了笑說:「是啊…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小孩,不做這個,要做什麼呢?」

臺灣跟我在現在的學校有什麼不同,應該是說概念不同,臺灣的學校喜歡用現有的教材,讓大人主導很多,老師的自由度不高,很多可以用更有趣的方式呈現的學習,變成變相的填鴨。

我現在可能就是從孩子感興趣的方向,可能發現他們在窗邊看著雨景,觀察路上的行人,雨傘,天空,聽著雨聲,雷聲,或許,我們就這樣開展一系列的天氣課程了,沒有會不會太困難的問題,只有,夠不夠有趣?孩子們投入嗎?並且有清楚的想法知道,如何將他們應該得到的學習成果包含在裡面。

如果說,兩年前,我總是不夠成熟的將薪水福利放在我到新加坡工作的重點,現在的我,有了不一樣的想法,如果要我說,新加坡工作有什麼吸引我的,那就是,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專業的,我擁有專業知識,並且是被看重,並且被認為是必需具有的能力,而我認為這正是臺灣幼教普遍缺乏的觀念和尊重,除了幾間很用心的學校,大部分都忘記了,幼教老師應該具有的專業能力是什麼。

不只是練表演,對家長鞠躬哈腰,還有一堆為了應付評鑑的行政工作,是那打從心裡想要與孩子們分享更多美好世界的為他們寫下一個又一個的教學計畫,然後看著他們成長,那遠比他們能夠在表演時翻出跟斗,或者唱著他們無法理解的歌曲,更能夠讓我們產生教學的熱情。(推薦閱讀:台灣的幼教老師為什麼越來越少?

前陣子,在某個教學平台看到有老師說,她覺得寫教案是沒有意義的。當時我怒不可遏的在下面留言,說出我覺得說出這種話的人沒資格當老師!言重了嗎?或許吧…但說出這樣不尊重自己身份,專業的言論,就無怪乎幼教老師和保育員在社會上的低社經,低薪,還有被認為的低專業了,正確的來說,比起憤怒,我是難過的!

尤其,看著那些前仆後繼的年輕老師來到新加坡,22 歲、23 歲的她們,有大把的熱情,願意學習,不服輸,她們展現著臺灣學校用 7 年培養出來的專業,我喜歡聽到校長說,我們很喜歡臺灣老師,那是因著我們的努力和專業,給予我們臺灣老師的肯定,可惜的是,這些專業人才在臺灣找不到發揮的空間,我們的專業,我們的熱情,貢獻給別的國家的孩子了。

卻始終聽著朋友們說著,她們任教的不同學校都找不到老師,或者做不久,過去的我,或許會說那些孩子不耐操,不成熟,所以沒辦法咬牙做下去,但是轉個念吧…如果是一份要咬著牙才能做的工作,我們怎麼好去苛求那些剛出社會孩子們?想想,是否正因為過往大家都屈就了,於是,讓這些變常態了?

難道我們的專業,不值得被好好對待?

或許這兩年的旅外生活,讓我最大的成長,就是發現,自己要快樂,孩子才能得到快樂,而我們值得被好好的對待,不是說薪水上而已,而是整個社會看待這個行業的眼光跟高度。

新加坡工作好嗎?如果是圖個薪水高,求錢,我覺得會是辛苦的,因為除了錢,其他的部分怕是會很辛苦,但如果你要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認識不同的幼教環境,我是覺得可以走一遭的。

不過,出了門,你的身上背的是「臺灣老師」四個字,就像我們老是開玩笑說的,光是這四個字就要提醒自己要更努力,畢竟,別人也是從你的一舉一動,投射到全部的「臺灣老師」身上,如果決定了,想好了,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