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詠美(2006)曾在一本書的跋寫下這段俏皮又耐人尋味的話: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可是我討厭你,我還是愛你,但我討厭你。原來如此,正因為光靠喜歡無法維繫下去,所以才叫戀愛。」

憨人都知道,大部分的人在愛情裡面並不總是愉快的;可是,還有一些人在這段關係裡面,難過擔憂的時間,遠比快樂開心的時候來得多。

相信大家都有一種經驗是,前一天晚上姊妹還在你身邊哭哭啼啼地說「再也不要原諒他了!」可是,隔天你們約見面,她出現時卻依偎在他懷裡,讓你有種無力感油然而生,原來自己傻瓜一樣,熬一整夜陪她痛罵,花時間聽他吐苦水,耗精神替她開導,都是在做白工。

很討厭耶!如果跟他在一起這麼委屈,為什麼不乾脆「切拉~切拉~」?

一種可能是--這就是她的愛情風格。

研究顯示,有些人在感情裡就是習慣扮演著「苦命阿信」的角色,不求回報、全心全意地犧牲奉獻,只希望能換取對方多看自己一眼、多照顧自己一點、希望他對自己好一些(卓紋君, 2004; 蘇巧因, 2008)。

不過更可能的情況是:

「正因為無法時時刻刻都得到對方的愛,才會繼續努力、不捨離開。」

我們都以為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也常常為錯過的機會而懊悔,但是真正的事實是,那些曾經得到,現在卻在也得不到了(Beike, Markman, & Karadogan, 2008; King & Hicks, 2007; Roese, 2005),或是那些有時候能夠得到,有時候卻得不到的東西,更容易占據我們的心理空間,讓我們心癢難耐。

過去有關吸引力的研究以為,對男人來說,得不到的女人最具吸引力;但後續研究卻發現,這樣的假設可能是錯的。

人類是不會對「怎樣都得不到的東西」產生興趣的,就像買樂透,是因為相信自己有希望得獎,才會願意花大把銀子帶那幾張紙回家;學習心理學的操作制約技術也指出,讓那些小學生願意「持續」寫作業最有效的方式,不是告訴那些孩子「每次」寫完之後就可以玩一小時楓之谷,而是「有時候」可以玩1.5小時,有時候可以玩半小時的「間歇性增強」。

那些怎樣也走不了的人,正是因為對方「有時候」能滿足他們的需求,「有時候」卻做不到,於是,他們便活在期待與落空之中,並在每一次的落空裡,重新創造下次的期待;對焦慮依戀的人來說,這樣的情形更是嚴重。伴侶越是時好時壞,越讓他們離不開伴侶(Mikulincer, Shaver, Bar-On, & Ein-Dor, 2010)--因為他們不安的心從未被餵飽,可是伴侶還是偶爾會餵餵他們,所以他們努力表現希望對方能看見,費盡撒嬌希望能換來一絲憫憐。

於是,她在你枕邊哭了一夜腫了眼,你常常會聽見她在徹夜難聽的咒罵之後突然迸出一句:「可是他好的時候真的對我很好…」

身為好人朋友或換帖死黨的你內心的 OS 可能是:「什麼鬼呀,夜裡不是還恨他恨得好好的?天亮之後竟然又說要去找他?」

在這些焦慮依戀的人腦袋裡,好壞是「伴隨」出現的。當他們想起對方的好,也同時會記恨對方過去的壞、懷疑起對方這樣獻殷勤的行為是不是背後有鬼;可是反過來,當他們把伴侶罵得體無完膚,卻又會想到對方曾經對自己的好(儘管那些好的時間可能很少很少),於是,便站在分手的邊緣線,委屈難過卻遲遲不走,或在分手之後又回到對方身邊(Kirkpatrick & Hazan, 1994)。

遺憾的是,我們並不是每次都擔任抉擇去留的角色。更多的時候,我們充滿了不情願,卻只能眼睜睜地看感情溜走。

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你可能答應自己不要再哭,隔天卻又哭得亂七八糟;

你可能承諾自己不再想他,他的形貌與回憶卻揮之不去第一直入侵妳的思緒;

你可能已經說服自己不再有任何可能,卻仍默默地希冀是否還有解套的辦法。

然後在種種矛盾,拉扯與痛苦中,掙扎著想要離開,卻把自己纏繞得越緊(燕黛, 2008)。我們試著用各種方式讓自己好過,聽歌、看書、找朋友陪伴、去逛街、作喜歡做的事情、吃喜歡吃的東西,卻發現他的影子與足跡像毒氣一般充斥在每首歌、每本書和每個角落,而「我現在變成一個人了」的念頭,也總是伴隨著心跳不斷地敲醒你努力忘記的心痛(Birnbaum, Orr, Mikulincer, & Florian, 1997; Davis, Shaver, & Vernon, 2003)。

於是我們將心放逐,流浪,不再相信永恆存在於任何地方;

於是我們討厭自己,也怨恨對方;

在海邊大聲罵他是賤人或混蛋,在走回家的路上又想起他的好、他的溫暖…

我們就像是將離岸的船,長久地凝望那曾經停靠的港口,自憐地舔拭自己的傷口,然後還幻想岸上會不會有人氣喘吁吁地出現,拋出繩子叫自己別走,自己卻什麼也不能做。

如果彼此的緣份真的走到了盡頭、如果我們想破頭,都找不到挽回的方法、都無法說服自己放下,該怎樣讓自己好過一些?

在這裡,我想引用青鳥給我的簡訊內容作結,因為她的這段話,伴我度過最難熬的那幾些日子。

「…有些時候,現況可能讓你覺得無力、辛苦,甚至讓你想放棄自己;又或者,你會因為最終的事實和所期待得有落差而和自己打架,畢竟你要求的已經不多了,對方卻連一點微薄的愛,都不願施捨給你…但現實是,我們現階段的能力並不足以解決目前所碰到的問題,既然如此,就學著先把自己過好,身心狀態都是。這很難,我知道,可是唯有這樣,我們才有辦法累積更大的能量,去面對、去處理以後的問題,甚至是繼續去相信、繼續去愛…」

走進一段感情以後,我們似乎變得更為脆弱了。

當這個人離開,當這段關係不再,原先支撐我們脆弱的那一面又重新崩塌了下來,讓我們覺得孤立無援,不知所措。

這種失落,難過與絕望的感覺,幾乎讓我們覺得自己被逼到了盡頭,沒有人在乎,沒有人憐惜,沒有人願意在關心、注意、傾聽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夢(Rhoades, Dush, Atkins, Stanley, & Markman, 2011)。

但事實上,並不是因為愛,我們才變得脆弱。而是我們只有在所愛的人跟前,才願意呈現自己最脆弱的一面(Epstein, 2010)。

因此,我們得保留剩餘的一些些脆弱,給下一個張開雙手擁抱我們的人。

 

 

〉〉更多來自海苔熊的專欄【愛情研究室】

 


參考文獻:

Beike, D. R., Markman, K. D., & Karadogan, F. (2008). What We Regret Most Are Lost Opportunities: A Theory of Regret Intens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5(3), 385-397. doi: 10.1177/0146167208328329

Birnbaum, G. E., Orr, I., Mikulincer, M., & Florian, V. (1997). When marriage breaks up - Does attachment style contribute to coping and mental health?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4(5), 643-654. doi: 10.1177/0265407597145004

Davis, D., Shaver, P. R., & Vernon, M. L. (2003). Physical, emotional, and behavioral reactions to breaking up: The roles of gender, age, emotional involvement, and attachment styl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9(7), 871-884. doi: 10.1177/0146167203252884

Epstein, R. (2010). Fall in Love and Stay That Way. Science American Mind, January.

King, L. A., & Hicks, J. A. (2007). Whatever happened to "What might have been"? Regrets, happiness, and maturity. American Psychologist, 62(7), 625-636. doi: 10.1037/0003-066x.62.7.625

Kirkpatrick, L. A., & Hazan, C. (1994). Attachment styles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A four-year prospective study.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 123-142. doi: 10.1111/j.1475-6811.1994.tb00058.x

Mikulincer, M., Shaver, P. R., Bar-On, N., & Ein-Dor, T. (2010). The Pushes and Pulls of Close Relationships: Attachment Insecurities and Relational Ambivalence.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3), 450-468. doi: 10.1037/a0017366

Rhoades, G. K., Dush, C. M. K., Atkins, D. C., Stanley, S. M., & Markman, H. J. (2011). Breaking Up Is Hard to Do: The Impact of Unmarried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on Mental Health and Life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5(3), 366-374. doi: 10.1037/a0023627

Roese, N. J. (2005). What We Regret Most... and Wh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1(9), 1273-1285. doi: 10.1177/0146167205274693

山田詠美. (2006). 無法隨心所欲的愛情,風味絕佳 (劉子倩, Trans.). 台北: 方智.

卓紋君. (2004). 臺灣人愛情風格之分析研究. 中華輔導學報, 16, 71-117.

郭燕黛. (2008). 被動分手者愛情分手經驗之失落反應與調適歷程研究. 碩士 未發表之碩士論文, 國立台南大學, 台南.   

蘇巧因. (2008). 劈腿者之人格特質,愛情風格與衝突因應策略之研究. 中國文化大學心理輔導所未發表之碩士論文.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