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首度跨界設計領域,以實體策展的方式呈現大女子房間系列。女人迷的設計師 Cinny 邀請黃色房間的共同合作夥伴徐景亭現身,跟大家聊聊他所秉持的設計理念以及他作品背後的動人故事。一個下午的時間深入了解設計師們所面對的內外挑戰與克服的經過,經由徐景亭的帶領,現場的人都可以看出黃色房間有了不一樣的風貌。(女子們的故事:

女人迷第三屆我愛我節,大好時代的系列活動中,最特別的活動之一是女人迷首度跨界設計領域,以實體策展的方式呈現愛自己的概念。

這次大女子房間的策展人 Cinny 是女人迷的設計師, 6 月 4 日陽光明媚的下午,Cinny 邀請黃色房間的合作夥伴徐景亭跟大家聊聊設計師眼裡那些日常小物件背後的精采故事,以及聊聊黃色房間希望帶給大家的啟發。

我走在人來人往的信義香堤大道上,看見每個來去的行人中無不對這些房間們投過關注的眼光,我想這次的策展選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是要從這裡開始,讓行色匆匆的年輕女孩也好,或者是牽著兒兒女女的媽媽,爸爸也好,讓他們接近女性的活動空間,也可以直接走進女性權益的議題中。(同場加映:

路上街頭藝人表演的動感與三間色彩分明的大女子房間形成對比,也發現到往來路過的人群也跟我一樣,想靠近它、細看上頭的字句,撫摸它的質地,深究這些房間所賦予女人們的深刻底蘊。

女人迷遇見工業設計師

走進黃色房間中,明豔的黃色帶給人的不是陽光直進的那種刺眼光澤,而是讓人感到溫暖與活力的奔放彩度。現場除了 Cinny 與徐景亭之外,還邀請多位資深的女人迷讀者,讓這個下午的對談有更多走入人心的交流。

初見到徐景亭,發現他不像我對眾多設計師的印象,有著前衛的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連身裙下搭黑長褲,散發著樸質與親近的氣質,讓人不住想上前跟他說說話,聽聽它對周遭事物有什麼特別的觀察。Cinny 開場便請徐景亭用三個關鍵字向大家介紹她自己,他擺了一下頭,甚是可愛,不假思索地說:東海醫院、蝴蝶和就地取材。

熟知徐景亭,就一定知道東海醫院對他的意義。東海醫院,是他的出生地,是家,是根,是創作的起源與靈感的源頭處,不論是過往醫院中出現的每件醫療用具還是幼時每日眾多家族親戚一起圍桌而坐的聚餐光景,這一切都定義現在的他,現在的徐景亭,這是不可能分得開的。

說到蝴蝶,徐景亭口中的,不盡然是翩翩飛舞的美麗蟲虫,蝴蝶這個詞與他女兒的名字有諧音的關係,丈夫姓胡,女兒的名字有個蝶字,也因此女兒的小名便叫「蝴蝶」。

就像天下的媽媽一樣,徐景亭在自己的女兒身上看見自己,也從女兒的身上獲得許多啟發;女兒跌倒時還不斷堅持自己爬起更是給曾經迷惘的徐景亭莫大的勇敢,因此他想,女兒必然也是定義自己的一部分。(同場加映:

也許再也沒有一個人能比徐景亭更了解就地取材的意義,童年時在祖父、父親的手術室裡面遊走,那些對常人來說的冰冷器械卻不能之於徐景亭,那是他日常的創作來源,家族圍聚用餐的光景,也常是隱隱出現在徐景亭創作中的圖像。

籌辦這次策展的過程中,Cinny 曾進到徐景亭的工作室中,他覺得在徐景亭的工作室就並沒有因醫療用具帶來冰冷與距離感,反而 Cinny 在工作室中感受到滿滿的溫度,以及從現場排放物件中可以看見設計師巧心下的想法。(推薦閱讀:

愛自己的原初,一如原初地愛自己

徐景亭所創作的黃色的房間呼應就地取材這個創作時的核心價值。他從座位上站起來,一件件拾起貼在房間內的每張圖片,掛畫,細數這些圖片與自己的關係和故事。

其中有張圖片是用醫療器具搭建出來的造景,有點餐桌的樣態。徐景亭剖析這是他過往經驗的縮影,包含他幼時生活中最常見的醫療器具和家族聚餐的餐桌景況,兩者交容下產生這件作品,他覺得難以離開這些。同時也分享自己去荷蘭留學的經驗,在荷蘭藝術創作中心,設計師們大家都是一起共同生活的,裡頭只有一項重要的規範,是大家每天晚上必須聚在一起吃飯。(推薦閱讀:

他才發現自己繞了半個地球,看見的風景與小時的家族時光並無二致。其實,所有的設計都是設計師在講自己的故事,與人的故事,無一例外,設計是呼應人的生活,人的經驗,無論是過往還是現在。徐景亭所說的這一切一如他的黃色房間帶給觀看的人濃濃的故事感,也呼應女人迷每個活動,文字背後的起心動念。(同場加映:


大女子的黃色房間 晚景

「一個人振翅是起飛,一群人振翅是改變世界的風向。」—《大女子房間》策展 黃色房間引言

黃色房間的背後寫著這樣一句鼓勵人心的話,設計的背後終將回歸到面對人的問題,女人迷問讀者你愛自己嗎?愛自己很難,也不難。Cinny 問徐景亭,對他而言什麼是愛自己。

徐景亭眼中所看見的愛自己是經歷自己當下的所想所思。徐景亭小時候不愛念書,但很幸運碰上開明的媽媽,鼓勵他就讀繪畫相關的學校,也因為就學的環境與共同興趣,讓他找到了許多同好。徐景亭笑說:「同好很重要,因為能給彼此支持與鼓勵。」

長大一點,出社會一陣子後,受到周遭環境影響,曾有陣子強烈猶豫是否要出國念書進修,直到從自己的女兒身上看見勇氣,決定出國看看世界。只是回國後也面臨許多懷疑的聲浪,別人也常疑惑出國能否真的轉為實際的價值?

徐景亭認為高薪與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給那個時候的自己一個交代,做過事的人是自己,經歷的也是自己。做過之後就不會再一直去想它。

讓自己經歷自己的所想便是愛自己的方式。徐景亭這麼深信著。

那個鼓起勇氣追夢的人,也許不是設計師,而是真實的自己

經歷人生許多轉折,徐景亭依然對追尋夢想充滿勇氣,Cinny 也好奇地問徐景亭,怎麼會有實踐夢想的勇氣?

對徐景亭來說,當初在做東海醫院的時候,是基於一種直覺或衝動,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幹嘛,那時的創作也許不成熟,但那就是他那時候想做的事。(推薦閱讀:

「其實在我看來,台灣跟國外的設計師能力跟真的差不多,不否認國外有許多超出水準的設計師,不過以荷蘭為例:當地設計師有著台灣設計師沒有的優點,就是樂觀。他們也會碰到爛客人,不合理的要求,但他們總可以樂觀以對。說到自己的創作理念時,國外的設計師總是富饒自信、熱誠與願景,這點非常值得我們學習。」聊到設計夢的時候,國人總拿外國設計師相比,常發現這件事的徐景亭也語重心長地提醒大家不要小看自己。

設計師要看見畫面,才看得見靈感

個人經驗能否供給設計師創作的靈感養分也是大家對設計師或者創意相關工作者常抱有的一項疑問。Cinny 同樣身為設計師,便問到徐景亭,如何捕捉生活中的靈感幫助自己創作?

雖然我獲得靈感只花費了 10 秒鐘的時間,但為了這個靈感我已經準備了 20 年。

徐景亭聽到問題的當下,淡淡地說出了這句話,好像很熟練面對這個問題,或者經常自問。想要獲得靈感必須先長期投入某領域,而非三心兩意,每個領域都是積累多年的成果,才造就今天的風貌,設計師能做的,唯有不斷關注自己領域內的最新變化,長久下來才能練就近乎信手拈來的創作功力。(同場加映:

徐景亭也分享自己生活習慣,對於書、音樂這些一般人的生活娛樂,徐景亭是來者不拒、葷素不忌的,接收不同的刺激與觀點也能增加創作時的靈感與眼界,遇見靈感之前,我們只能一直等待,閱讀也許可以縮短這些等待的時間。

靈感就是你腦海中的畫面。

除了設計師的身分,徐景亭同時也是教授設計的講師,他也常要求學生先別急著創作,創作前先閉上眼睛想想,看見創作成品出現在你的腦中,作品的使用場景,有符合嗎?腦中的畫面很清晰嗎?

「腦海中有了畫面,靈感好像就會自己浮現。」徐景亭說到。從前的國高中時期的訓練,那些訓練是磨練創作的技巧與熟悉媒材,讓自己的雙手成長,這當然對一個設計師而言是必須要經歷的過程,即使有靈感,你沒有技術實踐它,也很可惜。

繼續設計自己的故事,無論作品,或人生

徐景亭分享人生的經過,這些話說得溫暖,深入人心,現場每個人都深受其感,也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想法加入討論。認清自己的職業,工作與現實面都可以視為愛自己的第一步。愛自己是從認識自己,了解自己,認清自己開始。(同場加映:

我用一個下午的時間看見設計師們的對談中,有著濃濃人的興味,原來設計背後終究回歸到人,人的初衷,人的故事,就像徐景亭一直念念不忘幼小時家庭聚餐的樣子,那方餐桌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中,他的作品裡。也像徐景亭不斷與學生對話,與使用者對話,與不同的設計師對話,只為找尋那些人世裡的故事,深怕自己不小心忽略,錯過了。

信義香堤大道上的大女子房間還會開放到今年的 6 月 10 日,無論這時間算短還是算長,房間背後忠於人味的設計理念,必然讓走進房間裡的人留下深深的印象,如同我從中看見別人的故事,想起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