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因為擁有一致的脈搏
所以無論想得少還是多,而我
都會在這裡聽你說
關於世界的百無聊賴
儘管對我擲來
讓我隨手接過將它們
徹底崩壞,碎成天上的星辰

我可以用微笑交換
或說鑽了木取了火那般情願
竭智為你去承擔
那些感傷節外的不勇敢
畢竟我無法再允許你
如你不准我面對幽微的自己

我們的愛不會滅絕
我們擁抱得很果決

——楚影〈我都會在這裡聽你說〉

不要說了
我不會屈服

雖然,我想生存
想稻穀和蔬菜
想用一間銀白的房子
來貯藏陽光
想讓窗臺
鋪滿太陽花
和秋天的楓葉
想在一片靜默中
注視鳥雀
讓我的心也飛上屋簷

不要說了
我不會屈服

雖然,我渴望愛
渴望穿過幾千里
無關的雲朵
去尋找那條小路
渴望在森林和樓窗間
用最輕的吻
使她的睫毛上粘滿花粉
告別路燈
沿著催眠曲
走向童年

不要說了
我不會屈服

雖然,我需要自由
就像一棵草
要移動身上的石塊
就像向日葵
索取自己的王冠
我需要天空
一片被微風沖淡的藍色
讓詩句漸漸散開
像波浪
傳遞著果實

但是,不要說了
我不會屈服

——顧城〈不要說了,我不會屈服〉

於是我們便都在孤獨裡完整。
我們早該料到的孤獨
所有的答案都指向的,孤獨--只是
還不想這麼早承認,還想
多殘缺一會兒
誤解這人生多一會兒--
當細胞斜倚在另一顆細胞的善意
的無數個溫暖時刻
你的振動重疊著我的
--此時,於圓滿的幻覺裡孤獨感油然而生
那些遍地不擇地便大量湧出的
無謂的出生和剎時的死滅
我只想隨手拾起一葉
殘骸,完整的孤獨
一如死亡無須複製--
你的,我的
彼此互為彼此的迴聲
在相互聽見之後
耳朵
便自然永遠忘記了
如何傾聽。

——陳克華《寫給複製人的十二首情歌》

你說愛
像危崖一朵花
要去
要去
有點害怕
也要攀過去

——吳音寧〈危崖有花〉

「你為生存做了些什麼,我不關心;我想知道,你的追求,你是否敢於夢想去觸碰你那內心的渴望。」

我並不關心你告訴我的故事是否真實,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為了真實地對待自己而不怕別人失望,
你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責而不出賣自己的靈魂。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拋棄曾經的信念,而因此值得信賴;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發現美,即使它每天都不漂亮,
你是否能從它的存在中追尋你自己生命的源頭。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與失敗相伴——你的和我的,
卻依然可以站立在湖邊對著銀色的滿月放聲大喊:
“是的,就是這樣!”
我並不關心你在哪裡生活或者你擁有多少金錢,
我想知道,
在一個悲傷、絕望、厭世和痛徹骨髓的夜晚之後,
你是否能起床,為養育孩子做那些需要的事情。
我並不關心你是誰,你是如何來到這裡,
我想知道,你是否願同我一起站在烈焰的中心,毫不退縮。
我並不關心你在哪裡受到教育、你學了什麼或者你同誰一起學習,
我想知道,
當一切都背棄了你,是什麼在內心支撐你前行。
我想知道,
你是否能孤獨地面對你自己,
你是否真正喜歡那些你在空寂之時留下的朋友。

——節錄 Oriah Mountain Dreamer〈 生活的邀請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