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韋禮安從快樂星期天跳上舞台,到現在成為獨當一面的歌手。人說唱片業不景氣、人說演藝圈長江後浪推前浪,韋禮安卻踏踏實實地想自己的音樂、辦自己的演場會,細心經營卻不擔憂未來,因為他認為:「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最大的幸福」(同場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不知不覺,金曲最佳新人韋禮安闖蕩歌壇也六年了。去年九月,他攻蛋完成「放開那女孩」演唱會,今年六月更將唱進香港。在這個最好也最壞的年代,這個總是認真孵專輯的樂壇模範生,正在努力學習放開完美主義的心魔,以及作為公眾人物的包袱。

我最近每天都在看周星馳的粵語電影,像《九品芝麻官》,因為要去香港開演唱會,一定要唱廣東歌,講廣東話。香港這場因為場地完全改變,請來二馬老師重新設計舞台,曲風和曲目也會重新編排,會和觀眾有更近的互動,也會唱一些新專輯的歌。(推薦給你:

慢慢來,比較快

上一張專輯《有所畏》講恐懼,比較負能量,有些人,包括我自己,聽的時候會覺得壓力有點大,調性也比較文學。籌備中的第四張專輯就想幽默、詼諧一點,希望大家聽了很放鬆、舒服。上一張的曲風比較搖滾,這張 modern 的東西比較多, R&B、EDM 這些都有。當你的工作是玩音樂的時候,如果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會覺得好無聊,所以每張專輯我都在想說,要去碰撞一個什麼東西變出不一樣的感覺,這次就想把電音、 R&B 、嘻哈的節奏來跟韋禮安丟在一起,看會發生什麼事情。(你會喜歡:

大家都說在敲碗等我發片,怎麼動作那麼慢,有時我會很自責,會想說為什麼我不能快一點?但仔細停下來一想,是我太慢,還是外面變得太快?像陶喆是我的偶像,他給我的印象是,在做音樂上面,龜毛是一件必要的事情。當然等待很難熬,但等得越久,最後得到果實的快樂程度更大。

這個時代步調變得越來越快, 2010 年我出第一張專輯時,  Facebook  還沒那麼重要,現在 Instagram 也要學著用,以前也沒有 live 直播。現在什麼都要立刻,要立刻 Google 找到、立刻在 Youtube 看到影片。你沒辦法去改變環境,只能想辦法適應。所以去年開始推出一堆單曲,我覺得也是一個方法,不會讓大家覺得說你怎麼籌備專輯期間就消失不見了,沒有作品。

醒醒吧,音樂不重要

網路世代選擇真的太多了,以前是只有那幾個舞台,你要拚死拚活想辦法站上去;現在大家都有舞台,但同時就表示每個人起跑點都一樣,所以你要把自己的舞台改大、要花力氣蓋自己的舞台,而不是想辦法用別人現成做好的,也是另外一種辛苦。

我覺得當公眾人物最大的挑戰,是生活跟工作的那條界線慢慢慢慢越來越模糊。以前我會想辦法把線畫得超級清楚,但現在發現很難,有些地方可能會變成虛線,有些地方可能真的是擦得有點糊糊的,所以我一直在找那個平衡到底在哪,我覺得那是我很大的包袱。

觀眾聽眾就是想知道你私生活那面,你沒有辦法要求他只要聽音樂就好,因為這是人性,這是入行到現在體認到最大的現實。就算你蘇東坡詩詞寫得再好,大家還是好奇你的私生活,自古以來就是這樣,這是入行到現在體認到最大的現實。所以從去年開始,我發現可以發宵夜文分享我吃的食物,這是我願意跟大家分享的事。(延伸閱讀:

A型的形狀

我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覺得沒有做好會自責。有時訪問覺得沒有回答好,都會介意剛才為什麼不怎樣講。記得大學時用記事本,每次通告表一下來,原本排好的行程幾乎都要塗掉重寫,因為變動太大,每次都覺得很崩潰。只要我安排好要做什麼事,突然間計畫變調,就會超級焦躁。

這幾年,我已經慢慢沒那麼在意了,變得更放開,接受度更高。「放下」有時也是一直不斷學習的過程,不可能一次全部放掉,有時是心魔,有時是一些包袱,有時還是會有不安全感把它抓回來。(推薦閱讀:

原本對歌手的想像真的就是好好做音樂,心裡會有某一種狂妄,想說我就是要用我的方式達到那個目的,但慢慢會發現,從頭到尾都沒有我想的那條路,那絕對是碰壁,要用繞路的方式去達成。人生也就是這樣,一直不斷妥協,因為很多時候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完成這些事情。

歌手這個工作跟整個社會、整個環境完完全全相關,你沒有辦法改變別人的喜好,要求大家都喜歡你喜歡的東西。跟所有工作一樣,會有讓你很崩潰的時候,但每到這時,就要提醒自己,能做我喜歡的事情,很多人給我掌聲,還不會餓死,是多麼幸運的事情,這還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

【同場加映】

M.C.:想像過如果不當歌手,想做些什麼嗎?

本尊:我以前的目標是慢慢轉到幕後做製作人,這一塊是蠻有趣的,也是一個選擇。另外一個是發現自己好像也可以教我在這一行學到的東西,我看到很多大學在開這樣的課程,因為平常你不知道這些資源要去哪裡獲得,除了自己摸索就是問前輩。我很願意分享這些經驗,如果有人問的話,我都會盡力回答。

M.C.:即將接近三十而立的年紀,會焦慮嗎?

本尊:會焦慮啊,會覺得好像還有好多事情想做,似乎沒剩多少時間,因為好像過了就不能再當小孩了。看有沒有辦法把這種焦慮寫成一首歌吧,留下一點紀錄。(你會喜歡:

M.C.:用三個關鍵字幫現階段的自己下定義?

本尊:更放開、接受度更高,這是一個。跟以前比的話更健康,大學時真的不知道在幹嘛,我從前年開始自己做菜,到現在身體好很多,還有運動,也更注重養身,我想這是面對三十歲焦慮的方法。第三個應該一直都沒有變,就是很熱愛音樂,然後繼續努力學習,好多事情學不完,時間好少,都要三十了,學不完。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以下連結至站外)
【獨家專訪】韋禮安 反骨暖男
【客座專欄】那些女人教我的事 韋禮安:最遠的和最近的
井柏然,男孩的老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