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親愛的畢業生,在你拿下 offer、拋開畢業帽前,讓我們靜心下來凝視這個世界。我們拿到了大企業的入場券,同時我們還為自己能為世界付諸的心力感到微不足道。你無法實在高興起來,當你要步入社會,這一刻,戰爭下還有流亡,底層還有哀傷。(推薦閱讀:

終於拿到 offer 的通知了。接踵而來的是老媽臉書無數個讚和一百多個恭喜的留言,我終於讓她驕傲了,畢竟小時候的我總是闖禍的那一個。看著不認識的阿姨叔叔不斷重複著「優秀」、「好棒」等字眼,心裡是百感交集。

是的,我已經拿到傳統意義上 American Dream 的門票了,好棒棒。也先別提之後幾十年內我將會遇見的大風大浪,這張門票,難嗎?對我們這些非工程專業的國際學生來說,當然難,這過程之艱難讓我的心情在過去一整年來回震盪,這一批近二十位國際學生裡也只有三位實習生獲得了正職工作,另外兩位還是有碩士學歷的學生。說實話,真的很難,而我特別幸運。

但我這種煎熬,在許多人面前根本不足掛齒。會比在美國待了好幾年的難民回不了不丹還要難受嗎?比得過因為 911 被政府遣送回伊朗的父親與在美國的女兒,一輩子見不了面還痛苦嗎?比起十九歲就被美軍送去阿富汗戰場最前線的男孩,在戰爭的指示下殺了人之後再回到美國軍中,只能用藥物平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半夜還會被子彈般的惡夢嚇醒,我的心情起伏又算什麼呢?(同場加映:

即將進入一家世界龍頭企業,領著不知道高了台灣大學生平均薪資幾倍的起薪,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菁英們一同為下一季的股價漲幅打拼,再這麼做下去,若公司在十幾年之後還是屹立不搖,那我的生活水平是很有保障的,因此大家恭喜我,在二十二歲就進入了美國高薪階層,前途似錦。

上班族喜歡談論數字。在哪個城市的哪一區買房頭期款多少,買新車多少錢,哪張信用卡累積到多少可以換里程數。實習的時候,我見過各常春藤名校的菁英,他們喜歡把數字掛在嘴邊,說話以百萬美金為單位,137、495 後面跟著的都是沒說出來的 million;或是這星期的哪個數字比上星期多了多少 %。

數字會說話,商學院最擅長的那一套就是從財務報表裡面抓出一個故事脈絡,好跟上頭的人交代;但數字沒有靈魂。數字不會告訴你,這 10% 的收入上揚是因為戴著頭巾的北非婦女們在旺季的時候從凌晨四點開始加班裝箱,為這無趣的勞力工作不眠不休而來;數字也不會告訴你,這一筆支出原來是工人在天熱昏倒時我們預算裡原本就有的訴訟和解費用,工人們根本沒有法律途徑可循。然後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一大群人,最後一大群人成了 Excel 報表裡面小小的一格數字。會議上的投影機投射的數字只會讓主管們爭論商業動向,投影機投射不出一個個血淋淋的、讓人看了會愧疚的社會故事。

別誤會我,我還是個膚淺而且喜歡商科的矛盾怪人,喜歡漂亮的衣服、吃豪華的大餐,最愛去海邊度假,對許多新創公司現在是多少 round、市值大小、央行的利率調整這類的話題都很有興趣;我覺得把數字和錢掛在嘴邊並沒有錯,也認同這世界需要資本主義的推動才能向前進步。(推薦閱讀:親愛的爸爸媽媽,我們眼中的幸福跟你們想得不一樣

我怕的是熱血正義的凋零。我害怕十年之後,這一批所謂一畢業就領著高薪的菁英們,會在每天忙碌的辦公室生活裡,漸漸忘記他們身處在什麼樣的世界,忘記他們的社會責任;忘記供給他們養分的這塊土地上,同樣存在著面目枯槁又不識字的老人,年復一年帶著他們的歷史與記憶被下葬,無人過問;或是喊得聲嘶力竭的少數民族文化在政府的無視下被主流文化稀釋,使得他們的語言與服飾在短短幾十年內默默消失。那麼當輪到這批菁英成為主管或社會的中流砥柱的時候,他們為公司、為任何機構所下的每一個重大決策,會不會考慮到那些與自己幾乎是平行時空的人們,會不會在自身利益之外為他們發聲呢?

先別急著稱讚我「優秀」或「好棒」。如果你也出生在一個幸福健全社經地位又高的家庭,稍作努力,你也會擁有這些亮麗的形容詞。我其實一點也不厲害,不高尚,也不想假高尚。我只是想,出社會的十年、二十年後,你的所作所為還無愧於初心,才是對一個人是否真正「優秀」和「棒」最大的試煉。

在我這樣的年紀,優秀厲害又特別的年輕人實在太多了。這是一個泛濫成災的標籤,很多人被一貼上這個優秀貼紙,進了有名的公司,不用兩年的時間就忘了自己是誰。我希望出社會十年後、二十年後的自己,還記得今天這個在電腦前面打字的憤青,記得那些受訪者的眼睛;並且記得這個氣急敗壞地想否認自己的努力,涉世未深對現實一點概念也沒有,卻還是試著向其他厲害的菁英們大聲疾呼的大學畢業在即的自己。(推薦閱讀:

畢竟我才二十二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