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反骨似乎理直氣壯,但其實有時候更是缺乏對人與對事的彈性。作者丁菱娟回顧自己的年少輕狂,意外錯過了許多機會,還沾沾自喜。如果可以,他想提醒以前的自己與現在的你,有時候姿態低一些,學習的路會更長遠。(同場加映:

反骨似乎是年輕人的權利,大多數的長輩也都持包容的態度,因為誰沒年輕過。但是反骨不要變成憤世嫉俗,看什麼事情都不順眼,對老一代的做法就覺得八股,想推翻,非得世界按照自己的方式運作才叫公平正義,這是很危險的思維。

我自己反省年輕的時候父母的話聽不進,天天往外跑,想著自己可以不一樣,看到自認為不公不義的事情就唱反調,長大之後,才知道那個時候的自己憤世嫉俗,只從一個角度看事情,所謂的不公不義只是自己心中的那個公義,不是普世的,現在想來當時的自己真的蠻欠揍的。(同場加映:

當時的自己說好聽點是有個性,但事實上卻是缺乏彈性,讓人覺得很難搞,其實白白斷送許多機會卻還自以為清高。

隨著年紀的增長,現在的我比較外圓內方,心裡有所堅持,但是不會用傷人或無禮的方式去表達。我多麼希望年輕時就具有現在的成熟和智慧,不要那麼放大自己,很多事情並不是非黑即白,並不是愛恨就得分明。(推薦閱讀:

回想年輕時候因緣際會參加了金韻獎民歌比賽,唱片公司希望跟我和同學一起簽約。但是由於當時念的女校校風保守,我們深怕簽了約會讓校方處罰,還在猶豫之際,唱片公司的人就不耐煩的說:「還考慮什麼,多少人排隊想簽約啊!」這句話在當時聽來刺耳,趾高氣昂的我哪裡吞得下這句話,我和同學就是跟別人不一樣,於是大聲的嗆回去說:「別人想簽就去簽別人吧,我們不簽!」就這樣跟唱片公司結下了樑子,從此老死不相往來,當然唱片公司也懶得理我們,因為的確他們可簽約的人很多,不缺我們這種還沒出道,講話就這麼衝的冒失鬼。

我不知當時我在憤世嫉俗什麼,可能因為缺乏自信,才會在別人說一點點不順耳的話就覺得像根刺般的不能接受,事後又驕傲的自我安慰唱片界黑暗,不專業,不值得投入。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錯失了當年民歌群起蜂擁年代,可以參與的大好機會,最後只能成為一小小點的錯過。當然我並不後悔沒成為歌手,而是錯失了與當年很多優秀民歌手一起走過那個經典的「過程」。(同場加映:

我這樣的憤世嫉俗不只一次,年輕暑期打工時有一年考上中影電影配音員,第一回領班來預約時程,但我卻因為貪玩的關係拒絕(真的一點敬業精神都沒有),領班生氣了同樣說:「你這年輕人真不知好歹,給你機會你還拿翹,你再不聽話的話以後就不找你了。」我那牛脾氣又來了,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又嗆回去:「不找就不找,什麼了不起!」講完雖然很爽,但是機會也沒了,枉費我花了三個月時間過關斬將才從三千人被錄取,卻因為耍個性讓難得的機會也飛了。

回憶年輕,個性如此尖銳,如此沒彈性,如此容易被激怒,因此白白喪失很多精彩的機會。工作了多年之後,付出了代價才慢慢去掉個性的稜角,變得成熟。因此現在看到很多年輕人說話衝,沒禮貌,自以為正義時都想起年輕的我。

這件事上我的學習是,在自己還未成為「咖」之前,要先把姿態蹲低,機會才會來。自以為的自尊其實像根刺,以為在捍衛自尊,其實是自卑的反射。先讓自己成為A咖,你的話才能被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