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Lab 是女人迷裡產出文字的地方,Content Lab 裡面每個人都對文字有深切的想法與期待,熱愛自己的文字,對它負責,期許能用自已的文字改變這個世界與社會。Hong,女人迷裡少數的男生編輯。他在實習週記裡寫下滿滿他在女人迷裡看到的精神,對文字負責的態度,以及與其他女性夥伴們相處中發現的觀點。從中也體認到自己的不足以及文字工作的各種可能性!(更多了解:

沒有暖場的實戰生活

在女人迷開始實習的第一天就如同實習面試初來時所給我的感覺,有回到家裡,溫馨的舒適,不像我們印象中對公司環境該有的樣子。女人迷是一間推廣性別議題的新媒體公司,但卻不會讓人覺得這裡會像傳統媒體公司應有的快步調節奏,只看得見大家認真又悠閒地做著自己工作(這兩者在女人迷裡真的不衝突)。

第一天的上午,我在 Content Lab 工作的過程中漸漸熟悉編輯工作的日常,也開始感受到大家忙於女人迷年度大活動:大女子時代的氛圍。

中午過後瑋軒找我一起討論這次大女子的活動宣傳文案,這也是我來到女人迷的第一個震撼,所有的工作都是真槍實彈,無所謂實習或正職,大家都是共同奮鬥的夥伴,只要你有實力或潛力就會被看見(有時候甚至還沒自覺到的時候,其他夥伴卻已經看出你的潛質)。

那些編輯教我的事!

於是在一個小時後,我寫出了一份活動文案的初稿。瑋軒看完後,深思一會說:「你是可以寫文案的。」當下,我很驚訝,我對自己都尚且有過懷疑,為什麼瑋軒可以如此篤定,且沒有一絲懷疑?

後來才發覺這就是女人迷夥伴間的共同默契:全然地信任夥伴的能力,並且給予自己對他的期待。(同場加映:

有了夥伴的期待便會對自己產生責任與鞭策,我開始花大量的時間研究文案的寫作方法,適應編輯在各種媒體文章上所應會的寫作形式。

最感人的是夥伴 Audrey(其實就是主編大人,但她說不可以這樣叫她,噓!)每篇文章都會給出她的回饋,這是從前寫作經驗中我較少有的過程。每一次接受回饋的同時都深深覺得自己的文章有人會認真看,便有一種相知感油然而生,難以言明。

但也許是我還在適應,不是那麼快速能掌握每種文章所特有的寫作方式,且主題或任務常常突然出現在負責的工作項目內,有些時候不是能夠完滿的達成任務,必要時也有大修稿或延遲交稿的情況,常覺得不太甘心或者不舒服(這個詞是女人迷中的術語呢),覺得自己要學的事情還很多,時間上的控管也要加強。

我想這就是我來女人迷實習所要學習的功課:坦誠面對自己的不足,並且希望用能力所及的情況下盡快補滿自己的不足。(推薦閱讀:

另外, Content 夥伴有的時候也會對同一篇文章的看法產生分歧,不過在女人迷中,聽見不同聲音,接受不同的想法,一直是夥伴們所追求的討論氛圍,大家都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只要學會勇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大家都會尊重你的意見,且納入討論的過程。

像 Audrey 曾說過的,「我喜歡挑戰我想法的人。」在女人迷裡我們所追求的都是對事物有自己的看法,愛自己的看法,為自己的觀點辯護。 因為你的觀點就是你,如此特別,絕無僅有。

特有的男性視角與第一手的女性觀點

我想一定很多人好奇女人迷裡面的性別比到底是如何?沒錯,女人迷的工作夥伴幾乎都是女生(除了我之外,只有 Service Lab 的四位工程師也是男生),這也滿符合大家對女人迷的印象。所以身為一個男生在女人迷裡面生活,常常在性別視角上有有意外性的衝擊與收穫,當初進來之前我有預想過會有這種情況,但沒想過能夠獲得這麼多不一樣的看法。


Content Lab 早晨報抱後的報抱牆

以我所在的 Content Lab 為例。編輯人匯聚的 Content Lab 裡有個特有的文化(或公事?),叫做「早晨報抱」,擁抱發生在自己身邊的各種新聞,每天都早上都有約莫一個小時的時間,夥伴們會互相分享最近看到的幾則新聞,說說自己對這些新聞的看法。

畢竟女人迷是以性別意識掛帥的媒體,當中所分享的新聞,常會特別注重與性別相關議題的新聞。身為一個異性戀男生,可以透過這個機會聽到第一手過往我不曾留意(或被身旁男性聲音所淹沒)的女性觀點對這些新聞的詮釋。

比如,之前的拉肩帶事件,那時候我以為「拉肩帶」是個久遠以前的名詞,因為在我求學的過程中,真的殊少在我眼前發生。(推薦閱讀:

但我不曾看見,不代表它沒有發生,看著 Content lab 的眾多女性夥伴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出自己的親身經歷,夥伴 Audrey 對拉肩帶特別有感,不僅說去他過往的經驗,還跟報抱的夥伴還原過去他被拉肩帶的過程,深刻地說出他當時的感受與身為女性進退兩難的處境(對拉的人生氣也不是,選擇隱忍也不是),其他夥伴也深有所感紛紛解析面臨被拉肩帶的種種困境。

我才發現,原來過去我在國高中的課堂上,我所以為那些女生們的沉默,可能完全跟我想的不一樣,其實他們心裡都是有股聲音的,只是環境跟社會不允許他們說出來,現在,我來到女人迷卻可以聽見這些聲音,我覺得相當珍惜,而且也從中得到很多體會與發想。

還有一次新聞中提到「回收人」這個詞,我當下是看不懂的,但夥伴 Mia 馬上告訴我是指竹科的工程師,因為調侃他們常會接受一般男生無法接受的女孩子(這當然是貶義,無論對男女雙方都很不友善)之類的概念,聽完瞬間感到怎麼大家對性別有關的「行話」都懂得那麼多呀。

才想通應該是因為女生在這麼社會上面臨到太多不友善,所以對這些用語會特別留意,聽聽夥伴的分享,也常補足我過去會疏略的部分。(推薦閱讀:

Content Lab 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方。這裡的夥伴都對文字有很多看法、見解跟感覺,每個夥伴筆下的世界截然不同又互相包容,我們互相討論彼此的文字,互相當對方的讀者,在這裡作者可以直接接收到第一手讀者的回饋,你會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文字給別人是什麼感覺,造成他們什麼啟發或想法。

好像看見你的文字是個會呼吸的生物,活生生地影響他人。我是個喜歡看字寫字的人,所以我很喜歡這裡。

實習的日子一眨眼已經過了快兩個月了,除了平常例行的編輯作業外,隨著各種不可預期的時事與事件發生, Content Lab 每天的生活其實完全不單調。我們迎接、處理各種性別新聞,也希望自己能更快掌握我熟悉的、不熟悉的主題,為這些主題提發聲,提升自己行文撰稿的效率,讓每週女人迷都可以討論到更多不同的議題。


5 月 28 日,市府往場前,一起更女人迷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