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要一個黃昏,滿是風。和正在落下的夕陽
如果麥子剛好熟了,炊煙恰恰升起
那隻白鳥貼著水面飛過,棲息與一棵蘆葦
而蘆葦正好準備了一首曲子

從一棵樹裡出來,我們必將回到一棵樹
一路遙長,我們收拾了雨水,果木,以及它們內心
的火焰
而遠方的船正在靠岸

我一下子就點燃了爐火,柴禾瀰漫清香
遠方的鐘聲隱約傳來
那些溫暖過我的手勢正一一向我靠攏
彷彿蓮花回到枝頭

如此
足夠我愛這已破碎,泥濘的人間

——余秀華〈足夠〉

我們常常要離開城市
去看一座山
看一些很遠的地方
對著它著迷
我們知道
那些地方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
我們只是去看看它
看看還回去
回去作各樣的人
作各樣的人並取得
各樣的評語
只是過一陣我們就覺得
心裏空空的
就想去看山
看一些很野的地方
然後一聲不吭的回到城裏
不再注意細小的事物
和繁瑣的情勢
並漸漸學會了
自己給自己下定義 

——沈奇〈看山〉

// 好安靜的一首詩,但願我們有山無山的日子,都能看見生活的細節。

我愛我生命中的晦冥時刻,
它們使我的知覺更加深沉;
像批閱舊日的信札,
我發現我那平庸的生活已然逝去,
已如傳說一樣久遠,無形。

我從中得到省悟,
有了新的空間,
去實踐第二次永恆的生命。

有時,我像墳頭上的一棵樹,
枝繁葉茂,在風中沙沙作響,
用溫暖的根須擁抱那逝去的少年;
他曾在悲哀和歌聲中將夢失落,
如今我正完成著他的夢想。

——里爾克〈我愛我生命中的晦冥時刻〉

我喜歡
在那裡呆一下
假裝自己也像那樣
曾經那樣
或即將那樣

眼底有光
性格頑強
跑起來像霧
睡起來像豬

能飛翔於屋瓦之上
接近過閃電與風
接近過銳利的爪
荒廢的夢境
滿月託付的秘密

並且曾在某個黑暗的邊緣
就像一顆即將凝結的露珠那樣
就像一顆即將蒸發的露珠那樣
深深地了解過
一次
盛開的黎明

在破碎的血光
與凌亂的毛髮

並且對於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
從不懺悔

——隱匿〈野貓〉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不要悲傷,不要心急!
憂鬱的日子裡需要鎮靜:
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心兒永遠嚮往著未來;
現在卻常是憂鬱。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將會過去;
而那過去了的,
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