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湯唯與吳秀波再聚,演人海中茫茫,一個陌生城市裡、兩顆脆弱的心。寫的看似愛情,卻更多是人生的失意與孤獨。更多時候,陪伴我們的不是愛情,而是自己。(推薦閱讀:

能不能早一點遇見你?
能不能錯過一些自以為是的愛情?
會不會有個人在平行線的另一端等你?
會不會有個人從來沒見過,卻比你自己還懂你?

每個女人都在等待一份真摯的愛情,相信每一次走在眼前的那個人是命中注定,就像「北京遇上西雅圖2之不二情書」的焦姣,從小就生長在龍蛇雜處的賭場世界裡,失去了父親之後就只能一個人學習遮風避雨,用各式各樣的方式掩飾脆弱的靈魂,渴望能真心真意對待她的人,於是遇見每一個令她怦然心動的人都毫無忌憚付出真情。(推薦閱讀:

只是愛情來的太突然,往往也太茫然,遇見了一個又一個的負心漢,遇見了一個又一個把她當玩物的男人,遇見了一個又一個讓他以為是真愛的另一半,不禁要懷疑,整個世界的愛情是否與自己絕緣。

總有個偶然,或許是巧遇,從未喜歡書寫,卻因一本書跟遠方的陌生人搭起了線,對方是圓是扁也不可得知,只知道查令十字路 84 號裡面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兩人彼此書寫二十年的情感,從未見面,卻互相愛戀。

透過一本書,原本是誤會,開始「澳門」跟「洛杉機」的往來,一個是內心期待愛卻害怕愛的職業賭徒,一個是早年離開他鄉到異地生存的房產經紀人,兩個世界,一樣孤獨,書信成了孤獨內心唯一的出口,沒有人懂她們的世界裡,在平行線的另外一端有個人等著她的來信,讓枯燥又乏味的人生開始有了期待,只是倫敦查令十字路 84 號也有不在收信的一天。

「北京遇上西雅圖2之不二情書」寫的看似愛情,卻更多是人生的失意,人與人之間孤獨跟不甘寂寞的情緒,書信帶來時間的差距,距離帶來情感的發酵,面對過往,別說我們沒有選擇,只是習慣自我保護,不去選擇。

電影裡面沒有北京也沒有西雅圖,更沒有所謂的情書,每一封來往的書信,更是自己與自己的對話,所有的選擇,都是十字路口的交叉點,只是如何放下過往的執著。(同場加映:

若說最打動人心莫過於住在洛杉磯百年老宅夫婦,看似配角,卻演活了大江南北數十年的顛沛流離,有多少動盪年代活了下來,能與結髮妻子在異地孤獨鄉愁。

老男人一輩子依賴老女人,老女人一輩子照顧老男人,老男人希望老女人比她早死,因為就不會這麼悲傷。

喜歡裡面那句「你別怪我說話不好聽,八成啊你會比我先走。那也挺好,你膽子小,又笨。我先走的話,家裡那一大堆事你怎麼處理。你又愛哭,留你一個人在那哭我不放心。老太婆啊,人死之前,有病,有痛,確實招人煩。不過你放心,你再煩,我也不會嫌你。我脾氣不好,你要是到了那邊,願意的話,就等一等我。」

若說湯唯跟吳秀波是平行線的交叉點,現實豈能有這樣的故事存在,但秦沛飾演的老爺爺詮釋的是人生最實際的愛情。

我覺得最美的情書,就是爺爺教奶奶的四個字,她的名子,一輩子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