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問是新型態政論節目,透過新媒體、新創、設計以及線上直播的聯手合作,和 g0v 的協助,希望跳脫政治口水,能讓政策討論變得有趣,並激發彼此對於公共議題的討論。女人迷這次也來到政問現場,為你獨家直擊行政院長張善政即將離職的心聲,節目中張善政不僅提出自己在四年任內的觀察,也為蔡英文政府的林全內閣提出建言。(新政府觀點:【女人迷獨家】「搭建年輕人的舞台,是回家最快的路」蔡英文給台灣問題的五個解方

行政院長張善政在小琉球行程後,特別來到新型態政論節目「政問」現場,談科技閣揆的告別感言。在主持人張鐵志的開場後,張善政說自己即將在一週後離開內閣工作的心情是「一天比一天輕鬆,一天比一天期待。」

張善政雖以「輕鬆」來談行政院長職位的終點,但在現場中卻直指台灣的沈重議題,除了談長期關注的科技資安問題,也赤裸剖析了一路的心路歷程,從政府這「大機器」的體制問題,到國民黨敗選、藍綠惡鬥、卸任感言,張善政的真實心聲不吐不快,毫無保留地與觀眾分享。

從業界走入政府:張善政談雙方對立

進入政府工作不知不覺已四年,張善政在 2012 年從 Google 公司亞洲區硬體管理總監接行政院政務委員,負責科技事務,這個進入部門的起點是他自願的,只是沒想到後來「莫名奇妙一直換工作」,陸續接了科技部長、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長,都是沒預料的例外,「不知道怎麼就接了」。

宏碁電子化事業群副總經理、Google 亞洲硬體管理總監,入閣之前,張善政在資通訊產業 10 多年,更早之前,他是台大土木工程系的教授,以及國科會企劃考核處長。同時擁有硬體和軟體的業界經驗,又經歷過政府單位的歷練。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張善政比起其他政務官,更知道務實的重要性,更敢直言問題的核心。

他在走入政府之後,看到了業界與政府對立的嚴重,因為政府會擔心有圖利特定廠商之嫌,而綁手綁腳。張善政也舉自身經驗為例,認為解決對立的方法,是讓政院較高層級的首長,兼任資訊長的職位。

「我當初在當政務委員的時候,都要一個一個部會去拜託,但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能有由上而下的部門整合」

隨著數位政府和智慧政府的發展趨勢,由熟悉業務、且較高層級的官員兼任資訊長,更可以協調資訊和業務部門的協同合作。

談兩黨惡鬥與國民黨的敗選:與年輕人相隔的遙遠

準行政院長林全日前公佈閣員名單,包括正副院長、秘書長在內共 31 位閣員,平均年齡達為 60.7 歲。2008 年馬政府上任時的首任閣揆劉兆玄的內閣團隊平均年齡 57.73 歲,曾被外界譏為「千歲內閣」,但目前林全團隊甚至較千歲內閣更為「高齡」。

對於新任內閣,張善政認為「民進黨也未在八年期間反省,去尊重年輕人」。如同 2008 年國民黨重返執政時,任用了許多自身智庫的人才,但這些人才實際上都是過去官員的重複任用,並沒有真正向外吸納新血。

年輕人的失望,也正是張善政認為國民黨流失選票的主因。在國民黨敗選以後,擔任「救火隊」內閣,張善政談起敗選,直言時代已經變了,「政府要好好思考年輕人怎麼看這個世界」,政府與年輕人,當公務體系連工具應用都跟不上世代時,了解年輕人成了困難。(延伸閱讀:「這個時代,答案在年輕人身上」專訪創意工作人劉軒

「在野期間應該要好好反省,才有重返執政的機會。」張善政對國民黨未來四年下了註解。在政府任事期間,張善政認為藍綠惡鬥的情況嚴重,民進黨花費了許多力氣在抵制施政,但對張善政而言,此並非長久之計,真正的良性競爭應該是要建立在提出更好版本的政策上面,「就像長照政策,民進黨主張稅收,國民黨則強調保險,那就大家一起比較誰能逐漸提出更完善的主張。」

不只年輕人背離,在這樣空耗的運作之下,政府內部官員也深感疲憊。提起如當院長最想做的事情,張善政認為內部的整合十分重要,否則行政院也是「孤掌難鳴」,也讓即將退任的張善政鳴生「不會再戰江湖」之感。

張善政認為政府是個大機器,運轉並非靠院長一個人就能執行,而現在「錢」與「人」的制度無法讓院長願望與現實有了巨大落差,也讓公務員無法有所發揮,不能維持工作動機,以及培養使用新興工具的能力,而忽略了政策重要性。「就像是第三方支付,花了許多時間在溝通,上路以後也不圓滿。」張善政帶著擔憂地表示。

卸任以前的最大遺憾:新政府讓中國十萬網軍有機入侵

在經過一個月的黨團協商後,立法院在 5 月 3 日的院會中,通過由時代力量提案的廢止「國家資通安全科技中心設置條例」,讓 4月 1 日正式掛牌的資安科技中心,回復到原本委由資策會技服中心負責政府資安委外的作法,張善政直言這是:「親者痛,仇者快」。

此舉不僅讓資安政策無法延續,立院否定過往照規定成立的法人機構作法,也壞了公私部門之間的互信基礎。因科技中心正式廢止後,政府與技服中心團隊的資安委辦合約只持續到年底,但這種短期計畫模式並不利於人才長期培訓,若這批人另覓良木而棲時,政府則可能面臨資安能量歸零的困境。而這對於持續以網路攻擊台灣的對岸來說,是「最開心」的。

張善政在現場也提到,中國每天的攻擊以「十萬計都跑不掉」,好不容易提升了防禦機制,現在「一年都只有個位數得逞」,卻毀於一旦。

張善政直批:「民進黨因為還沒接手政府,不了解內部,就亂指問題」,也成了張善政口中「卸任前的最大遺憾」,卻完全使不上力,長期的努力就這樣眼睜睜化為零。

因為駭客的攻擊,往往都在還沒有做好準備時,就已經發動攻擊,如現在的物聯網(IoT)等,都將衍生更多的新興資安風險,此時,如果沒有讓資安問題分成三級,讓科技部對資安風險做統合因應,將使得臺灣置於各種應用的高度風險中。以自身十多年的業界經驗作為對照,張善政眼中新任的林全內閣十分「缺乏資訊能力」,他深怕在這段新舊政府的交接的空窗期,對於資安工作推動的延續性,是一大打擊。

卸任感言:新政府禁不起什麼都從零開始

在節目的最後,張善政也留下卸任感言,為這四年進入政府的歷程留下告白。

我們國家空轉很久,禁不起新政府什麼都從零開始,其實靜下心來看過去幾年的施政,其實過去很大比例的工作,不存在藍綠的對抗,都是在為國家的科技發展奠基,我們希望新政府開闊心胸了解,接受它,希望我們過去的努力,能夠當作新政府的基礎繼續往下走。

希望新政府接手後,繼續讓產業有所提升,用科技的方法,讓社會跟產業並進,對於全民沒有共識,帶有意識型態的問題,不要強推,先做能夠凝聚全民共識,撫平藍綠傷痕的議題,把大家的氣勢提升起來,這是我們全民的福氣,也是我卸任最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