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戀愛的時候,有時候你害怕受傷,有時候你害怕再也無法繼續愛人了,而之後你會明白,所謂戀愛,就是握有受傷的資格。我們之所以能夠溫柔,那是因為我們都是傷痕累累的人。如果你受傷著,珍惜你的悲傷,理解都是用疼痛換來的,疼痛紋身,你終將溫柔。(推薦閱讀:

「如果受過傷才能夠溫柔,那我們為什麼要承擔這種溫柔?你說你要睡了,要進入夢裡,我只希望你睡吧,睡吧,因為溫柔不是你的錯,受傷不是你的錯。」——宋尚緯

單身的日子,看很多很多的詩。詩裡躲藏的情緒很巨大,會從呼吸的身體孔隙鑽進來,溫暖跳痛的心臟,撫摸受傷的人,我像一隻貓,細細舔拭自己的傷口,流淚的時候只允許自己擦淚。

如果我們終於能長成一個溫柔的人,用寬厚的姿態,柔軟的心腸與世界共處,那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是傷痕累累的人,穿越荊棘地成為了現在。

溫柔其來有自,用疼痛澆灌,用眼淚餵養,受傷的地方結痂了,成為最不怕疼的地方,成為可能再受傷的地方。我們都有傷口,因而為人。

其實戀愛怎麼可能不受傷呢?後來我是懂了,愛情本身就冒著疼痛的風險,既痛且癢,繼快樂且悲傷地,編織一段關係。我知道我會受傷,可我依然要愛人,不貪圖全身而退的可能。

每次相愛都是一場風暴,是作用在身體與心靈的小型颶風,我每次都幾乎要不認得自己了,愛得千瘡百孔,每一次戀愛都逼出我不認得的我。可我越是受傷,越是知道受傷並不可怕;我越是受傷,越知道這不是我的錯。

所以即便每一次都覺得無法再愛人了,我也依然可以復活;所以即便傷痛如此巨大,我也願意與疼痛共眠,因為我知道疼痛會換來的是同理,是自由。

於是再一次一次受傷過後,根生出一個又一個越發不怕殘破的自己。疼痛會開出一朵一朵花,像紋身一樣纏繞我心臟,我於是成為一個傷痕累累,而明白自己終將溫柔的人。

多好。我睡著前,會這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