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點一首李榮浩的〈不搭〉,伴隨你這樣好嗎,別說不搭,可以總是重複問話,最近好嗎,紀念那一年傻得一塌糊塗的愛情。以為只要愛著就無所謂了,回頭看才發現當年是傻,對於當年傷害過自己的人,感謝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女人迷與海苔熊聯手的【心理學為你點歌】單元,在每週三的晚上七點,為你點一首歌。

這是一首,他最喜歡的歌,曾經我也喜歡。直到後來,我終於發現他為什麼喜歡。

他是在臉書上搭訕我的,後來發現我們有許多共同朋友,那時候我的生活圈很簡單,而他已經是把所有夜店圈玩遍(或許女人也玩遍了)的資深老鳥,就是如此在我好騙的年紀真的一頭栽進他的鳥巢裡,我們認識6年,就在一起6年,只是一度從正宮降之小三。(同場加映:

第一年因為我們遠距離(我在台中讀書而他在高雄)他在新工作環境中認識了「女朋友」,得知後大哭一場就沒什麼其他情緒的忘記那件事,過著我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朋友生日開了一場派對,我們重新相遇。他說著對不起我的種種理由,也說還是很想我。那時的我一定是喝醉了,竟然說:「那沒關係,你需要我就找我吧。」此時我就已經拋下課業回高雄待命了。從此,我不在乎他的那一段關係,也還在「想自由就自由、想要有人陪就找他陪」的快樂裡。

到了第三年,他說出想和「老大」分手,跟我「完整在一起」的想法,不過他要花一年籌備,也OK,我等。我心想:「都到第三年了還有什麼好不繼續的呢?」尤其在這不對等的關係中我卻如此甘願快樂,也終於知道什麼是愛。我談過幾場戀愛,都是享受被愛的角色,從來不知道什麼是付出、關心,我一向自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緊張親友朋友們的牽絆,只想做自己最快樂的事。直到他,讓我體會所有情感上的喜怒哀樂(還真是謝謝)在我終於準備能好好談一段感情時,他沒做到承諾,我們分開了。

第四年的某一天,手機來了一封訊息。他一樣說著有多想我,然後我們又複合了。

這次復合我們比以前更愛彼此,我們好濃烈,他更多時間在我身邊,聊了我們從未聊過的未來、聊了他會怎麼愛我,聊著聊著第五年到了,他真的單身了,卻不是真的完全的單身了。他讓我住他家,卻不跟任何人提起我們之間的事。他說,他已經做到當初對我的承諾。女人的第六感不可小看,極少在 what'app 逗留的他,卻在整場上班期間「在線上」,我開始一一過篩他最近聊過的人,猶如柯南般靈光想到會不會是他們店裡同事,查到對方的手機號碼證實兩人同時上線、同時下線,兩人同在工作地點卻用 app 私訊聊天。

一天、、兩天⋯⋯他開始帶她和朋友聚會,帶他去派對,開始關震動,手機背蓋著,連睡覺都壓在枕頭底下。受不了的我我情緒一來就找他吵架,想不到他竟然偏向那個女生,對我飆罵著:「她只是同事、而且還是朋友的女朋友又能怎麼樣,你看不慣、你不爽,就給我滾出去!」(推薦思考:

當時的我,因為跟家人關係不好離開了家裡,他想也沒想過我能去哪裡,一語不發地就幫我收行李。我哭、我求,留下來了更害怕的是要面對他與朋友嘻嘻哈哈,轉過頭是另外一張臉,只要吵架就是要我離開。

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他背棄了我,我開始不敢去觸碰他的東西,曾經喜歡的我開始討厭,吃過東西有不好的回憶變得不願再吃,走過的地方會繞路,放一樣東西時,想起不好的事會,拿起來重複動作直到想到好的事為止。

我知道自己病了,我毅然決然離開。這次不用他趕,我瀟灑的自!己!走!(同場加映:

我搬回台南和奶奶一起生活,開始接受治療,漸漸的走出傷痛,因為接受過幫助,所以也想幫助同樣心理受傷的人們,於是我正準備考試學業,當時沒好好過的大學生活,現在都要享受一次,只是從設計科系跳槽到心理學系了:)

對於未來,我有許多憧憬,我的人生還有很美好的生活。

後來,聽說他和那女生也沒繼續發展下去了。

我聽著他那陣子老是唱著的歌:「伴隨你這樣好嗎 別說不搭 可以總是重複問話 最近好嗎 話題都關於他 無傷風雅 誰愛他 跟我相愛誰都不搭」──我發現,其實更適合他的詞是:跟你相愛誰都孤單 (笑)。

或許感觸還在,腦海裡場景也在,但肯定的是愛已不在了。是不是有故事人生才完整。

你會謝謝過去傷害了自己感情的人嗎?我會。

Angela

Dear Angela: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反覆看了好多次有很多感動,一個人竟然可以為愛付出和犧牲這麼多,最終又可以再這些折磨中看透、自我被消融又浮現,毅然決然地離開,然後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愛。(同場加映:

「他們說的失敗叫苦苦等待 破壞也不願表態 現在這樣看來行為太古怪 用一個鏡頭留下感慨 沒姿勢可以擺」

因為怕寂寞而選擇陪伴,但又怕失去更為寂寞,所以選擇蜻蜓點水的陪伴,卻仍然無法填滿內心的空洞。我來了,我走了,尷尬但不用為責任付出代價,彼此饜足又各取所需,有何不可?

以前,我習慣把總是重複分分合合,或者根本從未公開承認的感情稱作「溜溜球戀愛」[1, 2]或「似戀關係」[3],不過後來漸漸發現,這樣的名詞往往不能抓到更深的心理動機:「為什麼有些人願意選擇這樣不穩定的關係?」(推薦閱讀:

關係擺盪者

「伴隨我這樣好嗎 雖然不搭 目前還談不上牽掛 也不要 路人甲的對話 刻意擺弄頭髮」

這是一種「不願意靠近,卻又不願意只剩下自己」的關係。劈腿者在多段感情中尋求一部分的滿足,但因為沒有一段關係是真正能完全滿足的,只好維持目前這種若有似無、又彼此撩動的感情。如果用卓紋君的台灣人愛情風格來看[4],他們可能是屬於「游移手段型」:

  • 當這段感情有爭執裂痕、或是沒 Fu 時,他們會傾向找備胎
  • 把「拒絕對方」當做是增加自己愛與慾望的方式
  • 因為寂寞而勉強湊合找一個伴
  • 覺得只要愛上了,就可以發生關係。

研究顯示,他們也比一般人更容易劈腿、更容易在不同段沒有承諾的感情中遊走[5],這樣的人男性(尤其是大男人)較女性多[4]。但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比較快樂(關係滿意度較低),反而越愛越寂寞,越寂寞又越想找伴,就像是吸毒一樣。就像你提到的那句歌詞,跟他相愛誰都不搭。(同場加映:

可是,他們看似不願意真心地去愛一個人,其實更痛的原因是,他們無法相信有人願意真正地愛自己。

「就是因為你不好,我才要留在你身邊,給你幸福。」──《霍爾的移動城堡》

不過,他們一直以來都想錯了。他們真正需要的並不是抓一個人陪在身邊,而是能夠好好地將自己留在自己身邊。寂寞時不向外追尋,恐懼時不逃跑,害怕時不去躲起來,孤單時不找人來倚靠,唯有將自己留下來了,真正的幸福才會長出來。閉上眼睛,對心中這個倔強又脆弱的大男孩說聲:雖然你不好,但我仍然願意留在你身邊,給你幸福。(推薦給你:

慣性小三的弔詭

我們都期待愛情是兩人世界,但悲哀的是三個人的關係往往是最穩定的,這就是愛情或親情當中經典的三角關係(triangle relationship)[6-9]。

例如,最近我讀到一些精神分析觀點的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書寫的文字[10-12],發現他們對於「慣性小三」或是「長年困於第三者關係」中的人有一個很有趣的描述:那些一直在當小三,或是總是陷入三角戀愛的人,雖然嘴巴上總是說希望對方有真正屬於他的一天,但當對方真正回歸到自己身邊、斬斷周邊桃花之後才發現,其實對於「兩個人的關係」,自己是有許多的不安與不習慣的。於是,不久之後對方「果然」又去偷吃,讓彼此回到一種「三個人穩定」的狀態。

當然,這只是一種觀點,我相信在三角關係中沒有任何人是完全快樂的,但是這種不完全的快樂,不被滿足的「半滿足」狀態,會不會正是讓彼此糾葛下去的重要動力?(推薦思考:

幸好,那些糾葛我們的,往往本身也攜帶著療癒的能力(一個魔王把殺他的寶劍放在王房前面的概念),就像你最後所選擇的,三角關係的弱點是只要一個人從這段關係中抽離,這段感情就難以維繫(不論是妳和他,或是他和她)──除非,他們找到另一個人當他們的第三角──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總是小三扶正之後,又再度淪為二次小三。

做一個有故事的人

不過,再多的解釋也比不上親身經歷來得貼近,就像你說的,有故事的人,生命才完整。對於過往回憶的看透或離開,笑著感謝,其實是一種對過去受傷的自己的一種和解。

某天,當你輕閉雙眼,或許還會想起他那雙厚實的手,抱著你的背,指痕陷入的溫柔,同樣奮力著試圖留住一些什麼,卻老被時間錯過。但幸好,還是有些東西在你的背脊裡沈澱下來,變成更好的你的一部分在胸膛,閃閃發著螢火蟲般的光亮。

然後在心裡默默跟他說:謝謝你,曾經看見我的光。

海苔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