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暖暖插畫專欄啟動!暖暖的作品療癒細膩,冷靜中透露一絲甜蜜。接下來,他將在女人迷以插畫看世界。第一篇,就以閱讀阿德勒心理學的角度開始,關於被討厭的勇氣,是生活的實踐!(推薦閱讀:

我算是喜歡看書的人,看的書沒有固定領域,冷知識、哲學、小說、漫畫、兩性、歷史、科學等等都喜歡拿來翻翻,每次讀到不錯的句子或者嶄新的思維,就會用文字記錄在筆記本上,時間一長,我漸漸習慣用文字思考,圖像卻反倒是隨文字而後生。

前陣子與友人借了一本最近很暢銷的哲學書「被討厭的勇氣」,作者為岸見一郎、古賀史健。雖然是哲學書,但用字遣詞卻很淺,是一般人都可以閱讀的難度。主要內容為探討「阿徳勒」這位哲學家的論述,論述相當前衛,顛覆了很多我們小時候所學的佛洛伊德、榮格的觀點。其中關於「愛」的解釋,我相當有感觸,便畫了這幅創作與大家分享。(同場加映:

人只有在感覺「只要跟這個人在一起,就可以自由盡情地展現自我」的時候,才能真正地感受到愛。沒有自卑感,也不必誇耀自己的優越性,可以處於平穩、極為自然的狀態。真正的愛,就是這麼一回事。——被討厭的勇氣,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P120

這句話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卻萬般困難。我觀察過好多對情侶夫妻之間的關係非常特殊,例如兩人始終相敬如賓,看起來很不熟的那種,或者是有一方以統治者的姿態支配著另一方的類型,也有總是互相挑戰著對方極限的案例。

其中統治者的情況更是出現在上一代的長輩之間,因為父權社會,統治者多半是男性,在這樣的家庭中不時會聽到「你惦惦拉!」、「你懂什麼?」、「男人的事情女人懂什麼?」這類的話,而往往處於弱勢的女性還真的摸摸鼻子悶不吭聲了,頂多在嘴裡小聲嘟嚷個幾句,便默默離開。現代年輕一輩之間比較少聽到這種吆喝聲,取而代之的是用另一種方式與價值觀支配著另一半,無關性別。(同場加映:

支配的意思並不是只有命令,包含了更廣的含義,例如改變對方價值觀、削弱對方的主體性等等,日子久了,這種模式也成為習慣,漸漸的失去自我。我並非要指責誰對誰錯,兩個人在一起有自己的相處模式,但能不能做到自由的盡情展現自我,我認為才是真正的愛。畢竟另一半愛上的應該是真實的我,而非是被塑造之後的虛無空殼。

不知不覺好想講的太過嚴肅,關於阿徳勒的哲學我也還在努力實踐中,我要是都做得到,早就去當哲學家了。回到插畫上面,這個構圖其實還有一段小插曲:

結婚之後的某個早上到公司,用一樣的笑容跟同事說早安,
同事便說:「你看起來真是容光煥發!」
我說:「有嗎?…」
同事:「有阿!果然被求婚後就是不一樣。」
我:「最好是,明明一樣。」
同事:「好啦好啦,新娘做什麼事情都有光,連放的屁都是粉紅色的。」

於是我就畫了粉紅色的屁,以及象徵愛情的粉色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