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原來愛情裡也有不同性別角色的期待,親愛的男人,我想卸下你的重擔,做你溫柔的港灣,願我是你共享脆弱的那個人,只要能在一起,就足夠我幸福快樂。(延伸閱讀:男人解放你的眼淚吧!熱淚,是最溫柔的勇敢

「對不起,我不夠好,不想再耽誤你的青春。」看著電視劇,你的心也震動了一下。這樣的話他也說過。

「分開吧,我不好,如果你是我女兒,我不會允許妳跟我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有人說,這只是男人的一個漂亮說辭,事實是他根本就不愛了。你被弄糊塗了,始終分不清什麼才是真的。

但這也讓你發現,有時男人身上肩負的擔子,比我們想像的更重,更沉。當他們被社會深深期待,要勇闖戰場,勇猛殺敵,建功無數,功成名就。不許脆弱地眼淚。

溫柔與情感,之於他們,就只能是小情小愛。縱然深深愛過,就算心撕肺裂,他們也只能假裝無傷大雅,按住溢滿鮮血的傷口,給眾人一個微笑說:「我很好!怎麼會不好?」然後繼續打著電動,以麻痺心臟的痛。

你開始慢慢懂了,原來一首首情歌也有性別,唱出男女愛情的不同。

女生唱<無條件為你>、<理想人生>,柔情述說那些年不顧一切相愛的勇氣,卻無奈分開後的嘆息;男生用<我不願讓你一個人>、<你算甚麼男人>,悲壯歌唱不得不放手的自責,與希望對方過更好的祝福。

「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用更好的物質生活,就足夠我幸福快樂。」如果有再一次機會,你想輕聲地對他說。

最真實的愛情是兩個人能互相脆弱依靠。偶爾,你也願意做他溫柔的港灣,下班後聽他抱怨老闆,受傷時為他包紮傷口,脆弱時給他溫暖擁抱。他不必最勇敢,不必最完美,但最是信任你,交付予你他破碎的靈魂。

但也許,他終究不懂。永遠不懂,你願共享脆弱的想望。

「那個人啊,愛情啊。疼痛的,心啊。曾經愛過,現在依然愛著,不得不放手的,那個人。」──《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