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茄子皮之前在監獄做替代役時,和獄友阿文聊天,在爬梳這段犯錯的過往時,他領悟到了不要再怨天尤人,抱怨「為什麼」,而要練習接受過錯,才能停止再次錯過。(延伸閱讀:【人類圖氣象報告】不要攻擊自己,不要輕視自己

當我在監獄裡面的時候(服替代役啦),曾有次機會和一位精通書法的受刑人阿文,一起工作.他非常厲害,隸書、草書、楷書樣樣熟稔,監獄裡頭許多在牆壁上的書畫都是出自他的妙手,稱他為我們監所裡的書法大師,一點也不誇張.

那一次,我在旁邊戒護他寫春聯,自己也提起毛筆和他一起書寫,雖然知道他是因為「殺人」才在監獄裏頭待了二十多年,有點顫慄!但是在一旁觀察了幾個小時,看著他屏氣凝神的寫字,眉宇之間絲毫沒有一點暴戾之氣,於是便鼓起勇氣和他對話。(編按:以下茄子皮簡稱「茄」,阿文簡稱「文」。)

茄:「阿文,你書法學多久了啊,寫得真好!」

文:「喔!我小學就有學了啊,那時候比賽就常得獎,可是後來就沒再寫了,是之前在另一個監獄,有位長官幫我弄了一張桌子,希望我可以重新開始練字,才又恢復的。」

茄:「那,我可以問你問你一個問題嗎?如果不舒服,或是不想說的話,可以不要說,沒關係。」

文:「哈!茄子(台語),有什麼關係,你問啊!」

茄:「你是為什麼進來監獄啊?」

文:「原來是這個唷,你是問哪一次?」

茄:「很多次嗎?那問第一次好了?」

文:「當兵的時候,有一個長官老是仗著權勢欺負比較弱小的弟兄,有一次我不開心就走過去揮他一拳,後來放假就不敢回去,逃了兵。」

茄:「這要關這麼久喔?」

文:「沒有啊,那一次關出來之後在外面,遇到我好朋友的女朋友被別人仙人跳,我覺得看不慣這種行為,就去教訓他,結果不小心教訓過頭⋯⋯他就⋯⋯翹了。」

茄:「那,你不會覺得後悔嗎?」

文:「為什麼要後悔,過去的事情又不能改變!」

茄:「也是啦!可是你都不會覺得過意不去嗎?那個人的家人因為你的不小心,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家人,他們一定很難過。」

文:「想這麼多有什麼用,做了都做了,在監獄裡面生活還是要過啊。」

茄:「那你現在回頭看,你會怎麼樣看待那個時候的自己?」

文:「唉!年輕的時候是比較衝動啦。」

茄:「所以,你會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犯了無法挽回的錯?」

文:「我不會想這麼多,這樣根本無法前進,在監獄裡面那麼多年,我常常聽很多同學嘴巴上在說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錯,非常後悔、要悔改,但是都來到監獄裡了,還是一直搞一大堆有的沒的把戲,打架、誣控濫告、找長官或同學麻煩,嘴巴上說承認自己犯了錯,身體上倒是挺誠實的。對於自己已經做過的事,我們無法改變,只能接受。」

茄:「喔⋯⋯接受?有意思,可以多說一點嗎,對你來說什麼叫做接受?」

文:「很簡單啊,好好在監獄裡生活,該工作的時候就工作、可以學習的時候就學習、應該要互相幫忙的時候就互相幫忙。這裡的同學啊,要不整天在那邊後悔、抱怨,不然就是找人洩憤,或整天想著出監以後的事,難道就不能好好在裡面生活嗎?」

茄:「你一開始就是這樣想的嗎?」

文:「哈!沒有啦,我其實也是近幾年才開始轉變我的想法,以前我也跟他們一樣,老是不能接受自己做過的事,整天都在監獄裡頭胡作非為,一直到有一天有位長官為我準備了一張桌子,和我說:『阿文,上次聽你說小時候很會寫書法,有沒有興趣重新來過?』 那一次之後,我的牆內生活開始有了重心,工作完成後我也不會看書或做其他事,就是都在寫書法,所有的空檔都被書法充滿,我開始發現,以前我老是糾結在過去犯下的錯,自責也好、推卸責任也好,都是不接受啦,所以我想要好好的服刑,好好的過我在裡面的生活,其他的都不想了。」

茄:「真好,我也要多跟你學習,我也常常受到已經發生的過去糾結,但你說的沒錯,過去發生的事情沒有辦法改變,我們只能改變今天以後的自己,那些不接受過錯的時光,讓我錯過了很多事,我不想要再錯過了。」

許多時候我們認為自己犯了某種過錯,或是覺得別人犯了錯,結果讓我們來承受,你可能會想:「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這樣的事降臨在我身上?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 算了吧!累了,「為什麼」這三個字,是永遠都追究不完的,聽膩了嗎?換個問題吧:

「今天以後我可以怎麼做?」

追究或糾結於過錯的時候,我們不知道又錯過多少時光了呢?練習接受過錯,才能停止再次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