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讀三毛,總會愛上她與荷西奔波天涯的愛情故事。然而那不只是故事,荷西死後,三毛獨自面向命運的哀傷與孤獨,是時代最細碎也沈重的事實。單身日記,看三毛字裡對世界最後的不責怪、不哀嘆,無論如何,都是愛過了。(同場加映:

單身日記寫三毛,紀念這樣一位一生都在與寂寞拼搏的女子。我們都知道她與荷西炙烈的愛情故事,很少人看見她一人面向撒哈拉廣袤沙漠的孤獨。

「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生下來就不停地飛,飛累了就睡在風裡。一輩子只能著陸一次,那就是死亡的時候。」——《阿飛正傳》

這是我想像中的三毛,她一生不止想死過一次,她是為愛情活下來的女人。

三毛生於烽火交錯的戰亂時候,越是亂哄哄,她就在書中尋寧靜致遠,她在校園裡是師長同學眼中的異類,淨是不說話,那麼格格不入。三毛在自己的心裡飄盪,至此,她與世界總是保持一段乾淨的距離,你不犯我,我不招惹。

她擺渡在不少關係中,只在其中一段真正停泊。荷西比三毛要小得多,荷西18歲的年紀他們初識,歷經分離,再次相遇的時候,終於得以相愛。《撒哈拉的故事》裡見他們逐著星辰生活、趁著太陽落山親吻、挨著沙漠的烈陽擁抱。歲月靜好,不過如此。曾戲謔自己為花蝴蝶的三毛,在這荒野中有了落腳處。

「他是我生生世世的夫妻,以前的一切感情的糾纏、枝枝節節都不算了,我就變成這樣純潔的一個人,就是他的太太。」

荷西的死,讓人瘋了。即便生,也是未亡人,三毛活回了二十歲前的樣子,只是還有文學相濡以沫,不再委身於世。

有一種單身是絕望的,我總想起那樣的夜晚,兩人圍著爐火,荷西唸詩給三毛聽。而這樣的單身也是幸運的,世上不會有第二個荷西,不會有第二個三毛,我們把最精彩最好的,都愛完了。

「偶爾零星的閃光,隱約著但是有一絲絲的溫暖,那是你方向。習慣朝你的方向,想念你。祈求你好好的睡,晚安,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