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盲人有夢,像黑盒子
記錄著事發之前的
光雷電
一幕幕包括,愛情發生的瞬間
世人的潛意識,都還不夠
純粹。就像我
過量的愛,在睡前
摻雜對你的遐想
熬夜成湯,蒸騰出霧裡
一張帶蜜的臉,笑著
一雙手向我伸出,如有神
點擊我而發出光芒
如何才能正確攜帶
災難現場的美麗殘骸,滲入
睡眠的沃土裡,反覆溫習
飛行途中那使我失事的某次相遇?
唯有使我瞎去,不再復見
與你無關的一切敘述

——黑盒子/湖南蟲


(圖片來源:來源

我告訴過你我的額頭我的髮想你
因為雲在天上互相梳理我的頸我的耳垂想你
因為懸橋巷草橋弄的閒愁因為巴赫無伴奏靜靜滑進外城河
我的眼睛流浪的眼睛想你因為梧桐上的麻雀都飄落因為風的碎玻璃

因為日子與日子的牆我告訴你我渴睡的毛細孔想你
我的肋骨想你我月暈的雙臂變成紫藤開滿唐朝的花也在想你
我一定告訴過你我的唇因為一杯燙嘴的咖啡我的指尖因為走馬燈的
夜的困惑因為鋪著青羊絨的天空的捨不得

——我告訴過你/陳育虹

// 想念是很綿密的。

蛇在凍土下昏睡。
人在上面走過,誰知道?

任何地方都太遠。
對於不願意醒來的人來說
任何夢
都不能把她好好安頓

誰在冬天裡仍有羽毛般的心--
讓我們再多等一會兒

在帶刺的花蔭下
永遠做那新來的
不管誰來把我們帶走

——〈在任何時候醒著〉蘇淺

你是地震
地震下寰宇的高樓
唯一不動的房間
當我走進
我就恢復成男人了
以小手覆蓋你大手
用短短的手臂環住你胸背
回覆你不斷召派各式使神
予我的保護
我就恢復成孩子了
這樣的對待被對待
翻出一朵魔術花
完成
一種新太極
就在此刻
我們
肩胛之間碰撞
也形成一種
強烈的骨氣
割喉的愛情
在床上
我們的唇是梅雨季曬衣
乍晴又雨永遠不乾燥
我明白
萬物不斷寂滅的定律
人事終有終點的道理
但現在

不願意也
無法去想

——枕邊情詩 ◎李雲顥

// 你說的道理我都懂,但不是現在要想的事。

你總會有情人的
不要露出悲哀的樣子
這通緝看不見近乎透明
在很久的以後,必然
就變成了歹徒
也許就下一刻轉角
默默底喜歡如地震小晃勃起
誕生你的愛情於這樣的文明

你總會有情人的
當多年以後
悔恨的鱗片在鏡前閃爍反光,你想著
如果能回返最初的夜晚
觸動繁複的繩索,拉開迷團似的帳棚
第三隻眼仍注視著
安靜的動物奇觀
獨角是一封神標誌應無問題
羞澀引發森林大火在深山裡面
默默垂下你誕生於這樣的文明

而你總會有情人的
儘管如此,這首詩不便存在了
卻至少會有一個情人
忘了自己也要記得你
曾經霧氣奔流草葉翻飛
一種輝煌是
無聲小晃的地震般緩緩勃起
但穿越密雲垂下你的愛情於這樣的文明

——你總會有情人的 ◎鯨向海

// 生命中會有一個人,即便忘了自己也要記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