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謝淑靖的採訪專題,這次介紹一群特別的街舞奶爸們,他們從學生階段跳進婚姻,成了老公,最後再成了家庭裡的老爸,血液裡的反叛精神絲毫不減,當街舞奶爸遇上劇場媽媽,舞蹈與劇場的跨界,會擦出什麼火花?(推薦給你:

劇場本是一種需要具備各種本事與彈性的工作,成為媽媽之後,一方面要提供給孩子有規律的生活,一方面又要在變化性大的環境中維持工作,要兼顧實屬不易。這兩年,卻遇見一群更不容易的人,他們是「街舞奶爸」!


(2015赴北京參加節目)

台灣街舞的年紀剛進入青壯期,從引進台灣到現在的風行,大約三十年的時間。卻有一群人,從他們高中時期就走入街舞世界,把大人眼中次文化的流行,甚至是一種不良少年才從事的活動,變成一種藝術,一種風氣,一種可以成家立業的職業!

從學生時代,跳到戀愛,從戀愛跳進婚姻,從單身跳成老公,從老公跳成老爸,他們依然在街舞的領域堅持不懈,希望讓更多的人,可以體驗他們從街舞中感受到的釋放與揮灑。


(年輕時代的TBC)

台灣教育有個奇妙的現象,如果我們的孩子小的時候會唱歌、會跳舞、會彈琴,爸媽一定會很得意,孩子這麼有才藝。但是大部分的父母,並不樂見這樣的才藝,變成大學主修或是未來職業。包括我本人在內,到了三十幾歲,已經當媽媽了,還是會被父母關切,賺不賺得到錢?生活有沒有問題?想來表演藝術工作者,還是這個社會中的少數、異類,被擔憂不上班怎麼能生活的一群人。(推薦閱讀:

而街舞需要體能,是個比劇場更受時間挑戰的嚴苛領域,很多舞者隨著年紀的增長,也必須面對是否要轉行、未來在哪裡的焦慮。而這幾位街舞奶爸,不斷的想創造平台讓更多的舞者可以延長街舞的生命,除了增加曝光機會外,也建立街舞教室、舉辦國際比賽、參與世界大賽、教育推廣,讓街舞舞者除了擔任藝人伴舞、成為活動的點綴,更提高了他們的社會地位。

經過多年的努力,街舞在台灣已經越發普遍,2008年世界街舞 Locking 個人賽冠軍周允斌(Win)甚至成為國立編譯館的高中體育課本封面,足以見得街舞在台灣體育界的被看見。(推薦給你:


2008世界街舞 Locking 組冠軍周允斌

而在街舞已經逐漸普及後,這群街舞奶爸又有了新的想法。

街舞的呈現方式,常常是一首歌的時間,以個人或群體的方式進行編舞,不同的舞種之間,涇渭分明,同舞種的選手又會以 battle 的方式,一較高下,像是一場接著一場的擂台賽。但這次,這些街舞前輩希望將短篇具有爆發力的街舞章節,編織成完整敘事的舞劇,一如美國由來已久的街舞電影,讓街舞成為表現的主體,而不再是配搭。

而這次與他們的合作,也讓我這個肢體白癡的劇場媽媽,接近了「街舞」這個我以為此生無緣的表演藝術行當。試著以劇場編導的身分,跟一群世界級的街舞舞者還有編舞老師工作。這次的製作,是台灣首發,以純街舞舞劇的形式呈現,而且為了要全新創作屬於台灣的街舞音樂,並讓舞與劇情結合的更緊密,我們在沒有音樂的狀況下,工作了三個月,等到舞與劇的融合已經達到一定程度,音樂與音效再加入,這對從音樂發想舞步的舞者或是以音樂發想劇情的音樂劇導演來說,都是莫大的挑戰。我們也從對對方領域完全不熟悉,到慢慢摸索與對方溝通的語言,朝著未曾碰觸過的境界,緩步前行。

對我來說感到難得的是:他們已經在自己的領域,達到相當傲人的成績,被譽為街舞界的「台灣之光」也絕對不會有人質疑。為何還要冒著風險,低下頭來,向另外一個領域取經,彎著腰重新開始呢?

這樣的嘗試,可能會失敗,也可能被各自原本的業界譏笑為不倫不類,跨界本有它的風險存在,對我來說也是。但是他們希望將街舞擴展出去的心願,卻讓我很是感動,我們存在這某種相同的軌跡與信念,讓我們在各自成為爸媽之後,還願意為著將表演藝術推廣出去而努力。

|
(左起:周允斌一家、彭英倫一家、黃柏青一家、黃柏翰一家)

街舞源自美國街頭,從黑人開始崛起,代表一種受壓迫的族群,用身體動作表達心聲的方式。搭配塗鴉、饒舌、DJ,宣洩對這個社會的不滿,也作為對壓迫階級的抗議。這種並非源自本土的表演藝術,開始在台灣流行時,不管舞步或音樂還是多為模仿,再慢慢融入台灣舞者自己的詮釋。

但在衍伸為舞劇時,就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身體語言,講述自己的故事,不然如何做出具有台灣原創性的舞劇?不然就會像話劇搬演翻譯劇本一樣,感受到演出者與文本時空背景之間的巨大落差。

於是我掌握了「階級」、「壓迫」與「釋放」這幾個關鍵意念,並將觀賞族群的思考,從熟知街舞的青年男女,擴張到社會上的各行各業。不同於美國電影,總把街舞的主要角色定為年輕人,場域定為學校,高潮點總是為了一場比賽。「街舞」本是來自街頭,街頭本是屬於各行各業所有的人,而所有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框架與壓迫,那並非來自另外一個階層,而是那心中隱形的牢籠。

是什麼困住了我們?我們想掙脫的是什麼?真正的自我到底長得什麼模樣?是這次街舞舞劇想要表達的主題。

台灣是個一直被殖民的地方,甚至連一個「國家」都不算是,常常一個殖民者來到,就要我們忘記自己的語言與歷史,將飄洋過海來的文化活生生吞下。而我們在下意識當中,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壓抑,學會否認自我,只要符合社會期待,就能在一點點惆悵的情緒中安然活下去。

這齣舞劇,適合街舞的愛好者,但更適合對街舞陌生,卻想改變現狀的人們闔第觀賞。你會感受到心中那騷動的因子,在對你呼喊著自由,讓我們一起動手解開,那來自國族、來自生活、來自心靈深藏的結痂。在這裡你可以聽到喚醒你記憶的民謠旋律,又能聽到舞動你心靈的重拍節奏,就像劇場媽媽與街舞奶爸,在兼顧夢想與現實的路上,正連滾帶爬攜手奔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