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電影《單身動物園》裡單身有罪。45 天單身倒數後,如果沒有配對成功,會變成一種動物。當然也可以逃跑,你可以躲進「單身萬歲」的森林陣營,但從此之後你必須宣誓你的人生只會一個人過,跟任何人都沒有情感瓜葛,沒有曖昧沒有親密,只能一個人活。你甘願過哪種生活?(推薦閱讀:

看完《單身動物園》的晚上,我一個人躺在雙人床,在我不大不小的公寓裡,翻來覆去,幾乎失眠。我說不出來如果是我,我要怎麼選。

究竟要待在單身有罪的飯店,倒數45天,數著身為人的末日,猶豫要不要為了配對活命扮演陌生的自己,明白演得最真的人才被允許「幸福」;抑或我要逃跑,我要跑進伴侶制度是禁忌的森林,單身者禁止調情親吻或發生更多,必須過自己的生活、掘自己的墳,一個人來你就一個人走。

在那個單身者獵殺單身者的世界,逃出一個規矩,又走入另一個規範,我說不出來,誰比較寂寞,在飯店與森林以外,難道我們就無法相愛了嗎?

我們聽得多了,世界不需要標籤,我們要解放教條,自由自在的戀愛。可我們暗地裡依然用標籤識別彼此,心心念念的以肉身試探,你跟我一樣嗎?你喜歡什麼類型的電影?我們是不是同一種人?聽不聽同一種音樂?過不過同一種人生?有沒有同一種嚮往?

相愛的世界,甚至不容許模稜兩可。你愛哪種性別,你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只能選一個;你是近視還是眼瞎,你有沒有騙我,我們遺失共同點的時候,你臉上的失望顯而易見。

所以,婚姻家庭是扮演,單身很快樂也是扮演,我們都非常害怕,如果認出彼此不是同類,會不會忘了怎麼相愛?於是有人選擇微笑不說,有人選擇憤怒反動,有人舉起匕首,有人掉頭就走。

《單身動物園》是殘酷得不得了的現代寓言。我看的時候覺得難堪,或許,身在現代的我們,從來也沒離開過單身動物園,不停把飯店與森林活成勢不兩立的兩端。

那麼,可不可以不要選呢?可不可以活在飯店與森林以外,我沒有非愛誰不可,沒有非單身或非結婚不可,我只是能夠相愛而已。我但願我們逃跑到天涯海角,逃跑到框架以外,直到我們不再相信同類。

而你會知道的,我可以愛你,也可以隨時不愛你。這本是愛情,跟是不是同類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