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從來都是在找著自己的影子。《動物方城市》熱映中,那是個假設肉食動物與草食動物和平共存的烏托邦,那是兔子茱蒂心目中可以實踐理想的夢幻城市,那是狐狸尼克眼中不該做夢必須生存的城市,其實也像我們所存的社會。《動物方城市》是美國夢的現代寓言,你願做兔子茱蒂還是狐狸尼克?

「任何人都能成為想成為的樣子」,這樣美好的願望,聽起來就像一場童話。是的,大家,這的確是童話。是美國於1950年代之後做的一場大夢,而我們至今也還沒有從餘韻中醒來。

Zootopia 的原型是美國夢,一場關於自由、平等、公平的大夢。近年來的動畫片越做越精緻,劇本越來越好,角色分明。而看似溫馨簡單的橋段背後都蘊藏著深深的道理。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是沒有帶腦進去的,我只是打算進去笑樹瀨。但過程當中我卻感到有一些戰悚。因為這寫得不只是童話而已,這是在寫我們的社會,在寫現代人的寂寞與孤獨,迷惘與無助。在寫我們的角色、我們的身份,我們的靈魂。

或許我們太渴望自由,又太害怕孤獨了。整整一個世紀,我們一方面竭盡所能的證明我們無所不能,一面又作繭自縛深陷其中,將自己活成一個又一個的小群體、活得越來越像彼此。即便自由了,我們還是把自己打磨塑造成一種又一種的特定「動物」,戴著心理的枷鎖,而活成肉體上也無能為力。我們被我們創造出來的動物形象給束縛住,理所當然,自然而然的接受我們的這套外衣。

整個城市就像一座大型的動物園,我們舉止有度、進退有時,棲息受困於不同的大樓當中。輕如鴻毛的名片上標明了我們的物種,誰是獵人,誰又是獵物,而誰又能真的活成他想要的樣子?真的是太難了。我們在籠中羨慕野生動物的自由自在,卻又同時貪戀害怕的依賴方隅當中穩定的溫飽。(推薦閱讀:

也或許每個人出生時都是兔子茱蒂,相信著人生的無限可能,蹦蹦跳跳的,對萬物都抱有好奇心。但大部分人最後都變成狐狸尼克,碰碰撞撞之後接受他是誰、應該長成什麼模樣,安份守己就好。

尼克並沒有什麼不好,他交友廣闊、他於刃有餘、他每天過著開開心心,享受著生活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確幸,有時人們覺得他是成功人士,他渾然不覺,但還是欣然接受。有時人們認為他一事無成,他不願接受,但卻又無從反駁。

但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尼克站在洗手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他看見了什麼?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而我們呢?我們看見了什麼?是斑馬、是大象、是老虎還是兔子?我們看見自己了嗎?還是你看見了別人看到的你?

尼克活在動物園當中,大家都喜歡他。茱蒂則不同,她奮力衝撞,看起來就像一個傻瓜,而她太過狂野、太過熱烈也太過耀眼,我們沒有辦法直視她。作為茱蒂是沒有辦法讓每個人都喜歡你的,因為這樣熱烈的追求,這樣的光芒,會讓人感到迷戀,同時也感到害怕。也不是每一個茱蒂都會有好的結果,他們可能在碰撞的過程當中喪失一切,一無所有。

但是我們身邊都需要有一個茱蒂,來提醒我們曾經做過的夢、我們希望的自己是誰。(同場加映:

我們的世界能不能真的有辦法變成一座大型的 Zootopia?讓人人都能做她所愛、愛他所做?這在童話裡面已是難事,何況現實。一個人人都是茱蒂的世界豈止是烏托邦,根本就是不著邊際的狂野幻想。(同場思考:

但種種枷鎖起源於心,我們或許不能完全成為茱蒂,但我們可以在心中保有曾經有過的那隻蹦蹦跳跳、充滿無限好奇心的小兔子,然後我們才能夠察覺在我們外殼上的那些面具和偽裝,我們不是大象、老虎、獅子或河馬,我們就是我們,平凡無奇卻又獨一無二。

現在的世界即便是個廣大的動物園,我們也不見得非要成為某一種動物、也不見得只能成為一種動物。所以脫掉外殼吧!找到那隻兔子,然後告訴我,晚上你在鏡子當中,究竟看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