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如果生活很累
道德很輕,
那麼
卸下一切
投入黑暗中吧!

黑暗的底層
是我在等待,
為了誘引你的到來
我將空氣搓揉__
成秋天森林的乾燥空氣,
適合助燃
我們燃點很低的肉體。

讓你來汲取我的溫潤吧!
即使再深的疲倦
都將在黑暗的溫泉裡,
洗褪。

——顏艾琳〈黑暗溫泉〉

謝謝你給我大海一樣的溫柔
讓我湛藍如睡
水底魚群溜溜
陽光晃盪 斑斑迷眼
我的寧靜一如水草的搖移
一如萬劫不復的寬心

——假牙〈溺〉,《我的青春小鳥》

天空持續燃放著
無聲的花火
我們停步
牽著手
於彼大澤
和一隻鹿對望
良久

有鹿
有鹿哀愁
食野之百合

—— 有鹿 ,許悔之

for J.W.

已經離開了
手還留在身上
一台自動鋼琴
無人在彈

在一個長久凝視啟動的
星雲湧動的宇宙海灘

那些擁抱是
如何完成的
那樣光滑的身體像
兩隻海豚的擁抱像兩座冰山
一起滑入火海裡

那些談話是如何開始的
如此顯得那些根本
不知所以的城市是那麼正確地
完美地對蹠
過那些路過

談話是為了忽然感到最好還是擁抱
擁抱是為了可以一起下樓散步
隨便經過一個電影院就買票
進去看電影為了知道擁抱比電影強大

為了一再肯定過的
同時並存的許多時間中的
一個就顯得比其他時間
更為清楚

——無人鋼琴 ◎夏宇

枝椏間的一隻蜘蛛鎮日編織
我羨慕牠的專心
羨慕牠並不需要我的羨慕
忽來一場大雨眼看
要打斷我們今天的進度
牠瞬間接過了雨絲
無私地繼續織了下去

——比幸福更頑強 / 鯨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