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順清導演執導電影《獨一無二》由曹晏豪分飾兩角、《共犯》溫貞菱、《軍中樂園》雷婕熙主演。來到城市的年輕人,在愛情與金錢間周旋,那是命運的故事,也是人性的故事,聽聽楊順清、曹晏豪、溫貞菱談迷惘中的追尋。(推薦閱讀:

聊聊天 透過攝影鏡頭看市井裡的明星

撰文= Tina
攝影=張界聰
場地提供=二條通.綠島小夜曲
照片提供=榖得電影公司

楊順清(左)
導演、監製、編劇,也教劇本創作。1991年在楊德昌執導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身兼演員、編劇、副導,並以此片獲得第28屆金馬獎最佳原作劇本獎。執導《台北二一》曾獲得亞太影展最佳影片。近年擔任「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監製;3月11日上映的電影《獨一無二》則為最近新作。

溫貞菱(中)
女演員,2014年以《曉之春》得到第49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最佳女配角獎,2015年以《小孩》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2015年參與電視劇《一把青》,是甚受看好的新生代女演員。

曹晏豪(右)
男演員、咖啡館老闆。畢業於英國聖馬丁學院藝術系,熱愛攝影、空間藝術與策展。2014年正式出道,連續擔任電影《OPEN!OPEN!》和《獨一無二》男主角,以清新、有個性的形象備受矚目。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但從頭腦認知,到內心真正體認一個人獨立存在的價值,是一段冒險的旅程。楊順清導演新片《獨一無二》藉由曹晏豪和溫貞菱所飾演的熱炒店廚師/演藝經紀,及房仲經紀等在大都會打拼的城市青年,講述年輕世代發現自我與愛情的成長故事。特別邀請到導演和男女主角,一起聊聊關於電影創作及人生的所見。

小日子:請問導演,為什麼會想拍《獨一無二》這部電影?

楊順清(簡稱楊):我記得1991年,因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楊德昌帶著我一起去參加柏林影展,有一次餐聚,席間我記得還有李安,那時候楊德昌聊到他想拍的下一部電影,就是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只是當時因為大家都在喝酒、聊天,沒有特別探究細節。

過了一段時間,楊德昌又提起這個構想,甚至好像劇本已經寫了一半。劇中的人物,一個叫小五,一個叫阿成,打算請金城武來演。當然,現在劇中人物的選角和名字都已經不同,當初我們並沒有花太多時間討論探究劇本,但這個點子一直都種在我的心中。

為什麼呢?我認為電影是一個很寫實的媒介,反應當代現實生活。我想講的就是一個功利社會的題材。劇中我一樣安排了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這在現實中很難發生,但擺在電影中就帶有寓言的意義。(推薦你看:


(圖片來源:來源

問:雖然構思是楊德昌導演起頭,但最終是楊導內化後呈現出來的作品,傳達的核心主題是?

楊:這要從城市的生活型態講起。城市就是方便嘛!聚集了各地的人到城市裡念書、工作,討生活。但在都市中面臨了一種狀況,就是每天要和許多人相處。

這和農業時代,或是非大都市的人生活環境差很多,尤其是在人際關係上;以前一個人一天可能只需要遇到三個人,只要和這三個人好好說話就好,但活在城市裡是完全不可能。接觸的人愈多,心就會越複雜、越寂寞。

尤其年輕人,因為歷練不夠,加上剛出社會都還在為生存資源打拼,常常處於迷惘狀態,當來不及好好處理心裡的迷惑與挫折,一天卻要遇上幾十個人,面對彼此之間的情緒與關係。當你沒辦法好好處理思緒,漸漸就迷亂而失去自我了。

在功利社會中,如果不能保持清醒,就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開始找認同,怕跟別人不一樣。為了跟大家一樣,每個人開始努力賺錢、存錢買房子,但那些真的是你要的嗎?也不知道。這是社會主流價值,一跟大家不同,就會被質疑,沒有安全感。(延伸閱讀:

問:說到這,因為晏豪和貞菱都很年輕,想請問兩位周遭有朋友被房貸壓得喘不過氣嗎?

曹晏豪( 以下簡稱曹) : 其實我很多朋友,基本上已經放棄買房子這個目標了。因為目前的房價,加上自己本身能賺到的錢,讓很多年輕人連想都不敢想,連失望都沒有。除非回故鄉,像是花蓮、臺南,才可能買得起。

溫貞菱(以下簡稱溫):我是有朋友為了買房子,的確很辛苦,要兼三份差,才能存到比較多的錢。但我自己本身其實是沒有那麼急迫地想要買房子,因為還不想要生活被房貸綁住。

問:在戲裡面晏豪一人分飾兩角,一個世故,一個單純,如何讓自己切換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呢?貞菱扮演房仲,又是怎麼讓自己進入角色中呢?

曹:嗯⋯⋯,其實導演幫助我很多。

楊:應該這樣說,其實我會認識晏豪,是在教會中。一開始當然是被他的帥氣吸引,但演戲畢竟還是需要真本事,而且他又需要演出比較黑暗面的角色。所以我有去跟牧師討論一下,牧師跟我說:「嗯,他內心好像蠻黑暗的,應該沒問題。」我一聽,就放心了,哈哈哈。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內心都有光明面和黑暗面,黑暗面的存在,是為了凸顯光明面的燦爛。我也有跟晏豪溝通,不用刻意去強調角色的世故和天真,那叫「表皮演出法」,沒有意義。我跟他說,可以用服裝來帶戲,角色就能得到切換。

問:那麼貞菱呢?劇中女房仲「燕子」這個角色,好像比較複雜些。

溫:我不覺得耶!雖然她是房仲,加上是個小三,但我一直覺得燕子內心很天真。在飾演這個角色前,我有做功課,比如假裝是買家,請房仲帶我去看房子,聽他們如何介紹房子。當然,我從中也發現,有些會運用話術避重就輕地介紹房子。學習房仲的工作技巧後,主要就是詮釋角色內心了。


(圖片:溫貞菱

楊:電影中的人物就是現實生活縮影。我想探討的正是功利社會對人的影響。功利是一種傷害,它傷害的就是「愛」,因為真正的愛是「利他」。當愛參雜了金錢、功利,就不再單純,有些人會愈陷愈深,有些人會選擇離開。

說到這,我今天剛好拿來楊德昌送我的一本書,上頭有他提給我的字,最有意義的是最後一句話「努力及樂趣是可以互換的。」現在這個時代,年輕人謀生比較辛苦,我觀察到年輕人一直被生活追著跑,尤其是有房貸的,更是緊迫著自己的生活。

功利,成了現實社會的普遍現象。但當年楊德昌寫給我的這句話,讓我覺得堅持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是很棒的,有時候努力很辛苦,但如果是自己的興趣,那麼從中得到的樂趣是可以支撐下去的。人生是有選擇的,可以選擇遺忘內心聲音,汲汲於名利;或是做喜歡的事,可能有點辛苦,賺不到太多的錢,卻是最貼近自己的謀生方式。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7期 職人手帖 工作與生活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