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佈資訊的臉書,像是第一線言論戰場,在這裡我們可以有虛擬身份保護而口不擇言,在這裡媒體鑽著漏洞操作議題、編撰故事,儼然,血淋淋的媒體現況都攤擺在這。如果你討厭不實資訊,能不能不要吃媒體給的爛蘋果?一起看看張宀談網路言論。(延伸閱讀:

希特勒著名的便是他那獨裁的手段,大量屠殺猶太民族,利用輿論、毒氣等等軟性暴力的方式來進行他那慘無人道的統治,而他之所以能夠做的如此徹底完美,對我來說大概是因為他畏懼了,畏懼的便是所謂的「自由」兩字。

人皆生而平等,人權是每個人手中握有的基本盤,於是他畏懼自由與人權,所以做出如此極端的統治方式,那便是將自由封鎖。

談到放眼現在台灣的網路生態,其實嚴重來講,過度的自由已經讓我們耍著人權輿論,過度讓言論放蕩搖擺如殘燭,危險的便是-人人都成為了希特勒。讓飽含惡意的語言飛舞在網路裡,獨裁十分。(推薦閱讀:

關於台灣網路現象之所以會如此病態,我們可以追溯的幾個重點如下。

其一:超級企業結合媒體運作,利用大量的轉貼文,或是低品質的文章,讓資訊變相的封鎖,豢養出一票閱讀素質低下的我們。

又或是利用驚人喋血的題材來吸引,讓人人變成在黑夜裡嗜血的飛蚊。

新聞媒體已經失去該有的本質,報導真相的義務,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無限炒作名人八卦,或是活像百老匯般的政治生態,延伸到網路新聞之後便愈加失控。最重要的是,這些資訊快速到每分每秒都在更新,彷彿每天醒來,昨天令人髮指的話題早已成為遙遠的過去,我們都被培養的十分健忘。

其二:談論到政府勾結媒體新聞,太多應該被知道的真相早已被以上眾多無謂的新聞掩蓋過去。

於是每一個真實都被蓋上名為「即時新聞」的白布,默默地運往墳場葬送。

「即時新聞」可以遍佈到讓民眾投稿,或是 ptt 那大量資訊集散地,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白布去掩蓋民眾理應知道的資訊,此時台灣的網路就像座密封的房間,不斷的流放名為「即時新聞」的毒氣讓我們在資訊裡載浮載沉。

可怕的是它在調整毒氣的濃度上可以說是十分精確,那些殺死你的都不致命,那些致命的,也殺不死你,我們早就已經失去公平讀取資訊的權利,僅被困在這些無謂的資訊流裡。

政府也利用這樣的方式讓太多不應該實踐的法規安穩進行,等到我們發現時,都早被出賣。

而我們能做的事情也頂多活著小確幸或是座落電腦前不斷的打出悲鳴寂寞,以及無限的惡隨著 ENTER 鍵不斷更迭,但你把它們全部總結來看-就是所有人都成為寂寞的個體。

每個夜晚來臨時,大家全變成了孤獨的狼,隨著月嚎鳴。當鳴叫聲愈聚愈多時,我們從孤獨變成了冷漠,甚至獨裁專制於所有。

其三:在上面兩個重點因素之下,網路言論已成為無法律規範的地帶,誰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殺人兇手。

無論是漫不經心的一則謾罵,或是憤怒的撻伐,都已經污染了自由原本的意義,而令人無奈的是現在的人們總是喜歡做所謂的跟風向,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對與否,只知道跟著走,像無數隻無頭蒼蠅般的叫囂跟隨。

這些鍵盤落下的聲音,全都變成了葬隊的樂章,伴隨著一個又一個生命的消逝,愈奏愈響。

文字是有重量的,它獨立時便什麼都不是,而當數量累積到一定數字時,便成為一道輿論的高牆,重重地壓死每一個受到網路言論霸凌的傷者。但千萬別忘了我們還是擁有發言的權利,但必須要知道的是每一則留言都是一個紀錄的存在,當你按下 ENTER 鍵那瞬間,你就與整件事件有所連結,千萬別覺得與自己毫不相干,每一根壓垮駱駝的稻草就是這樣累積而來的。(延伸閱讀:

當留言瀰漫的速度以秒計算時,就像是毒氣粉塵瀰漫,讓整座台灣變成了獵殺女巫的戰場。

人權是建立在自由上沒有錯,但我們都已經變成了網路裡的希特勒,何來提攜倡導人權呢?

所以請在按下每一則留言前先想一想,這樣做是否會引起一陣有著劇毒的浪嘯,網路言論需要的是一席清流與溫暖,並非一地血紅與哀傷。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宏觀與健全的社會媒體,並非獨裁且毫無素質可言的邪惡組織,如果當你意識到自己也即將成為希特勒時,請將那些毫無建設性的資訊全部拒絕,回頭找回真正的自由與人權,那便是建立在尊重之上。(推薦閱讀:

消停每一個因情緒引起的評論,多一點正面的回應與鼓勵,此時這些就是丁點的星光,最後凝聚成一片皎潔的銀河,清澈且公正,網路言論絕對不能獨裁,因為他是我們這資訊爆炸時代中最重要的一環,請好好的思考人權自由的本意,用溫柔的字句,推翻這個獨裁扭曲的資訊社會。

憤怒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它通常是熱情的前身,在它蛻變之前,所有的熱情都來自於一股好奇和憤怒,所以請珍惜你的憤怒,去問問題,也去找答案。我認為這不但是對於你們人生最大的收穫,這也會幫助我們停止不斷去問「到底我們能怎麼做」,而是「我現在能怎麼做」或是「任何一件小事情我就去做」——張懸(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