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布莉拉森以《不存在的房間》榮獲第88藉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後,讓我們更進一步看進電影所談的「房間」,那個房間,是父權以暴力囚禁女人的場域,也是我們為自己傷痛設下的牢。汪綺談《不存在的房間》,溫柔拆解裘依與傑克的傷。(貼心提醒以下有雷,建議先存下連結,看完電影後再閱讀唷!)(推薦你看:) 

這是一部榮獲最佳改編劇本獎我覺得當之無愧的電影。我個人最喜歡的畫面就是前半一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房間裡,媽媽和 Jack 一起生活、一起對著外頭的外星人大叫、一起做運動、一起做蛋殼蛇,因為房間那麼小,有些鏡頭甚至困窘的無法拍到什麼全景,那種被壓迫的絕望感只要看到媽媽的那種壓抑的表情便可以理解。而傑克童貞又充滿不可思議的詩意的內心獨白,卻讓一部明明是被強奸、被囚禁長達七年的黑暗之旅,硬生生變成像是一部成長的療傷電影。

其實無所謂在任何地方、來自於誰的基因,被充滿愛意和呵護而長大的孩子總是會長成他該長成的樣子。由 Jacob Trambley 所飾演的 Jack 簡直是從天堂不小心跌倒掉下來扶持年少母親的天使,雖然他的天真有一部分來自於無知,Jack 不能理解世界的廣闊,因此對重燃想要出去慾望的母親大吼:「我才不相信妳的臭世界!我恨你!」

想來看到這裡大家都可以感覺到媽媽那種痛楚和絕望,但是最後仍然為了母親一試,這裏真的要和 Jacob Trambley 致敬,他演技已經不是自然,而是充滿靈魂。我和一起去看的編劇朋友在電影結束都在討論他們是不是把小孩真丟進那個房間裡養個五年之類的(當然不可能也不可以!),我後來想想,如果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沒有年齡限制的話,Leonardo DiCaprio 可能又會⋯⋯。(同場加映:恭喜李奧納多拿下第一座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呃,當然就算沒有Jacob Trambley,皮卡丘也可能還是會...)

在 Jack 掙脫了包覆自己的地毯、趴在卡車裡第一次看向天空的那個瞬間,就像我想起我第一次看到萬花筒裡的世界,那麼震撼、驚嘆又不知所措。

我特別喜歡 Jack 對於老尼克的評價細節,他說媽媽是真的,電視裡的人是假的,老尼克...也許是一半一半。這個不知道從房間的角落冒出來的男人,對於 Jack 來說到底算是魔術師、創世神,因為這種曖昧在 Jack 偷走出衣櫥而被老尼克發現立刻轉變為危險,但在那之前的曖昧卻是刺激的、讓知情的觀眾擔心他的安危的,但這裡的細節就跟老鼠一樣,也讓 Jack 有機會相信外面的世界是存在的。

接著兩人終於從被囚禁的七年裡逃了出來,但房間雖然不再不存在。但卻一直存在在兩人心裡,媽媽的父親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女兒慘遭強姦囚禁還為此生子,怪罪母親教導自己要幫助別人害自己去救老尼克那不存在的狗、而慘遭綁架,翻開高中的回憶錄,曾經的朋友平安長大自己卻失去了七年的青春。

接受採訪時被尖銳的詢問為何不將 Jack 在幼兒時期讓老尼克帶去醫院、而是將孩子留在自己身邊(這裡強烈譴責這種行為,任何人都無權對他人的苦難置啄,特別是他已經是既定事實了)。發現自己就算不在其他人、甚至父母也過得很好,以至於說出傷害母親的話。

否定自己孩子的爸爸老尼克,最後終於支撐不住試圖自殺,身為母親的媽媽因為現實不符合自己預期而崩潰,但適應力良好的 Jack 卻慢慢豐滿了羽翼長大起來。這時候被保護的人逐漸從 Jack 變成了媽媽,從媽媽的壞牙變成了 Jack 的頭髮,當 Jack 對幫他剪頭髮的外婆說出「外婆?」「嗯?」「我愛你」的時候我真的哭得不能自己,那就是 Jack 將情感連結除了媽媽以外,也連結到另一個人身上的時刻。(推薦閱讀:

而這就是我們人類之所以可以一次又一次撐過許多難關的原因,不是嗎?

還有另一個我對於這部片子的對白映像很深的地方是,在媽媽回來以後,兩個人坐在床上,媽媽說自己不是一個好媽媽,Jack 想了想說是啊,但是你就是媽媽啊。

有些人因為 Jack 逃脫的如此輕易、幫助他的女警如此機智而感到不那麼喜歡,但我必須說,小說和電影畢竟是兩回事情,導演必須要取捨自己想要呈現的重點是什麼。對我來說,這部電影的重點在於媽媽和 Jack 他們如何從傷害裡走出來,而且該驚悚的地方我覺得也夠驚悚了。

主觀來說,我還是很喜歡這樣的處理的。另外這部電影也稍微能嗅出一點女權的味道來,老尼克作為男性強暴囚禁者的自私和變態。一個值班女警立刻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而另一個男警則對此極為遲鈍、甚至做出荒腔走板的判斷。原本和母親外婆離婚、相對外婆男朋友、更為強勢父權的外公無法認同 Jack,以及一直溫柔陪伴外婆、對於 Jack 也充滿體諒知心的外婆男友。當然還有就是 Jack 本身也是擁有一頭像是女孩、並且他說這是他的力量來源的棕色長髮。

最後的結尾,兩個人一起走到曾經囚禁母親、對於 Jack 卻是總是有著媽媽陪伴的房間,Jack 對於除了天窗以外完全不像自己生活過的那個地方突然說出了「沒有關門房間就不算是房間了。」媽媽不知所措的說:「你希望關上嗎?」Jack 又說:「不,不用了。」他摸過每樣還在那裡的東西道別:「媽媽,跟房間說再見。」

媽媽就站在門口,嘴裡無聲地說出「Bye,Room。」也點出了自己將會從精神上離開這個囚禁他七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