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 是愛情啊》編劇盧熙京專文,在創作過程中,時常和劇中人物爭執不休,無數次淚流滿面詢問:「你也會痛嗎?」反反覆覆地度過了幾年,才逐漸可以面對千瘡百孔的心。她寫給初戀一封信,你我之間再沒有怨懟,謝謝你,拋棄了我。(同場加映:

獻給可能為我的純情所傷的──我的初戀

現在,放下對你的無盡埋怨後,我才有了勇氣懺悔,對你說聲抱歉。我為何需要這麼久的時間,才能將這一句「抱歉」說出口呢?是我的高傲太過根深蒂固了嗎?不,是我太過顧影自憐了。會隨著年歲增加的,並非只有皺紋,還有人生必經的過程以及必須承擔的傷痛,如出水痘般不可避免,也無人可以例外。

然而,當時的我,並不明白這個道理。和你共同經歷的一切,是那麼特別,因此當我大吵大鬧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無理取鬧。那時的你,真的十分冷靜。那一刻,我怨極了,但如今我才明白,在當下,那是最理所當然的反應。

謝謝你,拋棄了我。


圖片來源:此刻不愛的人,都有罪

寫信的此刻,我突然害怕了起來。你不像我這般激動、焦急、迫切,我卻總是用這樣的方式傷害你,說你太自以為是、太瞧不起人。然而,對你說出這種話之後,卻補上一句:「真是謝謝你啊!」,笑著捅上了一刀。現在,請你別回憶起當年的我,如一團亂的絲線般,對你緊緊糾纏的那段日子;也請你別急著闔上這封信,連看都不看。歲月會變,人亦如是。我變了,如今的我,再無任何力氣去糾纏你,就請你靜靜地聽我說吧!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拋棄我。

和你分手至今,已過了二十年。

這二十年歲月裡,我確切地體認到,不能隨便地使用「真實」或「事實」這類的字眼,也領悟到,所有的記憶可能盡是出於我的私心而編造出來的。或許,現在我要說的這個關於我們兩人之間的故事,可能又是我自己的臆想,與你毫無關係。因此,假如我的闡述並非你真正的本意,也請你一笑以置之。

我被你拋棄的二十歲那年冬天,將你貼上了背叛者的標籤。當時我們每天通電話,每隔一天見一次面,就算只是普通的觸碰而非親密接觸,也會有一股電流直竄髮梢。然而,你卻突然中止了一切,電話不接,信也不回,見面時也明顯變得冷淡。我做錯了什麼呢?我劇本裡的主角都有十足的勇氣追問對方,但我卻不敢問你。我沒有勇氣檢視我的過錯。真蠢!明明我就有那份傲氣,將自己所愛的人,轉變成憎恨的對象。

如同每個冬天一樣,那是個夜色深沉的冬天,我主動去找已經很久都無消無息的你,赤裸的腳上只穿著拖鞋,身上也只穿著單薄的運動休閒服。二十年來,我都在為當年的行為找藉口,說自己當時只是因為太焦急、太悲痛了,然而現在,我願意承認,我是想……傷害你。

我是如此地純情,但是你卻拋棄了我,竟然如此,我就淒慘落魄給你看,要你清清楚楚的記住,這個你本該一直陪伴身旁的幼弱女孩,卻因你說你最終只是生命中的過客,而受到了怎樣的傷害。那個下雪天,我在你家門前瑟瑟發抖守了一夜,你從二樓窗口愣愣地望著我,然後拉上了窗簾。幾個月後,我接到了你的電話。

「我一直想告訴妳,我上大學了。」

你有氣無力的低語,充滿著對我的愧疚感;相反的,我的聲音是多麼宏亮啊!

「那真是太好了。」

我笑了。就算再交往一陣子之後才分手,又有什麼了不起的呢?我之後的行為更是可笑至極。和你分手後,我立即和A、B交往,七、八年後再次遇見你時,曾對你說過:「偶爾,我還是會想起你。」當時你一臉歉疚地看著我,顯露出深深自責的表情。

「為何妳那麼純情,我卻是這副德性?我又對我現在交往的對象,變冷淡了。」

我很開心,因為你和我分手後,一直搖擺不定;因為在你眼中,我是純情的。

接著,又過了五、六年,我再次遇見了你,你依舊搖擺不定、依舊對我感到抱歉、依舊又和某人陷入了冷淡的狀態。那時我曾對你說過:「現在我們是朋友了。」我說自己已經克服一切,將對你的感情昇華為友情,又自以為是地訓誡你:「你為什麼要那樣過活?不能用別的方式過活嗎?」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這些。接著,又過了五、六年,來到了現在。

我,對不起你。

現在我要坦承,我對你付出的純情,早在二十歲時,就深深地埋進了心底。但我為何隻字不提?因為我認為,變心是一項重罪,這愚蠢的想法,維持了很長的一段時光,所以才這麼折磨你,更是折磨我自己。即使和你分手後有過幾段戀情,我在他們面前,依舊只擺出我曾對你展現過的純情姿態,淨說些幼稚話語。

「我心裡才沒有你,哼!」

真是該死!為何我嘴上這樣說,卻又和他們一起旅行、交換悸動的眼神,甚至感到如電擊般的酥麻感呢?那時我就是這樣的女孩。

現在,請你千萬一定要拋開對我的愧疚感。在愛情裡,沒有所謂的背叛,因為愛情不是交易,若雙方之中有一方變心,這段關係理所當然就該斬斷,不需要感到抱歉。如果對自己的意志不堅感到後悔,只需在下一段感情中,更為專情即可。所以,拋開你的罪惡感吧!

對於已經毫無心動、心痛之感的戀人,豈能再繼續拴在身邊?這是連四十歲都難以做到的事,對於乳臭未乾的二十歲而言,更是難為、也不能為的事。你沒有錯,或許,我們全都半斤八兩,就算繼續在一起,最長也不過就是一、兩個季節;就算早早就變了心,但與一輩子相比,也不過是一剎那的時間罷了。一切都是一種過程。因此,都沒關係。現在,我期待著再度與你相遇的日子。我殷切地盼望,能與你笑著回憶那段我用殘酷舉動偽裝純情的日子,而不再有傷心。假如無法再相遇,願你好好地生活。

還有,不必為我擔心,我很幸福。


圖片來源:此刻不愛的人,都有罪

 

 

作者:盧熙京

沒有愛的艱困世界

盧熙京曾用盡所有的時間在埋怨和憎恨這個世界,理解和關愛只是存在於腦海中的理論,拚命掙扎著將之拒於心房外,如此度過了好幾年的歲月。然後,她遇見了連續劇。在創作的過程中,也時常和劇中人物爭執不休,無數次淚流滿面詢問:「你也會痛嗎?」就這樣反反覆覆地度過了幾年,才逐漸可以面對千瘡百孔的心,掙脫沉重的枷鎖。有時內心仍舊會疼痛,但在心裡一隅也充滿憐憫,因此對人生有了領悟。她體認到,無論是誰,都無法沒有埋怨地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那就是普通的生活。

此刻,她依舊相信,我們生活的力量是「理解」和「慰藉」,不只她自己也包括你在內的每個人,都應該要從容且勇敢地迎戰這艱險的世界。

 

〉〉〉三月限量禮物,女人迷贈書 :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