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全新專題【最惡名昭彰的傷口:時代厭女症?】,要和你一起聊聊這個時代無所不在的厭女現象。你害怕被貼上厭女標籤嗎?其實,無論你是男人、女人,厭女症狀都可能曾發生在你身上。(延伸閱讀:女性主義老是要求特權?當女性主義變成負面標籤...

日本女作家上野千鶴子,曾寫出狂賣百萬本的暢銷書《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女人版,關於老病死的悲哀,她反倒提出響亮的建言──「就在家終老而死吧!」先前《天下雜誌》介紹她時,認為她是個具有反骨性格的女性,確實她的文字敘述強烈,而且語氣大膽、態度果斷,當她談及老年問題時,對熟齡獨身的女人說,晚年才是第二人生的開始,不僅不要恐慌,還要愉快地享用它!

這種大膽性格延續至新書《厭女》,談起性與性事都是直觀面對,毫無懼怕。

上野千鶴子在書中透露自己對傅柯《性史》的興趣與啟蒙,她表示《性史》還沒翻譯成日文版本以前,就先購買英文版閱讀,並受到極大啟發,開始研究日本人的性生活,並寫出日本的男性、女性、社會、文化、歷史、空間場域對女性的厭惡感。(延伸閱讀:性治療師與代理性伴侶:我們應該誠實面對「性」

《厭女》對「性」的探討,主要以日本的社會現象、新聞事件為主,如「春宮畫」、「女校文化」、「同性社交」、「同性戀厭惡」、「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東電 OL 事件」等。

台灣也曾發生因「厭女」導致「隨機殺人事件」,二十一歲的男學生鄭捷於台北捷運持刀砍人,造成四死二十四傷。事後的相關新聞報導爆出他可能因追求未果,和女同學關係不良,產生「國小就想殺女同學」的念頭。這與上野千鶴子點出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的男主角之心理狀態極為相似,行凶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沒有女生喜愛、沒人緣,而非考試壓力。

「厭惡」是一種極其微妙的情緒,有時候不全然指向憎恨所產生的厭惡排斥,偶爾也伴隨著愛與親密,這有點複雜但並不很難理解。打個比方來說,上野千鶴子在談到「同性」時認為「同性社交」原本就不容易與「同性情慾」做出區別, 她認為「想要變成某人的深沉期盼,常會與想要擁有某人的強烈慾望重疊。」

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即是一個例子,透過反覆練習芭蕾舞步的心理狀態,她如此渴望獲得女主角,慾望的投射讓她發生一連串對同性的追逐、妒忌及佔有。這是在同性環境以及成長的青春期都很常見到的狀況。(延伸推薦:拋下明星光環更美麗的知性女星,娜塔莉波曼

上野千鶴子也引用西蒙・波娃的想法:「女人不是生來就是女人,而是逐漸地變成女人。」倘若如此,女人又是如何漸漸長成或變成一個女人?她認為,女人是被貼上「女人的標籤」以後,才開始自覺「哦,我是個女人」這件事。

關於「貼標籤」,我們可以從其他文本或電影找到這種例子,《藍色大門》裡飾演孟克柔的桂綸鎂,《漂浪青春》裡飾演竹篙的趙逸嵐,透過穿上制服裙或粉紅色胸罩,面對青少年成長時期逐漸隆起的乳房和女性化性徵,女性服飾作為物件符號讓她們瞭解自己與其他人的差異,並抗拒標籤的約束。

另外,「男人厭惡女性,女人也厭惡女性」,這是什麼說法呢?雖說已有辛曉琪唱遍大街小巷的口號「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我們一樣有最脆弱的靈魂」,不過大多是套用在競爭關係,好比元配與小三、婆婆與媳婦、媳婦與小姑、甚至有可能是母親與女兒,此類女性彼此相互競爭又妒忌的微妙關係。

《厭女》認為母親與女兒的關係並不那麼單純,女兒對母親的厭惡其實也類似於一種「女性厭惡」。還記得叛逆的琳賽蘿涵曾演過一部「交換靈魂」的電影嗎?在美國電影《辣媽辣妹》(Freaky Friday),飾演女兒的琳賽蘿涵和母親紛紛吃下唐人街的幸運餅乾以後,竟然神奇地互換靈魂,女兒必須揣摩母親即將再婚的情緒,學習假扮一個新娘;母親則穿上嘻皮服裝背上電吉他,偽裝成平時乍看叛逆瘋狂的青少女,代替女兒完成搖滾樂團的演出。琳賽蘿涵從無法喜歡母親,對母親感到憎恨,透過詮釋對方走向自責、寬恕,最後「厭棄感」消逝,達到和解。

上野千鶴子更認為「身體」是每個人最初也是最後的領土,有一種自我厭惡型的厭女症也在日本社會發生,電影《火線交錯》(別名:通天塔)(Babel),把日本社會邊緣的「厭女」畫面拍攝地極為深刻,菊地凜子飾演的聽障少女,因殘疾之故,於生活中長期缺乏關愛,她厭棄自己不被愛的身體,卻同時將身體作為籌碼,轉換成向成人社會進攻的武器。例如:在公眾場合不穿內褲,對陌生男子開腿大膽露出陰毛,或是在看牙科時,對醫生頻頻吐出舌頭索吻等。然而,這些男性都逐一對她露出厭棄的反應,嘲笑、厭惡、感到噁心,而其他不良少年與小混混,則認為她是腦袋有毛病的人,可以不留餘地佔她便宜。

根據資料顯示,七月十二日出生的上野千鶴子該是巨蟹座。星座書上對這天出生的人這麼述說,她(他)們是天生的說服高手,擁有良好完善的言論能力,甚至可以掌握時機,打出精準一擊。(一起來看:專屬於你的每月星座運勢

閱讀《厭女》,可以被上野千鶴子說服多少?不知不覺即認同她在男性、女性、公私領域對「厭女」所延伸出來的想法嗎?如書中案例「醜女不是女人」、「沒有胸部的女人不是女人」、「更年期以後的女人不是女人」嗎?NO!無論你是剩男、剩女;勝男、勝女;聖男、聖女,千萬別急著對號入座!

最高等級的「厭女」,很可能展現在日本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女主角松子身上,她活在愛裡也同時活在厭棄裡,是個為了追求愛,連地獄都能去的女人。厭惡與喜愛永遠是一體兩面,松子越爬越高,走向更明亮的所在,月亮的陰影處以外全都是潔白美好的亮光呢!


你覺得厭女症存在嗎?【時代厭女症】專題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