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彼此不適合,即便內心再掙扎,最後依然會走向分開一途,談戀愛如此,工作也是如此。職場上,只要轉換的理由正當,那就不用害怕在面試中被問到原因!

工作跟談戀愛很像,如果觀察後發現對方不是你想要的,你們也不適合彼此,那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

之前和朋友聊到跳槽和轉職的難題,對話大概是這樣:

「我在這家公司真的滿不開心的,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覺得很沒意義。」

「喔,那你為什麼不找其他工作?」

「不好吧,我連兩年都還沒待滿,到了下一家公司年資又要重算,而且在履歷上不好看。」

「喔,這樣啊⋯⋯」

其實朋友說得也沒錯,在面試的考古題中一定會有這樣的題目:

「你為什麼離開上間公司?」

「你為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決定離開?」


圖片|來源

首先,在求職跟招聘的過程中,不管再怎麼嚴謹、小心,都還是會有目睭糊到蛤仔肉的時候。有些人就是很會面試,有些主管就是不會看人,談戀愛都可以分手,工作不適合當然可以跳槽。

如前篇所述,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新聞機構擔任編譯,當時和我一起考進去的同期裡有個女生,一進來就和主管不對盤,她無法接受主管帶人的風格,也不喜歡坐在電腦前處理文字,過著工時固定、上下班打卡的職場生活。她也不是嫌棄這份工作,只是覺得自己能夠勝任的不止於此。

她曾經問我:「我覺得你和我有點像,你真的甘心每天窩在這裡嗎?」

當下我的直覺是:「妳再繼續胡說八道的話,我就要把你送進慎刑司了!」(當時的我正沉迷於宮鬥劇,請原諒我的情不自禁。)

新聞編譯是一個很辛苦、很重要、很需要專業能力的工作,但老實說,內容的確是比較一成不變,所以那句話也在我心中埋下一顆種子。對我說完那句話沒多久,她真的辭職了。

她選擇回到瑞士完成中斷的學業,後來在當地大學任教,常常看到她分享的動態,可以感覺到她從現在的工作中得到很多快樂。而我呢,則因為那句話開始想了很多。(推薦閱讀:12 萬人不滿現在工作!人力銀行傳授轉職不後悔的四個檢測法

我喜歡文字的工作,但我的確不是可以長時間黏在電腦螢幕前,為了翻譯一個詞、一個句子奮鬥的人,我有好多想法和創意想要抒發,而我所待的新聞單位氛圍是比較正經的。

之後,我開始尋找其他機會,從接案開始,並和一家出版集團下的網路媒體長期配合,終於等到他們開出職缺,當時的主編問我有沒有興趣過去,我毫不猶豫的遞了辭呈。

第一份工作,我做了一年半。


圖片|來源

第二家公司,我開始自己寫東西。團隊很小,每天的稿量很大,每天下班我都覺得自己的眼球像被捏扁的海綿,彈不回去;即便是這樣,我依舊覺得跳槽是正確的選擇。半年後,這家媒體因為遲遲賺不到錢,集團決定收掉,但公司很好心的安排我去另一個部門幫忙。

我轉到了 IT 部門!從一個文字編輯到 IT 人員,如果這不是跨界,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推薦閱讀:法拉雅說職場|與其問自己該轉職嗎,不如問選擇權有哪些

但老闆人很好,也沒真的叫我去修電腦,除了翻譯一些資訊相關文件、招待國外工程師與顧問之外,其他的時間裡我彷彿是全公司最快樂的人,很閒、非常閒,閒到我常常想:如果我這時消失了也不會有人知道吧。直到有天,我真的受不了這樣每天去當花瓶 IT 的日子,最後決定辭職。

在這間公司,我待了九個月。

後來,我到了一家女性時尚雜誌做採訪編輯,待了三年半;再下一份工作,我才到現在任職的科技公司,做的一樣是喜歡的文字工作。老實說,以我出社會的年資來看,我換的工作不算少,周遭也有許多朋友換了不少工作,但都是越換越好,並沒有因為在上一份工作待的時間較短就被質疑。

我想,工作跟談戀愛很像,如果觀察後發現對方不是你想要的,你們也不適合彼此,那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只要你轉換的理由正當,那就不用害怕在面試中被問到原因。

只要你的工作軌跡有一致性,不是今天編輯、明日 IT,相信這些對你的個人評價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如果你是想轉換到一個完全不同的跑道,也要有從基層開始的心理準備,並耐心接受對方的考驗和觀察。

只要目標清楚、有實力,相信你不用在意時間長短,「跳槽」這兩個字本來就不該背上負面的原罪。難道你發現交往的對象很渣,還要死巴著對方兩年,以茲證明自己堅毅不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