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被反同婚團體作為討論議題的「性平教育課本」究竟長什麼樣子?從國小一年級到國小六年級,蒂瑪小姐帶你一探究竟。

作者|蒂瑪小姐咖啡館

「話說我反覆看了一下愛家公投的題目,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S 女問。

「什麼問題?」T 女看著 S 女說。

「愛家公投一直強調說國中及國小不應該實施同志教育,所以要發起公投直接從法律面封殺同志教育。然後你說實際國中課本講同志勉強說來只有六頁。那國小呢?」

「好問題,所以我後來也想說既然公投是針對國中國小的性平教育,應該連國小課本都來仔細看看,先回答你的問題,國小課本根本沒有提到同性戀。」

「完全沒有提到嗎?」S 女瞪大眼睛。

「對,完全沒有。」T 女點點頭。

「那國小針對性教育到底有教什麼?」

「因為國小跟性或性別有關的內容,大致上會放在『健康與體育』這科,然後少部分會出現在『綜合活動』,所以我從目錄先看過,先把看起來跟性會有關的章節挑出來。然後⋯⋯恩,你直接看我整理的檔案吧,比較清楚。」

T 女拿出了平板,點開檔案給 S 女看。


國小一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國小一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我看喔⋯⋯一下的健體課本,這篇勉強要說跟性有關只有『身體的感覺』這節。內容主要是在說肢體接觸、遇到不喜歡的身體觸碰要如何表達、也提到隱私處不能隨意讓人觸碰。這很好啊,教小朋友怎麼保護自己。恩?二年級的沒有跟性別有關的內容嗎?」T 女問。

S 女點點頭。「因為是『健康與體育』,其實教的範圍很廣,而且有一半大概都在講體育,另外還有提到一些情緒管理跟人際互動的內容。所以針對性有關的內容不會每個年級的內容都一定有提到,但你想想比起我們以前的課本,內容算充實很多了吧。」

T 女露出沈思的樣子。「對啊,我們那個年代關於性教育,要到國中健康教育才有。人際互動嘛⋯⋯勉強要說大概是生活與倫理吧?我繼續來看看其他年級啊。三年級這篇在講生命歷程的,硬要說就只有媽媽懷孕這頁提到兩個月大到九個月大的嬰兒在子宮的狀態可以說跟性有關。」

「四年級這個在討論男女刻板印象是怎麼形成的,這看起來很明顯是性平教育的一部份吧?不過也完全沒提到萌萌最害怕的性別認同啊。」(推薦閱讀:彩虹媽媽在教會:你總是避談性教育,孩子怎麼瞭解自己?


國小三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國小四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國小四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S 女喝了口咖啡,接著指了指螢幕。「然後你看五年級,教青春期的變化。現在因為營養好,其實很多小朋友國小就已經邁入青春期了,有的比較早的甚至三四年級就開始了,所以這時候教性徵變化也很合理啊。」

「是啊,而且看起來內容還是以男女為框架啊。下一章是⋯⋯哇,不錯耶,課本就直接提到男生女生做朋友要互相尊重。這讓我想到我們那個年代,青春期女生胸部發育開始穿胸罩的時候,常常會被男生彈肩帶,老師還不見得會幫你說話,反而會說你忍耐一下就好沒什麼大不了。實在是差太多了。」


國小五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T 女感嘆的說道。吃了一口蛋糕後,又繼續點開下一個資料夾。

「六年級才開始整章介紹跟性有關的內容。不過內容還是很 peace 啊,真的提到性器官的部分,也只有一張小小插圖,在說明因為腦下垂體分泌會影響性徵的圖有畫到睪丸跟卵巢。但根本也沒畫什麼露骨的細節嘛。」


國小六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國小六年級課本內容。來源|蒂瑪小姐整理

「等等,那萌萌他們常常在傳一張有男性插入女性生殖器的故事插圖,那張圖根本不在課本裡面嗎?」

「那個是課外讀物,根本不是課本。他們真的很會移花接木,用這種錯誤資訊煽動人。虧他們還說自己是基督徒,說謊都不會覺得愧疚。」S 女翻了翻白眼。

「不過認真說,那個插圖我看的時候只覺得,如果這在小五小六的時候教,其實也還好耶。我實在是不怎麼喜歡他們這種把性視為『不能教小朋友』的心態。

話說這樣看下來,其實小一到小五比較多的內容主要講的都是性別平等的觀念,真的要說跟『性』有關係的內容,也是到小六才教。

這樣的課本我覺得已經夠『適齡』了耶。說真的現在網路取得資訊那麼容易,我還略嫌這樣內容太 peace 了咧。到底愛家公投他們要的『適齡』是什麼啊?」

「呵呵,老實說,我覺得他們講的『適齡』只是藉口啦。他們就是要封殺同志教育,但只是想用『適齡』這個聽起來感覺很合理的說法說服更多人支持他們的公投,聽聽就算了。要是他們要的真的是『適齡』,就不會連高中課本內容都要抗議了啦。」

「唉,但是喔,反而是像他們這樣的人,會非常團結,一定會去投票。」T 女嘆了口氣。

「恩⋯⋯我只能說啦,『仇恨』『憤怒』『劃分敵我』一向是凝聚族群行動最有效的作法。你看他們的文宣就知道,主要就是要激起人的情緒。這是人性,就像凝聚辦公室同事的感情,往往就是有一個討人厭的主管讓大家有同仇敵愾的時候,同事感情會超級好。(推薦閱讀:用公投捍衛性平教育:被消失的「玫瑰少年」

但我也不得不說,就是因為他們的行動力很強,所以他們真的做到讓教科書廠商因為他們的抗議而調整課本內容。

那我們更該反問我們自己:

如果我們支持性平教育,支持這樣的教育內容,那我們有沒有他們的那種行動力,去捍衛我們覺得對的事?

如果沒有這樣的決心,講難聽一點,課本被改掉同志教育被刪掉也是剛好而已啦。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理所當然』的,理念要靠人的行動去捍衛,什麼行動都不做的只談理念,就只是嘴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