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用公投表態對性平教育的重視,透過支持性平教育把同志教育一起納入的公投,讓學生從小看見多元,學會尊重。

作者|蒂瑪小姐咖啡館

「我最近在 line 群好常看到有人轉貼說公投票要怎麼投喔。」S 女說。「我也是,你看到的都哪個版本的?」T 女回答。

「愛家公投的最多啊,我還在很多網站上看到他們的廣告。」「你知道嗎愛家公投裡面我最反感的是哪個公投嗎?」T 女問。「不知道耶。」S 女一邊吃蛋糕一邊回。

「就是反對國中小學有同志教育的那一個。」T 女嘆了口氣。

「恩⋯⋯我記得另外一方也有針對這一項提出另外一個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要涵蓋同志教育的公投,而且據說簽的人比婚姻平權公投的人要來得略少。」

「對,因為確實談到教育,有的人會有疑慮,這我可以理解。也因為這樣,我就在想,到底現在國中小學實質有的『同志教育』到底是在教什麼。」

「對呀,我聽到有關教材內容的新聞,大多都是『愛家公投』發的,他們是都把教材說得很可怕。不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到底現在國中小學的性別平等教育到底教了什麼。」S 女皺了皺眉頭。「我也很好奇,所以我乾脆上網去買了那些被萌萌抗議的課本,看看到底內容是什麼。」(推薦閱讀:公投該怎麼投?平權路上,兩好三壞

「哇,你也太有實驗精神了,結果有發現什麼事情嗎?」S 女瞪大眼睛。「老實說,我只覺得現在的課本比起我們那個年代,進步太多了,這是我看完這些課本的整體心得。另外,我認針對國中小學性平教育的內容,應該要從兩個方面來討論。第一個是針對實質內容,第二個是針對整體課綱方向。實質內容的部分,萌萌抗議的幾個點,對照買的版本來看,我發現有幾個已經都更改了。例如他們之前在抗議國中二下綜合活動課本,裡面的『性別光譜』圖已經被刪除了,還有圖說內提到『我是女生我喜歡女生,以後想要動手術變男生』的文字,也被修改了,改成『我喜歡陽光男孩』。」T 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哇!那不就代表他們抗議是有效的?」

「恩⋯⋯我真心覺得原本的內容我可以接受。如果我有小孩,我會覺得這課本的內容很好,讓他們提早知道有的人的自我認同就是不是主流的非男即女,而且課本只是用不同的圖片,圖裡面的主角用自我描述的方式去說出不同的認同。要說這樣一個圖說就會讓小孩對性別產生混淆,或是跑去做變性手術,我覺得真的是低估了十四歲年輕人的智商。


圖片|來源

但是單純就我剛剛說的那兩個點,這屬於課本實質內容的部分,我雖然反對他們的意見,但我覺得這個不是不能討論,因為畢竟是國民教育的課本,覺得用詞需要斟酌,這本來就應該有討論的空間。」

T 女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

「但是就整體課綱方向來說,他們那種認為同志教育完全不要教不能教的心態,我就真的無法認同。你知道他們擔心的『同志教育』,一共幾頁嗎?我看的是翰林的版本,算了一下,勉強把玫瑰少年也算進去,就六頁。課本內容的文字硬要算,整篇字數不過就 1500 字以下。(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從玫瑰少年憋尿看性別友善廁所

然後這六頁講到的內容有引導學生觀察我們是怎麼認識性別的、社會給的性別期許、玫瑰少年的故事、不同性別樣貌的可能性。然後每個章節都有『活動小省思』引導學生做開放討論」S 女歪了歪頭。「聽起來內容很棒啊,你說這些讓我想到我們那個年代的國中健康教育,哪有什麼開放討論。難怪你會說現在的課本比以前進步多了。我覺得他們與其擔心學校的同志教育,是不是禁止他小孩上網比較實在一點。網路上這類的資料,遠比課本的六頁或 1500 字多很多吧。」


圖片|來源

「而且如果你有去看風向新聞,看他們很多針對所謂『適齡教育』的發言,他們在乎的可不是只有國中小學,他們連對高中的性教育都有很多的意見。他們對於『性別不應該被說成可以討論』的態度,老實說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而且與其說是『反對同志教育』,在我看來比較像是在捍衛男女二分法的刻板印象,也就是他們不是只反同志,而是凡是不用男女二分法的,他們都不大喜歡。這個你從愛家公投提出的婚姻只限一男一女其實都可以看得出端倪。

認真說,他們如果只是把抗議的層次放在對內容的檢討,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意見。即使我不認同他們的看法,我覺得起碼課本實質內容要怎麼寫,原本就該保留討論的空間,但他們現在打算用公投的方式直接要從法律上否定這樣課綱的安排。我覺得他們在心理上是根本的認為『同志』『其他性別認同的可能』這些事,不應該被討論,不應該被認識,不應該被看見。

這也是為什麼另外一方要針對這個提出支持性平教育要把同志教育一起納入的公投,如果我們希望這個社會可以正視世界上就是有不同性別認同的人的存在,那把他們放到課本裡面談,讓學生去看到原來世界上有這樣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基本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