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書摘,一封媳婦給公婆的辭職信,搶先在女人迷曝光。總有些時候,我們想脫下「 媳婦」 這件外衣,剩下的日子,好好地替自己活。

這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交給公婆一封不再當媳婦的辭職信。

那時正好是中秋節前兩天。這個想法並非長時間深思熟慮後做的決定。其實當時的我,在某種程度上早就擺脫了所謂媳婦的過節壓力。但越靠近中秋節,我還是會感受到一股小小的壓迫感。在那一刻, 我突然連這種壓迫感也想通通擺脫。當然我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貪心了。因為從好幾年前開始,過節或祭拜時需要的食物大多數都用買的,我也只需準備湯和飯而已。

就這樣,我獨自一人想了又想,在職場上不管工作再久都可以辭職,為什麼媳婦這個角色不想當的時候,卻不能那樣做呢?即使有離婚,也從沒聽說過「 媳婦辭職」。難道不想當媳婦, 只有離婚或死亡這兩種方法嗎? 我不想通過這兩種方式結束媳婦的角色,我只是想脫下「 媳婦」 這件外衣。


圖片|來源

我想:「 從沒有人寫過媳婦辭職信也沒關係, 就讓我來做吧! 」 一有這樣的想法,我立刻寫封辭職信,決定不當媳婦了。那是中秋節前兩天的晚上, 我拿著上頭寫著「 媳婦辭職信」 的信封, 就這樣去了公婆家。信封內什麼也沒有。我原本想寫不想當媳婦的理由, 後來還是作罷。因為原因就只有, 再也不想當媳婦而已。

從我住的地方到公婆家,車程約十分鐘。因為臨近中秋節,路上車子非常多。坐在公車上的我,因為害怕和緊張,雙手抖得不停。「 妳身為長媳, 有做了什麼嗎? 妳怎麼可以這樣做⋯⋯ 。」 我可以想像自己將會如何被大聲斥責。我甚至還做好被公婆甩巴掌的覺悟。不,應該說不管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心甘情願接受。(推薦閱讀:【賴佩霞專文】誰說婆媳一定得當好母女?

我站在公婆家門時,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我先做了個深呼吸才走進去。公婆看到媳婦在中秋節前就來訪,極為訝異,他們問我:「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 我感覺公婆多少也有點緊張了。我走進客廳之後,馬上拿出那封寫著「 媳婦辭職信」 的信封交給他們。公公把信封裡裡外外看了看。

「 這是什麼呢? 」
「 對不起, 我不要再當媳婦了。」

公公好像忘記要說什麼話似的,陷入了沉默。我低著頭,就像脖子靠在刀刃上,正在等待處決的死囚。就這樣, 在一陣寂靜過後, 我聽到了公公平靜的聲音:「 妳辛苦了。我只顧著叔公跟姑婆們,卻沒有好好照顧你們。」

公公停了一下,又接著繼續說:「妳就做妳想做的吧!你們過得好就行。我們自己會過得好,不用操心。過去真的讓妳受苦了,我身為爸爸真的很抱歉。」聽到公公說出讓我完全意想不到的話後,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釋放開來,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不是的, 我也沒做好⋯⋯。」我緩了緩氣後,鼓起了勇氣繼續說:「長期以來,我都被長媳這個角色沉重的壓迫著。我不想再當媳婦了。爸爸、媽媽,真的非常抱歉。」

這時候, 坐在旁邊的婆婆說話了:「我們自己會過得很好。你們夫妻跟孩子們好好過吧!我一直很感謝妳對我們的費心。從現在起,妳照顧好自己,不用擔心我們。」

公婆的寬容態度, 讓我哽咽了。他們的心一定受傷了, 我感到非常抱歉和內疚。「不論什麼時候,妳想來的時候都可以來。不管是十年,還是二十年後,妳內心沒有負擔的時候再來,不來也沒關係。」

就這樣,我們多聊了幾句後,彼此就無話可說了。於是,我起身離開。「過去這段時間,真的非常感謝你們。我走了。」


圖片|來源

放下擔任了二十三年的長媳角色,並沒有花很多時間。我走出公婆家時,感覺卸下了肩膀上扛著的巨大行李,但內心卻沒有變得輕鬆。不,反而還因為複雜的心情和緊張感同時釋放而感到全身無力,異常空虛。

如此簡單,如此輕易,如此快速的就可以不用再當媳婦,令我感到空虛。同時,我也因為對公婆感到極為抱歉而痛苦。如果被他們罵或甩巴掌的話, 或許我現在心情會好過些。我好像對八十高齡的公婆做了罪大惡極的事,一直無法擺脫罪惡感。

我走到大馬路上,看著正在為中秋節忙碌準備的人們,不知道該如何撫平內心的淒涼。

兩天後就是中秋節了,這是我婚後第一次不用到公婆家過節。但即使不去公婆家,也無法帶著老公跟小孩回娘家。得要告知娘家媽媽,短時間之內我不會回去了。我想我的母親不會認同我的做法,但她一定會站在我這邊,她一定會問我,過去是承受多少痛苦才決定這樣做?她一定可以理解我。

當初我要跟先生結婚的時候,母親是最反對的。因為先生是大家族的長男,公公那一輩有九個兄弟姊妹,還有祖父母。媽媽是長媳,她知道身為長媳有多辛苦,因此極力反對,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也受苦。最後,她是看到我對先生的信任和愛,以及公婆人很好,才答應這門婚事。

我就在對公婆罪惡感尚未消失的狀態下,打電話給母親。母親聽我說完後,嚇了一跳,突然提高音量說:「妳怎麼可以那樣做?」母親的反應跟公婆截然不同,反而讓我不知所措。

「妳怎麼可以對那樣好的公婆做出這種事?」母親的態度好像我犯了什麼大逆不道的罪一樣。「妳不可以那樣做!」母親更加生氣的說。

她不聽我的解釋,也沒問我為什麼會做出這個決定,只是充滿憤怒。音量越來越高,斥責的話沒間斷。母親希望我去彌補,當這件事情從沒發生過。直到我對著母親說,如果她不停止發脾氣,也不聽我說的話,那我也不再當她女兒,母親才停止。她總算沒那樣生氣了,但依然重複著勸說的話:「妳那樣不行, 對親家實在太抱歉⋯⋯。該怎麼辦呢? 我實在沒臉見親家和女婿了。」

我向母親傳達我把信交給公婆後,他們對我說的話,希望她不用擔心,沒想到反而讓她更感到過意不去。「為什麼媽媽要覺得抱歉呢?我公婆可以理解,還希望我能過得自在幸福,為什麼妳卻要我繼續忍耐和犧牲呢? 」(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最恐怖的工作是做人媳婦?已婚婦女搶春節排班

「即使是那樣,他們對妳那麼好,妳怎麼能做出那些事?」母親直到最後,還是希望可以說服我回心轉意。「妳不可以那樣做啊!怎麼辦呢⋯⋯?」母親好像面臨世界上最難堪的事情似的,最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的母親,跟我說:「妳不去婆家的話,那也不要回娘家了。我沒臉見女婿。」

我只說知道了, 就這樣掛了電話。

關於這件事情, 不只是母親無法諒解。

我的先生把媳婦辭職信的事告訴了他的朋友。那位朋友偷偷勸先生:「你呀, 乾脆離婚。」 理由是,絕對不能跟對公婆做出這種事的女人一起生活。甚至跟我一樣同為長媳,長久以來和我關係極為親密,是最能夠理解我處境的一位年長女性朋友聽到後,也是對我氣憤的說:「有誰是自己想當媳婦才當的嗎?」

好像全世界都在反對媳婦辭職這件事。即使如此,我也不後悔。我當了二十三年的媳婦,雖不敢說自己做得很好,但能做的全做了,我沒有虧欠誰。當了二十五年媽媽的乖女兒,再當了二十三年的媳婦、媽媽、妻子。

剩餘的人生, 我要為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