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拉‧摩爾(Tara Mohr),「敢於成大器」全球女性領導力課程創辦人,致力於增強女性的聲音,賦予女性力量,以追求自己所冀求的人生。聽聽她談為什麼多數女人傾向避談自己的工作成就?為何我們更傾向當個乖巧的好學生?在裡頭,或許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同場推薦:

我跟很多女孩子一樣,成長過程都聽過這樣的話:「在學校拿好成績,做事勤奮,以後你工作就會有好表現。」這種職場「功績主義」的陳述是我這一代與後輩接收到的主要訊息,而訊息來源是我們的母親與媒體。

問題是,它忽略了事業成功的其他關鍵因素,其中一個就是自我宣傳──「讓自己的工作成果被人看見。」

「有好表現就足夠」的想法在學校強化、生根,因為在校表現良好並不需要自我宣傳,只要完成很棒的作業,交給老師即可。學校裡的女孩子不必經歷成年女性的辛苦,不必擔心成就太高會威脅同儕或不討人喜歡、沒女人味。

在學校,女孩子儘管作業與測驗成績亮眼,但同學不見得會知道。是的,在某些課堂上她們也須舉手發言,但她們完全不必顯露自己的學業成就或宣傳自己。於是,學校完全契合女孩子的舒適圈──你可以表現突出而仍自謙。但進入職場時,我們卻毫不熟悉「讓自己的成就被人看見」這門藝術。跟在職場成功相比,女孩子想在學校表現傑出相對簡單,因為她們不必違抗女性規範,不必付出自我宣傳而不受人喜歡的代價。

許多女性在職場上延續了在校的行為:勤奮做事,交出好成績。我們假設自己仍處於功績主義的環境,有人會獎勵我們。女性議題專家卡蘿‧弗勒林格寫道:「症狀包括:埋頭苦幹,交出卓越的工作成果,期待別人會注意到,最後在你頭上放一頂皇冠。」

研究顯示,男性會試圖在職位面試與初談薪資時證明自身能力,要求更高的薪水與頭銜,而女性則要求較少,想藉由工作證明自己。女性多半是後來才慢慢發現自己的優秀並不會帶來升職或加薪,因為好表現並未持續且充分地被那些組織中的獵才或職務決定者看見。(同場加映:

我們這才開始了解:「喔,在這個職場中,我必須表現良好,並且讓對的人看見。」但學校並沒有教我們怎麼做。

轉個念頭,這樣思考「自我宣傳」

女性覺得自我宣傳很困難,有幾個原因。研究顯示,女性自我宣傳招致的社交成本太高,周遭的人(尤其是其他女性)會覺得她們不討喜。然而研究也顯示,完全不宣傳自己的女性無法被認為是有才能的領導者。所以,要找到微妙的中間地帶確實很困難。

第二,許多女性排斥自我宣傳的想法。我常聽到女性這樣說:「自我宣傳是老套的狗屁組織政治的一部分,我不想和它有牽連,不想玩這種遊戲。」我認識的女性很少聽到自我宣傳這個詞時會對自己說:「耶!我需要多做這件事。這聽起來正符合我的風格,正是這個世界需要的,應該有更多人多做自我宣傳!」對許多女性來說,自我宣傳意味著自我膨脹、勉強而彆扭的舉動,以及拚命想受人注意。(同場思考:

第三個問題是,許多女性覺得自我宣傳很「男性」,所以建議她們多多自我宣傳,等於要她們「更男人一點」。針對這個問題,我的回應是:想像一個活力旺盛、嘰哩呱啦的五歲小女孩,她剛做了一件讓她超興奮的事——或許是編了一首很喜歡的歌,或許是學會如何數到三十,或許是跟爸爸一起照顧的花園有花兒開了,讓她覺得很自豪。她會怎麼做呢?她會驕傲地談論自己的成就,會想要讓別人看到。她還沒學會壓抑自己,不去談論自身成就,也不知道有人認為這種想分享的直覺是自私或不對的。

當然,你不可能用五歲小女孩的方式分享成就,但她會幫我們想起:跟別人分享自己的創作、想法和成功,並非男性專利,而是人人都有的自由權利。分享成就很愉快、有趣,我們都是樂於分享的,只是有一部分人後來被教導不能這麼做。

以下提供三種思考「自我宣傳」的方式,或許能讓你感覺不那麼低劣、不自在或不利他人,且更能符合你的價值觀:

1.忘掉「自我宣傳」,思考「可見度」

你的才華、成就與點子如何讓你所在組織或領域中有影響力的人、決策者或目標群眾看見?想著「可見度」時,你會發現這不只關乎自己,而是要讓你的成果與點子供人運用。

2.把焦點放在「服務」上

問問自己:「我要怎麼讓目標群眾、有影響力的人與決策者更能看見我的工作成果,好讓我觸及想服務的對象?」你講述自己辛苦得來的經驗或想法的TED 演講或社論文章可以幫助別人;你在公司內部網路刊登文章,或是舉辦午餐研討會討論你的團隊採取的創新過程,不僅可以提升你成就的可見度,也能讓其他團隊受益;分享你認為自己工作的醫院可以如何改進流程,不但能展現你優異的思維,對你服務的病患也會產生正面影響。(同場推薦:

3.這是說出全部的實情。關於自己的成就,女性撒了很多小謊──節略型謊言。對很多女性來說,請她們想著這是「說出全部的實情」,而非自我宣傳,應該有所幫助。你曾以下面任何一種方式「說謊」嗎?

  • 總是把功勞歸於團隊其他成員,不承認自己扮演的角色。
  • 提及你計畫裡的不足之處,卻避談成功的地方。
  • 從不提起你額外花在某項計畫上的工夫或下班時間。
  • 不強調過去的成就、學歷和獎項,即使它們非常重要。
  • 合理化地貶低過去的成就、學歷或獎項,例如說:「反正那個獎有點蠢。」「學位在這裡不是那麼重要。」「我在上一份工作被特別任命,是因為他們需要有人馬上去補位置。」
  • 把「不在乎外在地位指標」的個人職涯選擇,跟「貶低個人成就」混為一談。例如,離開公司法領域,轉換到社會公益單位服務,就不再提起自己曾是知名法律事務所合夥人的卓越成就;或者,個人藝術創作走向非商業化路線,就貶低作品曾刊登於大型雜誌封面的事蹟。

能自在面對「自我宣傳」是件好事,因為想要取得專業上的成功,自我宣傳非常重要。但我更感興趣的是它的深層意義:直率談論自身成就如何讓女性認識自己的成就,並把那些成就整合進自我觀感裡。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從未聽過自己承認我們曾克服、創造、培育或完成些什麼,如何知道自己擁有能力、長處和韌性?我們願意談論自己的什麼、不願意談論什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自我觀感?(推薦給你:

 

活出你的力度!本文選自姊就是大器:10個完整練習,帶妳活出女性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