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故事的人,坦白講》系列連載,我們為你精挑細選與性別相關的故事。上一回,這一回討厭自己性器官的他,從小被喚作「不男不女的東方不敗」,他用肉身向世界提問,我是誰,我愛誰,對你而言那麼重要嗎?(同場推薦:

文 ─ 王錦華 Photo ─ 賴智揚

以前,同學都叫我「東方不敗」,不是說我長得像林青霞,是罵我不男不女。我到底是男是女?這問題我也想了很多年。

從小,別人看我是「男孩」,但國中時,我愛上一個男同學,和他在一起,我覺得自己是他的「女朋友」。直到第一次勃起,我開始討厭自己的性器官,覺得它是個累贅,好想割掉。(推薦閱讀:

高中時,我愛上學姐,是一見鍾情的那種喜歡。在一起半年,我就向她坦承我想變性,她叫我去看精神科,我做心理諮商七年,確定自己是有變性慾的雙性戀者。

那時,我們都太年輕了吧,為了愛,我們都忽視我想變性的念頭,交往九年後還是結婚了。但婚後半年,她就劈腿,愛上一個「真正的」男人。我去她外遇對象家裡,要接她回家,她邊走邊哭,頻頻回頭;看她那麼痛苦,我捨不得,只好調頭,把她交給他。離去時,換我邊走邊哭。

我答應離婚,離婚後沒多久,我去動了變性手術,那是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屬於我的「自由日」。手術後這幾年,我陸續交過三個男朋友。

剛開始談戀愛,是因為好奇,想試試看以一個「女人」的身份戀愛的感覺;後來,則是因為習慣,習慣身邊有個伴。結束上一段不適合的戀情後,我已經空窗一年半了。雖然還是渴望有愛,但我不強求,我養了兩隻貓,一樣有陪伴和照顧的感覺。

我曾是男是女,也愛過女人男人,我發現:不論男女,人們往往因為好奇或寂寞而愛,這不該是愛的理由,難怪最後覺得錯愛一場。回想起來,我真正愛過的是我前妻吧,那種愛,不需要理由。(推薦給你:


※本文內容授權自《時報文化》,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書名:有故事的人,坦白講。——那些愛與勇氣的人生啟示
作者︰《壹週刊》人物組
本書集結自《壹週刊》多年來最受讀者歡迎、屢屢創造百萬點擊的專欄「坦白講」。每則僅五、六百字,卻精準刻畫親情、愛情與人生諸般苦樂,觸動你我內心最幽微的角落。以精鍊而冷靜自持之筆法,細細撿拾生命與情感的碎片,充滿敬意地為每一個受苦或迷惘的靈魂寫下生命的祕密。